【热点互动】陆奇葩“扶老人险”出台 全球独家

【新唐人2015年11月03日讯】【热点互动】(1382)奇葩“扶老人险” 您会买吗:支付宝日前推出“扶老人险”后持续引爆舆论。有质疑道德问题是否能用商业解决﹔也有人称此举本身是在腹黑讽刺社会不正之风﹔但也有网友支持,认为这可以减少人们做好事时的顾虑。目前已有超过九万人购买了此保险。然而,一个传统上敬老爱幼的民族出现了“扶老人险”,这个社会出了什么问题吗?道德缺失能用钱解决吗?类似这样的奇葩保险,您会买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日前,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平台推出“扶老人险”,持续引爆舆论,被称是“最奇葩”的保险。许多人感叹人心不古,但也有人支持这项保险,认为它减少了人们做好事时的顾虑,迄今已经有超过9万人购买这项保险。

一个传统上“敬老爱幼”的民族,出现了“扶老人险”,这个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道德是用钱能买来的吗?类似这样的奇葩保险,您会买吗?今晚我们请两位资深评论员就这些问题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另一位是在线上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谢谢二位。在节目的开始,先了解一下有关“扶老人险”的简单情况。

这款保险产品是由中国华安财产保险公司开发设计,用户只需在支付宝平台实名认证信息,并且支付3元,就可在“好心扶起受伤老人反而被讹”的状况发生后,获赔最高2万元的法律诉讼费用赔偿,保证期限为一年。

近年来,在中国,好心人扶跌倒老人被敲诈,以及跌倒老人没人敢扶导致死亡事件频频发生。“支付宝”针对中国巿场推出的这款保险产品,引起舆论关注。

分析认为,这种用商业问题来解决道德问题的方式,很可能导致中国社会出现更严重的讹诈现象。

自2006年底南京彭宇案以来,民间有关“该不该扶摔倒老人”的讨论不断。有大陆媒体报导说,今年149起扶老人争议中,扶人者被诬陷达84次。

主持人:观众朋友,今天节目讨论的是大陆目前推出的“扶老人险”,欢迎您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杰森,我想先请问你,这项保险推出以后,确实被有些人称为是“最奇葩”的保险。有的人在刚听到的时候,坚决不相信大陆有这样的保险。当你刚听到有这项保险时是什么反应?

杰森:我是说“中国人真聪明”。我感觉这家公司的这项保险可能挣钱不会挣很多。果然,9万人投保二十多万人民币,应该不怎么挣钱,但是这家公司确实是因此出了名,好在这件事情再一次让大约百分之八十多的中国人焦虑的道德问题,又摆在了民众的议题之中。

我觉得,直接讨论这样的话题是因为它牵扯到生活中你、我、任何一个人,是跟每个人切身相关的一个社会现象,值得中国人反复考虑、考量。

主持人:所以你认为是好事?

杰森:我认为整体是好事。

主持人:如果是你,你会买吗?

杰森:我会、我会。

主持人:你就属于6成网友中的一个。

杰森:对。

主持人:我想也许很多人跟你的想法类似。赵培,我们知道这项保险推出以后,出乎很多人的意外,也可能是像我这样的;不出乎杰森的意外。现在有超过9万人已经购买了这项保险。你怎么解读?你怎么看这项保险?

赵培:我最开始以为这项保险只是一个玩笑,但是我看到这么多网友很认真去购买,我觉得可能在中国大陆的朋友觉得它不是一个玩笑,是他们切身的需要。既然有9万人买这项保险,说明还有9万人想去扶老人,这恰恰能表现这9万人还有热心、乐于助人。

这项保险倒是让大家思考,中国社会怎么到了这一步?扶老人都需要买个保险的地步!这或许是有法律的角度、社会养老、社会保障等一系列原因,都需要我们深刻探讨中国社会怎么变成今天这个结果。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我们还是先谈谈网友对这项保险的反应。当然你们二位说的都是比较正面、积极,但是确实有很多人看到这项保险出来之后,感叹人心不古、道德败坏。杰森,你看到的反馈中网友都怎么评论?

杰森:他不是说这项保险人心不古,是说这个现象。就是说,做善事得要有保险才能去救助,让人感到实在是太悲伤了!但是这是社会现实,不承认也不行。

中国有媒体讨论,自从2006年彭宇案,那是真正第一起轰动全国的案件。之后,有人统计,“到底是助人为乐还是被讹”的相类似事件,在中国媒体上有报导的发生了149起。

主持人:好像是今年。

杰森:对。截至2015年10月份为止发生了149起,其中通过摄像头、通过各种各样的证实能查清的是80%,在这80%能查清的案子里头,真的有百分之七十多、84例真的是讹人,中间也有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多接近30%是假助人为乐;真撞人,假助人为乐。

这种事情其实是满复杂的一个社会现象,不是单一谁对、谁错的问题,某种程度上讲是普遍的人心不古,或是整个中国道德、诚信出现问题的综合反映。我觉得单纯把“扶老人险”拿出来谈,也有网友提出,好像对整个中国老人群体不公,老人都成流氓了!老人都成了讹人的!

也有接近30%是假助人为乐,以公众舆论混淆视听。现在中国这种复杂、完全不可衡量的道德现状,可能是“真奇葩”感叹的来源。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的。刚才提到南京的彭宇案,很多观众朋友可能并不了解国内发生的事情。我想请问赵培,这几年国内讨论“老人跌倒了,该扶还是不该扶?”是不是从2006年彭宇案开始发生的?

赵培:是这样的。关键在于彭宇案的一审判决书所用的常理,一审判决书的原文是这么写的:“如果被告是见义勇为做好事,更符合实际的做法应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被告未做此等选择,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一审判决书的内容,我们换成最简单的逻辑思维就是“不是你撞的,你扶他干什么?不是你撞的,你把他送到医院干什么?”这个判决书一出,让两类人有空子可钻,一类人就想讹别人的;另一类人就觉得:我不能再这么做,不能见义勇为做好事,做好事有可能会被当成被告。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老人跌倒不敢去扶,正是基于彭宇案理的判断。所以“扶老人险”本身也是一项法律诉讼的保险。这真的是中国法律的耻辱。

杰森:对于彭宇案的判刑,法官最后在判刑书上的言论,事实上是把一个民间茶余饭后的话题上升到了法律层面。民事诉讼,特别是舆论很关注的民事诉讼,法官的判决往往会左右整个社会的道德走向。刚才赵培已经念了法官对彭宇案下的定义,法官用自己较低的道德水准去判案,判案的结果就是把较低的道德水准变成了中国普世的道德准则。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看了这个判决书就说:那谁还敢去做好事啊?!

杰森:在彭宇案上,至少这个中共官员负面影响中国整个的道德水准极大。

主持人:彭宇案只是一个例子,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尤其之后又发生了很多案例。我想请问赵培,刚才你提到“出现这样的事情是社会的耻辱”,中华民族的传统是“尊老爱幼”,但是到了今天,连扶一个老人都得有了保险才敢去扶。为什么这个社会到了这个份上呢?

赵培:大家都在说“道德败坏”,那么大家可以想一想,我们受这么多年中共无神论体系的教育,它其实也在要我们注重道德,它可以画了一堆道德规范,然后说教式地让我们必须执行这些“道德”。我们可以从历史看“道德”的由来,它并不是无根的浮萍,它下面其实是有完整的理论体系支撑的这么一个标准。这个标准能让人尊重、能让人去遵行,是因为人们心中对有神论的信仰,有神论信仰的这个体系又支撑起了道德,在道德之上又支撑起了一个文化。

那么有神论体系就相当于一个冰山下面的冰块的这个部分,那么上面我们看到的道德也好,我们看到的文化也好,这都是我们能看到的部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把有神论信仰都给打击光了,那么上面的道德和文化上面的危机也就显现出来,也就出现了这种道德败坏的形象。

不信大家可以看一下我们自己思想中的任何道德观念,其实都是佛、道、神这个体系的展现,比如说,我们说“大家不能杀人”,为什么呢?我们可以从佛家这边讲,祂讲有六道轮回,杀人,你下一世会被别人杀,所以这就促成了我们民族当中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观念,那么在这种观念情况下大家会约束自己不去杀人。

那么中共把下面这个善恶有报、六道轮回都说成是迷信之后,会造成什么结果?人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他就敢去做、就敢去杀人。所以我们光说道德不起作用,我们应该找到道德能依托的理论体系,而实践证明当中确实可行的这个体系,我们要恢复这个,才能恢复上面的道德,其次才能恢复文化。

杰森:对,我同意赵培这个说法。事实上道德的最根本,人他事实上是要有一点心理约束的,中国古代的心理约束就是“三尺头上有神灵”。其实现在中国人有的时候也在说“人在做,天在看”,这个概念在,但是因为确确实实中共在推行它那一套无神论,就是唯物主义理论的时候,确确实实随手也就打掉了中国五千年传统的这种信神,心中对神的敬仰这样一个东西。

但是这个其结果就是,因为中共已经毕竟在中国执政了六十多年了,它几乎已经培养了几代心中无神这样的中国人了。此时此刻,你就是说中国需要这样的概念,这群人他的世界观已经形成了,所以在这样的一群人里头,你对他做任何的这种,就是简单的说你要信神这样的概念,几乎已经是不可能了。

所以中国现在社会问题很复杂,很多问题你几乎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也就是这样,就是他背着人,只要是没有第三只眼睛看着,他认为他做任何事情其实都是可以的,这个观点本身就已经造成了中国很多问题是非常棘手的。你就说这一百多例这样的案子,它双方面都有,这个道德层面的问题在哪个阶层的人都有。

所以我自己感觉,刚才赵培谈到了这样的问题,但是在此时此刻,你没有这样子一个最基本的世界观,一个中国完整的就是能让中国五千年文化发扬光大的最基本的这种人生观、世界观,你已经被中共打掉了以后,在此时此刻,中国社会它只能出各种各样奇葩的这种人中的解释。

包括就是这种“扶老人险”,也包括像中国的一些法律,比如说要尊敬老人的相应法律,不去看爸妈要法律制裁等等这样的法律。中国过去也这么说的,当你没有道德的时候,法律才滋长,但是法律的出现其实已经是末世、末法的一个状态。

主持人:我们线上有一位观众电话,我们先接一下观众电话,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杰森好!赵培博士好!关于这个事情,奇葩“扶老人险”,也就是说现在在大陆很多地方就鼓励大家去买这个险,因为好心没好报的人太多了,你把老人扶起来,老人讹你说是你把他推倒的,到时候你找不到好律师,不可能像美国有这么好的律师,你百口莫辩时怎么办?你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怎么办?就买这个险。这个险很便宜的,3、5块人民币就可以买到了,很便宜。

这种险我是不会去买的,我情愿被老人讹,我是敬老尊贤的,被老人讹了两次,我也不想买这种险。你这样等于对老人来说是一种污辱,不是每一个老人都喜欢去讹诈人家的,这种险是不尊敬老人的,我是不会买的。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丁先生!赵培,我想问您一个事情,就是对丁先生刚刚讲的这个,确实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个“扶老人险”对老人这个群体是个污名化。因为,我想在今天的这个社会,是不是一个妇女倒地、或者小孩倒地,是不是也很多人不敢去扶他?

赵培:确实是这样的。因为在中国有个特殊的现象叫“碰瓷”,大家都听说过,就是他往车上撞,有些老人讹诈的情况也属于“碰瓷”的一种。所以“扶老人险”是因为社会的媒体把这个事炒作出来,“扶老人险”才这么出位,让大家可以看得到,在中国其实“碰瓷”类似的东西很多。我觉得这个保险的出现不能说是对老人群体的不公,可以说是整个社会的耻辱。

我们大家都听说过,美国纽约市长的例子,1935年美国纽约市长到一个贫民区去听一个庭审,是一个老妇人为孙子偷面包被罚了10美元。庭审结束后,市长脱下帽子放了10美元,然后说:“现在每个人缴50美分的罚金,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祖母去偷面包喂养孙子的城市。”

那么我们有没有为这些老人想过?很多老人他是老无所养的,那么在这个冷漠的社会,我们有无关心过这些老人的养老问题,还有他们一系列疾病的问题、保险的问题?其实我们为这个社会付出的还真是不够多。所以我说即使老人出现了这个情况,我们应该扪心自问,是不是我们对于中共对百姓的压榨或者是这个社会整体的不公,我们实在太冷漠了,才会导致老人去做这么不道德的事情。

杰森:事实上是这样子的,可以说中国的老人养老问题是个社会问题,这点我承认。但是在所有这些案例里头,如果说是70%的老人在讹人的情况的话,我倒觉得特别是彭宇案,他很多时候并不是真的需要你的钱,很多时候表现出来的他就是一个讹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比如说你很穷,但是本身在讹人的事情上,你承负的社会的背叛是极其罪恶的。如果他仅仅是因为善心,你把他讹了,其结果是造成整个社会相应的道德流失,它是巨大的,你带来的罪恶是巨大的。

你看彭宇案,2006、2007年在中国炒得一大糊涂,很快,2009年就爆出二个案例。70岁的老人,一个是在汽车站,另外一个是在广场摔倒无人救助,在快死之前,那个70岁的老人突然大喊:是我摔倒的,不关你们的事!这时候才有人敢扶。而且在历史上过去新闻报导中,不下10例,不管是老人、小孩都出现了摔倒以后无人敢救助,最后现场死亡的事。

你可以看到当道德沦丧,当个别几个老人因为他自己道德沦丧给整个社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你不能简单地说他家里没钱,或者社会相应的保证机制不存在,那个是另外一个话题,那个话题同样是社会责任的问题,但是这个话题不能跟老人讹人并在一块说。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赵培,刚才杰森讲个别老人道德沦丧,在这方面我有一点不同的想法,因为我觉得之所以出现老人倒地讹诈,这其实是整个社会道德下滑所反应出来的现象,所以并不是个别的老人,而是社会道德下滑到一定程度。我想问一下赵培,在您看来,到底为什么?能不能再详细剖析一下,这个社会到了这种程度,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什么东西被破坏了?什么东西导致这样的下滑?

赵培:我想杰森讲得有道理的地方是他说了一个道德下滑才造成老人去讹人。但是我们看到最直接的原因是,彭宇案因为司法的不公才造成这个结果。如果我们把整个东西都剖析开,每一方面的原因我们都能谈到的话,我们首先讲一下能不能养老的问题。管仲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我并不认为他讲得完全对,但他讲得确实是这样,如果大家都有足够的养老和治病机制的话,我想很多老人他绝对不会去讹人。

那么我们在这么多案例当中确实也看到了有一起老人到底是不是讹人出现了不断地反复,是因为这个老人他自己有保险,他不想说是别人撞的,他想自己去报保险。所以老人其实并非一定要去讹人。

这就提到中国养老等方方面面问题。1980年,中共宣传“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到了今天,中共说“推迟退休好,政府来养老”,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不是应该负起老人因为不能够养老或者不能够治病而讹人这部分的责任呢?这确实是中共的责任。从法律层面上讲,彭宇案就是中共的法官不懂法、不知法所判下的一个恶果,直接造成老人讹人有法可依的情况。

再说道德问题。中国古代的道德建立是怎么样的情况呢?中国古代官员的晋升体系是依道德体系,大家都知道汉朝“举孝廉”,首先道德好才能当官;中国古代又讲“官为民役”,官员要为老百姓的道德做榜样,我们举个例子,清朝对于在职官员要求不能嫖娼,否则就开除,百姓不在其列。这表明是官员要给老百姓做出道德的表率。

如果一个朝廷的道德不行了,王朝就会灭亡,首先表现在官员的道德不行了,带累百姓不得不为寇、为娼、为盗贼。东汉末年的盗贼是怎么出现的?因为“查孝廉,父别居”才会造成盗贼现象。

不得不说中共官员的晋升是一个罪恶制度造成的。大家都知道薄熙来,薄熙来在文革的时候能踢断他父亲的肋骨,他能做到中共的政治局委员。到底是谁在鼓励著大家去为恶、作恶呢?我认为是这三方面原因的实际运作造成今天的局面,不能单说全社会的道德沦丧,我们要找出是怎么一步步沦丧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朋友,我们接听加州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现在所说的人心不古,那为什么老人都要来做这种欺骗人的讲话呢?那是因为习近平在天安门广场都可以说假话,老人为什么不可以说假话呢?它就是基于这样,所以人心不古,连老人都要说假话了。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

杰森:赵培刚才谈到一点我是同意的。每个社会时不时会出现一些标竿事件,往往成为塑造、更新价值体系的契机。比如彭宇案就是2006年、2007年中国发生的标竿事件,由于这起事件,不管是中共的司法体系或是舆论体系都起到把中国的道德水平急剧往下拉的作用。

刚才我们谈了司法体系的问题,确确实实是那位法官的判决,把他的低道德标准变成了社会的普世价值。这是一个问题。另外,媒体也起了非常明显的作用,当时四川有一个网站,归人民网管,这个网站指称,“彭宇案”彭宇的败诉有积极意义,它至少告诉你,做所谓的活“雷峰”你也要注意保护自己;另外有相应其它媒体也谈到,我们应该抛弃道德,就是谈论具体的事情本身,道德在这事上不占任何成分。

这是最关键的问题。任何一个案例出现,必须要考虑道德问题。我们知道,在中国古代判案是非常看重案件对社会的影响,重判往往是因为案情对社会道德引发的负面影响,影响很大。

我同意赵培的说法。某种程度上讲,中国的司法体系、舆论体系造成问题的根本,把中国道德往下滑。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问题,中共的所谓“维稳”的基本思维方式也是绝对问题。中国好多事情都是有开始、没结论,包括有些案件。因为什么?中共一旦发现是一个社会热点,第一想法是把它压下去,最终的结果使很多事情不了了之,不能有正确的结论。

不能有正确的结论,也造成中国人逐渐用人心恶的角度去考虑任何问题,同时落下“中国没理说”的最基本结论,这也是直接造成社会问题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扶老人险”的出现,会不会让人更放心大胆去做好事呢?也就是说,道德问题能否用钱来解决?

杰森:道德问题不能用钱解决,这一点大家都非常知道。这项保险的噱头因素更大一些。但是确实有一个概念,现在有55%的人明确说:看见老人摔倒,我毅然走去。

主持人:就走开。

杰森:只有5%的人说:我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扶。确实同时又有85%的人说“有道德焦虑”。什么是道德焦虑?内心有挣扎。绝大多数人的中国传统文明还在,老人摔倒了,他走开,事实上内心是有折磨的。出现这项保险,我是希望哪怕原来55%的人“毅然走开”变成50%的人“毅然走开”;原来5%的人“坚决去扶”变成10%的人“坚决去扶”,那我觉得这项保险都有正面的积极意义。

主持人:节目时间剩下不多,线上有位大陆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大陆王先生:就像你们说的,中国今天社会风气坏了、人心坏了,这就不是民主法制能够解决的问题。在中国大陆土生土长的人我跟海外媒体报导的观念不同,我们的切身体会,中国的社会风气是从1980年代以后逐渐坏掉了,1990年代以后急剧恶化。1980年代以前主要是社会的意识形态,辨别是非这方面外面给影响的,但是社会道德风气并没像后来那样。土生土长的大陆人我们是这么感觉:中国的社会风气是1980、1990年代以后坏掉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王先生打来电话。赵培先生,在这个问题上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赵培:我觉得大家只是谈到中国法律体系造成这样,其实大家应该看到,中共的整个法律并不是为了维持社会的道德,是为了镇压百姓而用,曾经导致上任大法官、最高法院的院长还是一个法盲,他只执行中共的政令而不去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公平。

杰森:对。1980年代、1990年代是大变化,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六.四”,然后是江泽民执政。事实上江泽民执政阶段回归历史看,它是中国的转折点。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也到了,感谢您收看,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