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广州区伯为何声明“再不监督政府了”?

前一阵,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庆安枪击案上,许多网友都注意到,5月18日,广州区伯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个声明。声明说:“看着90妈妈为我担心而流泪,想起妈妈因我的监督而被停断低保,想起妻子也因我的监督而被无奈的离婚,看着其他老人在颐养晚年,带着孙子游游公园,下棋打牌。区伯也是一位退休老人,也应该颐养天年。为了家人,今天区伯决定向政府认错!今后再不监督政府了,请放过区伯。”

这个声明发出后,有人认为区伯“被和谐了”,有人声言:“区伯不能退却,强烈支持区伯继续监督政府!”区伯又“再次声明”说:“区伯不是被和谐,只是区伯知道监督政府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为了家人,区伯年龄老了,区伯怕更多的诽谤和莫须有的罪名,以前为了傻傻的监督政府而不能陪伴家人,现在区伯想多些时间陪伴妈妈和孩子孙子。很感谢各位朋友长期以来对区伯的支持和关注!”

看这两个声明的意思,区伯显然已决定放弃监督政府了!然而,我清楚的记得就在不久前,他还曾多次公开表示:“我不怕,我会越战越勇,继续监督公车私用,履行一个公民的职责”。

原来那个“我不怕,我会越战越勇,继续监督公车私用,履行一个公民的职责”的区伯何以突然声明“今后再不监督政府了”了?这恐怕是看过他的声明后所有人脑子里都会浮出的疑问。尽管区伯在上述声明里并没有明确告诉我们在他做出这个决定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导致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其实是明摆着的,用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监督政府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怎么个严重法?因为监督政府,区伯的妈妈不但因为担心儿子而“流泪”,还被“停断低保”;因为监督政府,区伯的妻子被迫无奈与他离婚;因为监督政府,区伯不但受人诽谤,而且还被构陷了“嫖娼”这类莫须有的罪名;因为监督政府,区伯一会儿“被旅游”,一会儿被警察骚扰,一会儿又遭官员威胁。这是区伯公开说出来的,也是我们知道的,至于那些他没有公开说出,或不敢公开说出的“严重后果”还有那些,我们就无法得知了。但仅就这些而言,因为监督政府,当事人区伯已经被逼到了不但自己无法正常生活,连自己的家人都跟着受累,也无法正常生活的境地,“后果”还不“严重”吗?我想这样的“严重后果”其实是官方的一种变相警告,警告区伯,也是警告所有同情支持区伯的人:政府绝不会允许任何人监督自己,谁想监督政府绝不会有好下场!

可见,区伯哪里是真心放弃监督政府了,他分明是在在公权力一再加码的压力下为了保护家人才被迫这么声明的。换句话说,他的所谓放弃其实是“被放弃”。这不,5月19日,就是区伯声明“放弃监督政府”后的第二天,他又在微博上吐槽道:“在两天来,就眼瞪着公车在私用,昨天跟律师在环市路就看见一公务车接送两小孩放学,如果是以前,区伯肯定马上监督。但是,区伯现在心已经死了,看着一些公车贼在盗窃著国家资源,区伯只能心疼。看着天空的狂风暴雨,帮助政府的监督,又势单力薄,更得不到保护的区伯,只能够望着天,感叹著一声叹息!唉!”

身为“主人”,看着“仆人”公车私用,区伯想监督居然却不敢再监督,只能仰天叹息,这是对谁的讽刺?又在打谁的耳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