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劳教所恶警殴打 善良妇女骨头折裂

【新唐人2015年05月14日讯】(明慧网姜秀珍自述)一名善良的东北妇女,只因修炼法轮功就被当局投入黑龙江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在那里,她被恶警残忍的踢成肋骨折断、骨盆破裂。

以下为姜秀珍女士的自述:

我是黑龙江双城法轮功学员姜秀珍,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双城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黑龙江省公安厅警察绑架,我也被绑架。

双城刑警队,我们个个被提审,不报姓名的都被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不断有人来提审,还强行给我们抽血二次,每次都抽很多,谁不抽就让犯人按住强抽。关押三十八天后,我们被劫持到哈尔滨前进劳教所。

进了前进劳教所这个黑窝就跟进了地狱一般。第一步就是背监规然后一个接一个被叫出去用电棍电、拳打脚踢、用凉水往身上浇等各种手段强行转化,队长刘畅还用电棍电我脖子,用手背打我脸。第二步是队长王敏把一切权力都交给了牢头王芳(盗窃犯),她在背后操控利用王芳迫害大法弟子,用各种手段找麻烦,如强迫写日记,不写不行,如果写真话就给撕了让你重写,得按照她们要求的瞎编才合格,看不上谁找个借口就打你。

奴工劳动有定额,岁数大的、手干活慢的完不成任务就要拿到监室(不准别人帮助),在睡觉的床上干到半夜或整夜,不让休息睡觉。家里送衣服,如果有吃的她们就说扔了或没收了,然后就进了她们的肚子里了。二零一三年家里给我送鞋,里面装了两个小肠就被她们没收,进了王敏的肚子里,然后还给我加期两天。

二零一二年,队长王敏利用牢头和四个组长,每天监控法轮功学员,不准说话、不许走动,热水器只供她们几个人用,大法弟子洗脸、洗脚,洗衣服只能用凉水,洗衣服她们可以在池子里洗,法轮功学员不分岁数大小一律在地上蹲著洗。七十多人住一个大屋,晚上卫生间不让用,大家在一个便桶里大小便,弄的满屋子臭气。后来牢头崔恋恋解教前说,王敏经常背后给她下命令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610”要来检查,每个警察都找法轮功学员“谈话”,问来“610”了能不能配合说污蔑之词,说自己不炼了等等。一天晚上狱警李晓宇把我叫出去问:“610”来了能不能配合?”我说:“不配合!”她说: “如果不配合就不让你家送钱、送衣服,什么都不让你家送。”我说:“无所谓!”她说:“那你就等著吧。”当晚八点半进监室睡觉时,队长王敏把我叫到办公室,说:“听说你不配合?还和李晓宇叫号?”李晓宇说:“你不是说就不配合!看你能咋地?”我说:“我没说呀!”王敏叫李晓宇走后,就给电棍冲上了电,罚我把手背过去在地上蹲著,蹲了一会儿我就开始吐,因为我又吐又喘,她们就没有电我,十点多才让我回监室睡觉。

第二天早晨又把我叫出去,当时在场的还有李晓宇,王敏让我向李晓宇道歉,我没有道歉。然后王敏就用拳头打我脸,把我打倒了,我起来她还打、再打倒下之后用穿着大皮鞋的脚狠踢我的肋骨,当时我用手一捂,发现肋骨活动,我知道肋骨断了。王敏让我回车间,由于我出门走的慢,王敏就拽着我说:“到医院让刘大夫给你检查看,你还装不装?”

在医院的走廊等刘大夫开门的时候,王敏就用拳头在我脸上猛打,打倒之后就用穿大皮鞋脚狠狠地踢我后腰,结果造成我骨盆破裂,左手小指根部骨折。但我还能走,因为是大法的力量,是师父在加持我。

就这样她们也不放过我。王敏还让组长潘艳欣看着我干活,装活的袋子都是法轮功学员帮我拽过来的,每次扫雪都让我出去陪着挨冻。其中让我陪着挨冻的狱警有王敏、刘畅、丛志秀、许薇、张薇、李晓宇。

有一天往库里搬桌子,队长张艳丽让我搬,我说我搬不了,张艳丽说:“不行!怎么搬不了?都多长时间了?(指队长王敏打我的时间)我说:“骨头坏了!”然后张艳丽就给王敏打电话说:“姜秀珍说她骨头坏了。”王敏就让张艳丽领我去卫生所检查,当时王院长、张院长都在,王院长说:“怎么了?”张艳丽说:“她说王敏给骨头踢坏了!”王院长说:“那看不了!”然后又说:“透视看一下吧!我的眼睛不太好怕看不太清楚。”透视完了王院长说:“反正骨头没折。”后来家里亲人知道了此事找劳教所所长理论,所长卢某非常蛮横拍桌子说没有此事。家人说:既然没有此事那就所外检查,他们就是不让。

二零一三年新年前几天,张院长来问我怎么回事?什么症状?我就把身体出现的症状都告诉了他,二零一三年新年后二月十九日张艳丽把我叫出去上了面包车,当时去的有张波、院长张某、李晓宇、张艳丽、开车的是科长马某。一直把我拉到新发医院,进了骨科办公室。一位老大夫问我怎么了?我说照相看一看肋骨、骨盆、手是不是骨头坏了,照完相让我在大厅里等著,不让我在大夫办公室等。我知道他们在耍花招,他们把片子拿到手和大夫嘀咕半天才让我进去,然后张波说:让大夫告诉你,大夫只说了一句话没事儿,根本就没有正面回答我。我说不可能。张艳丽说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其他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在一次接见中家人去办公室看到了照相片子和病历,拿起来刚要看就被他们抢去。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家人去哈尔滨司法局反映情况。后来听说司法局的人到劳教所去了一趟,劳教所找牡丹江市放牛沟村在前进劳教所的三个劳教人员白秀娟、张翠红、潘艳欣作假证说没有打我。

因为家人到劳教所跟他们讲理,到司法局反映情况,王敏更是处处刁难我,告诉新牢头张珍不许我买生活用品和食品,到菜园里摘回来的菜大伙分就是不能给我,让牢头逼我倒便桶,牢头说这是王敏下的命令。我只能让自己的亲嫂子替自己倒便桶。

以上所写只是被迫害的冰山一角,由于篇幅有限很多细节没有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