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泪水留给枕头 鼓起勇气抗争

【新唐人2014年12月12日讯】12月11日,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在脸书上感谢4名被捕的学民成员,也留言写下心迹。他坦言因为民主路上仍无成果,找不到出路的无奈感让他深夜抱着枕头哭,但泪水留给枕头后,他依然坚强地迎接挑战,积极抗争。

黄之锋自反国教运动开始,就是一幅打不倒的积极抗争者。尽管他现在只有18岁,尽管他很瘦弱,但每次冲锋在前的身影中,很多都有他,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大男生。

12月11日,因仍在保释期,黄之锋无法到金钟留守,他在脸书上感谢学民四位被捕的同学:何纬恒、吴文谦、周可爱、钟礼谦,并附上一封10日晚在金钟的发言,表心迹。

黄之锋:昨晚(12月10日)发言

清场前夕,人们在金钟重聚,说得没错,人要待失去以后才学懂珍惜。

一整天也在开会处理即将来临的全面清场,还是在百忙中抽空,做了占领至今也尚未做过的事,就是拿着相机游走整个占领区。在拍照的时后,勾起数不尽的回忆:罢课、公民广场、催泪弹、三区占领、帐蓬留守、龙和道、黑社会、辞职公投、拆大台、对话、上京、清旺角、绝食……终走至清场这一步。

很可能今晚是占领的最后一晚上,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我们根本取不到任何一个成果,即使是什么舆论关注和所谓的国际压力,也不能凭空洞的精神胜利法,自以为是“阶段性成果”,因为政治现实就是政府一步都没有让,要求人大撤回决定,促使港府重启政改 ,这两项诉求还是遥遥无期,故此我无资格说我们取得胜利的果实。

每个住在帐蓬的晚上,我总有感到灰心的时候,少不免在马路的硬地叹息思考,数不尽的无力感涌上心头,甚至曾抱着枕头哭起上来 ,有一种走头无路的感觉。

的确,因着冲进公民广场,改写了整个政改运动的剧本,迫使双学在机缘巧合下面对史上最大规模的占领运动,于这七十四天负上历史责任,原来挑着这个担子,真的很重,很重。

但在这个时代,三十年的民主路上,偏偏选中我们这个世代的学生,去面对香港民主最关键的时刻,作为“被选中的细路”,我们只能硬著头皮在洪流里面奋力战斗下去。

我必须承认,对于广场公投、升级行动、大台处理还有数之不尽的问题上,学界曾给予公众进退失据或议而不决的印象,但我们被骂、被 _ 、被插,也是在这七十四天里尽力虚心求教,尝试从“错误中学习”。

纵使年轻人在这场运动里,被政坛老手形容为急燥、冲动、鲁莽、自我,但我们不是政治老手,没有最完美的政治判断,然而我十分肯定的是,学生的“信念”从没有动摇,仍然那么“硬净”。

成年人世界,充斥着计算和利益,为着握紧权力,政治交易根本是家常便饭,但这个世代的年轻人,不但无包袱,更有着我上文所说的“信念”:抱有对民主的希望。即使未有胜利,但也没有失败,占领结束亦不代表雨伞运动终结,只要我们抱着信念继续走下去,仍旧在民主路上致力夺回普选,雨伞运动就会继续延续下去。相反,这场运动唯一招致失败的,必然是我们被世故和现实磨灭,放弃那颗“信念”,

从来在共产党的管治下争取民主,都是在“斗长命”,跟着对家的时间竞赛,即使今天他们主宰我们的未来,他朝还待我们会决定他们的未来,所以我们不须泄气,亦不必感到灰心,站在民主前线,向来都是抗拒服从命运,在“接受政治现实”和“实现政治理想”之间,我们从来也是选择后者。

民主与否,是现在与未来的价值之争,也是上一代和下一代的世代之争,既然我们怀着信念、坚持和初衷,在七十五日内因着信念和希望而集结起来,也因着警政暴力而被迫分离,纵有失望,没有绝望,只要对民主还有盼望,并拥抱着那颗“信念”,终能走到普选的终点。

“学生运动 无畏无惧”从不是句口号,未来在政改战场上,学民思潮绝不缺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