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针对的 不是占路的示威者 而是与政府意见不一的人

早上,旺角清场第二波。不久,就传出黄之锋岑敖晖等人被捕的消息,网上一片愕然。

自九二八,在没有什么期望下,终究对这个政府完全失望。这阵子的平静,也许令人盲目,觉得胶着,继续下去是困局。很多曾经支持学生的人叫退场,因为日子够了,诉求被听见了,再拖就影响他人。但,什么叫日子够了?什么叫诉求被听见?如果当日即或你不在现场,却曾为政府放催泪弹,有过一丝的质疑,为什么今日你会轻易地叫学生退场,而不是叫政府交代?甚至,最近的民调显示梁振英的评分回升,为什么大家总是如此轻易放过当权的错失,容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犯错,却又不多加追问?

昨天,六千警力在旺角协助执达吏清场一役,仿佛九二八重临。当然,这一刻,大家不再诧异,对胡椒喷雾也见怪不怪,只是有系统地分配装备。入夜之后,警察站在高台放催泪水剂,再一次喷向人民;电视台工程人员拿着采访梯,忽然被警察拉后制服,转身以袭警被捕;巴士驶进占领区,前方即或站着过千的示威者,警察依然叫司机向前驶。种种的事情,都叫我们不需要再为他们拿任何一个借口。

不要因为眼前的冲击,就完全批评示威者,因为他们只是鸡蛋,与全副装备的警察对峙,靠的是身躯;同样,不要再因眼前看似的平静,而著示威者退场,因为有些问题由此至终未被正视,遑论解决。

也许,这一刻,你依然不同意占领,不要紧的,但千万不要助长警察滥用武力对付示威者。因为,警察这一刻看似对付占路的示威者,但其实他们只是对付一些与政府意见不同的人。亦即是说,如果有一天,你的意见与政府不一,你去争取,同样会遭著同这样的后果。

可能你不信,觉得没有可能,但你回望北方,有多人因为追查一些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是非,如豆腐渣工程、三聚青氨奶粉,却换来多少严刑,你就知道在那国家中,没有什么不可能。

当然,你仍会说,香港与上面不同。但,当你看到警察如何打记者,就如上面的城管,很多荒谬的事情一一发生,就不要说没有可能--在某些角落,nothing is impossible。

文章来源: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