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一:17岁的抉择

17岁那年,我究竟在做些什么呢?现在已经多少回想不起来了。但大致的情况无非就是:每天往返于学校和家庭之间。在学校里接受枯燥乏味的应试教育,接受“马列主义”以及“三个代表”的熏陶。在家里呢,在父亲的眼皮底下完成各种功课作业。运气好的话,偶尔可以玩玩PS2上面的视频游戏。这些大体上构成了我17岁的“美好时光”。

17岁那年,我究竟在做些什么呢?现在已经多少回想不起来了。但大致的情况无非就是:每天往返于学校和家庭之间。在学校里接受枯燥乏味的应试教育,接受“马列邪恶主义”以及“三个代表”思想的熏陶。在家里呢,在父亲的眼皮底下完成各种功课作业。运气好的话,偶尔可以玩玩PS2上面的视频游戏。这些大体上构成了我17岁的“美好时光”。

然而,17岁的时候,黄之峰在一个世界知名金融城市领导一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这位还未成年的,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面容消瘦,目光凌厉有神,脸上充斥着对于对岸那个共产党国家扭曲价值观的蔑视与不屑。

我的17岁和黄之锋的17岁显然情况大不相同。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在这个被极权政府统治的——腐败,野蛮,缺乏法制和基本人权保障的国家里,自出生起就没有任何言论自由可言,只能被迫接受以洗脑方式进行的应试教育。而黄之锋以及香港的年轻人们所生活的香港,至少来自对面共产主义的魔爪还没有完全伸进去。

然而,17岁的时候,黄之锋在一个世界知名金融城市领导一场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这位还未成年的,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面容消瘦,目光凌厉有神,脸上充斥着对于对岸那个共产党国家扭曲价值观的蔑视与不屑。

我的17岁和黄之峰的17岁显然情况大不相同。我出生在中国大陆,在这个被极权政府统治的——腐败,野蛮,缺乏法制和基本人权保障的国家里,自出生起就没有任何言论自由可言,只能被迫接受以洗脑方式进行的应试教育。而黄之峰以及香港的年轻人们所生活的香港,至少来自对面共产主义的魔爪还没有完全伸进去。

然而,当自由与民主正在被不断蚕食,当社会的不公不正正在成为主导,对于代表着香港未来的年轻人而言,现在到了真正需要抉择的时候了。或许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今天的选择决定未来的道路。那么,在这坠落的世道,面对独裁与专制,面对谎言与欺骗,是选择沉默不发声,还是选择迎面而上,只为迫在眉睫的改变,只为不屈不挠的奋斗目标,哪怕希望只是些许?哪怕邪恶势力空前强大?我很惊喜的看到,黄之峰以及参与占领运动的年轻人们,虽是一张张稚嫩的脸,但却拥有一颗又一颗勇敢的心。他们有着对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观的渴望。他们有着对公平、正义选举权的向往。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些来之不易的权利需要自己去抛头露面,去冲锋陷阵,去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因此他们走上街头,采用和平方式游行示威。哪怕前面是警察的催泪弹还是胡椒水,是老谋深算的中南海老头们的无耻污蔑还是其狗腿子港府的无意义的喊话,他们未曾有所动摇或退缩。

我看了黄之峰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署名文章,惊讶与这位少年的思维清晰,言语犀利,文笔通畅。当年,武则天在读骆宾王所写痛骂反对自己的文章“讨武曌檄”的时候,不但没有动怒,反而对身边臣下说“有此人而不用,宰相之过也”。不知道今天的中南海大龄老头们,如果在开会的百忙之中若是有空读到黄的这篇文章,是否会发出和当年武则天一样的感慨呢?我想这种可能是不会的有的,因为老头们的政策很明确,那就是将黄这些追求民主自由的年轻人们称之为暴徒。老头们主导媒体,采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来丑化年轻们。并且声称他们拥有外国势力支持。年轻人们走上街头源自内心自发的觉醒,源自对美好未来的憧憬,究竟何来的外国势力?这些中南海的老头子们难道不知道,当年你们的父辈祖辈那群共产土匪在进行所谓的闹革命,正是由于外国势力苏联的直接干涉和支持,才有你们今天作威作福的可能。正是由于外国势力造就了你们这个世界最大党荒蛮无道的今天。

黄之峰在署名文章的最后一句话写道:“我们会夺回属于我们的民主,因为时间属于我们年轻人一代”。是的,17岁的黄之峰,这个内心坚强,理想坚定的少年,如今站在民主运动的第一线,带着年轻人的蓬勃朝气,用实际行动证明著民众对于普世价值观的渴望,对于独裁与专制的痛恨,对于少数权贵,既得利益者们的蔑视。年轻人们正在决定着自己和周围千千万万港人的未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