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贤:辞职公投的可取之处

雨伞革命至今呈胶着状态,政府坚拒正面回应民意之余,北京也死命撑著689,不肯面对三权失效无法管治的现实,更不惜褫夺作事实陈述的田北俊议员全国政协资格。要一个惯于享受用权力压制人民的政权霎时屈服,实在不容易,而无论喜欢不喜欢,现实摆在眼前就是一个没有退路的长期抗争,否则民气一散,算账立即来临。辞职公投对这个运动实有可取之处,是打破胶着的一个可行出路。

让我们先分析现实状况。民意方面,大家看到不同占领区的人潮虽不如高峰时多,但至少仍保持一定数量,可见支持运动的人仍然很多。观乎社会上的讨论仍甚炽热,而且许多人已经生出新的香港人身份认同,自发把黄色标语挂到许多角落之余,更把它们带到世界各地宣传,民心之坚,可见一斑。集会人数虽减,但只不过是日子拉长,大众始终要为日常生活张罗,故各自按情况安排迁就,有空闲时就到占领区声援,是一个将抗争融入生活的过程。香港人适应力强,自然会找到一条路走。

政权方面,他们坚持不瞅不睬,意欲将运动拖散,用时间来减低民众热情。事实上,小弟自问算是最热衷的参与者之一,睡过好多晚街上,也跟许多同志都经历过9.28的金钟、10.3 和10.17 的“旺角黑夜”与“重占弥敦道”,对运动现在的状态实在担忧,暂时也有点迷失。眼下必定要长期作战,不打紧,调适生活便是,问题是为何要作战?运动之困难好比建立百亿王国,在草创之时你问谁也不会知道路线图,总之一步步去走。只不过没有短期目标,实在难以令人维系,这一点我们必须留意。

愚见认为,辞职公投是一个可行方法,理由将分述如下。但先声明,本文注重的是它可以为运动带来的助力,只要有其他行动可以达成同样效果,辞不辞职就没所谓。

有一点非常重要:辞职公投的定位绝对不是视为退场机制,或者像梁家杰议员取巧地说成“阶段性总结”。反之,它应该是协助运动的宣传工程,用以拱卫运动的声势。如上所述对于留守者而言,散乱的争取方向很容易把运动热情消减,早前占领汇丰就是一例。有了辞职公投,坚持留守的意义大增:起码也要守到公投之为止。说是豪赌民情?我们争取的就是民主,倘若民意不认同,那么只好承认,乖乖撤走,但以此为拒绝发动公投的理由,绝对不充分,不相干。

辞职公投的效果就如早前的电子公投和毅行,目的在于引发社会讨论“和平占中”,事实证明效果十分好,讨论深化后令整个雨伞革命的示威人数充足,行动克制赢得国际同情,也避免了局方有借口开枪镇压,让占领能够延续至今。但要记得,当时并未发生怀疑警黑合流、催泪弹镇压、选择执法、暗角私刑、歧视穷人、诋毁体育和宗教等事件,也未知原来占领行动竟然高度有序,无损国际投资者信心,不害经济(刚刚还公布楼市畅旺)。这方面对宣传占领理念,十分有利。

再者,香港还有许多低下阶层为口奔驰,实在无暇无力参与运动。纵然听到689公然歧视自己,也只能徒叹奈何,但投一票的时间总会抽到。还有一些可能对政事已经无心,觉得不干己事,根本没怎留意运动的细节。要长期作战,争取更大民意,就要把文宣渗到每一角落。有了辞职公投,一方面有了强劲理由全面动员,在所有区域宣扬占领讯息,抗争理念,二方面受众也迫着花点时间理解和思考,尤其政府远期和近期的不仁和可耻,于运动而言十分有利。把讯息进一步广泛传开后,当公投完毕政府依然冥顽不灵,就有升级行动的推动力。

还有,运动爆发初期,群众的目标有两个并存,分别是689下台与争取真普选。历史发展下来,学联现在不主动提出前者,只顾谈后者,而谈判过后又不好重拾。辞职公投不由双学主理,则可重提。民怨之起,皆因689残暴不仁又无能卑鄙,赶他下台实在合理。而这个要求又与争取真普选,让大众可用选票有效监察特首的议题息息相关,两者绝对可以相辅相承,令更多人更加明白占领的意义。

另有拙文曾提过,把689赶走对于争取普选有很大意义,容再简述。因为要他在运动中下台,就能打破北京所坚持的威权主义,深明必须面对现实,回应民意,向人民负责。只要他们的思维倒转,日后即使运动退场,谈判争取民主方案,亦比现在乐观。所以,一旦辞职公投成事,必须重提。

至于有说五区总辞怕有突袭,那就请一位超级议员辞职吧。是的,此举的风险是少了其他功能组别的十多万选民,但难道我们就不能争取更多人投票来补回么?如果建制派杯葛,那更不怕会选输了。再一次讲,有风险不是不做的理由。别忘记,辞职之意义在于拱卫运动,令弥敦夏悫怡和三道仍然阻塞,成为特府乃至北京的一大压力,也为下一步升级行动蓄势。

主张反对者如《苹果日报》之流,在过去一年多极力宣传占中,但见现实不如当初剧本发展,就反过来用舆论来打倒带起运动的双学,不主动带引讨论想想如何延续运动,不提出建议如何去走下一步,这样十分不义。请别忘记,已经有许多人冒了刑责风险,流过血,我们要对他们对自己都要有个好交代。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