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8月29日讯】近年来中国大陆医患纠纷不断,愈演愈烈,恶性杀医伤医案件频发。近日,云南丽江市玉龙县医院再发生院长遭病人家属挟持,触发上百名医护人员以拒绝应诊的方式抗议,要求当局严惩闹事的医霸,保障医护人员人身安全。

云南丽江市玉龙县医院8月27日上午,过百名身穿白袍的医护人员在门诊大楼前拉起横额,上面写着“严惩医闹,还我医院安宁,谁敢治病救人”。他们更在纸上打指模及签名,集体拒绝应诊抗议。

医护人员表示,行动是抵制该院近日发生的一宗医闹事件。25日,丽江市宣传部通报,当天一名和姓男病人不满两年前在该院做的手术结果,30多名病人亲友强行将医院院长从四楼拉扯到和某入住的一楼病房,将其挟持一个多小时,并要求医院赔偿30万元人民币。

病人家属称,院方当年为和某进行置入钢板手术时,表示终身不用取出,没想到一年多后钢板断开,要再做手术取出,令病人病情恶化。

院方则回应,手术前已告知可能出现的情况。医护人员说,该院多次发生医患纠纷,为保障自身安全,必须站出来。经相关部门调解后,8月27日,病人已出院,医院也回复了正常。

医患纠纷频发

近年来,中国各地医患纠纷频发伤医杀医事件不断增多。

8月20日中午,湖南岳阳市一名胸部受刀伤的男子被送至岳阳市二人民医院,经诊断为左侧胸部贯穿伤,抢救无效死亡。当天下午,数十名死者家属进入医院,将正在急诊科治病的李姓医生拖出去逼其给死者下跪,同时家属打砸医院办公室。

21日上午,该院200多名医务人员聚集在医院门诊大楼前静坐抗议,打出“期待公正,还我尊严”、“尊重医生,尊重生命”等横幅。据悉,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8月15日下午,一名30岁的女患者到北京宣武医院急诊处治疗,医生确诊为延髓有病灶,家属被告知病情严重,16日凌晨女患者医治无效死亡。

随后,30余名家属无法接受此现实,来到急诊室“讨说法”。官方报导称,患者家属将值班医生数次逼至角落,同时发生“抢尸”、冲撞警车场面,有5名家属被警方带走。16日,30多名家属到医院“讨说法”。

3月底,45岁的男子王方立,在江苏省徐州市丰县协和门诊部接受“包皮环切术”后,做输液抗菌治疗,因不满治疗效果和过高的医疗费,4月8号持刀把医生单二辉刺死。

医院黑幕重重

3月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宣布,今年将加大对“医闹”的打击力度。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和最高法院民一庭副庭长程新文也声言,要严惩“医闹”和暴力伤医的犯罪行为,并追究刑事责任。

广东胡医师曾对《新唐人》表示:“现在发生医患纠纷的时候,社会上往往谴责医者的人比较多一些,实际上医院里面是黑幕重重。”

《真实的江泽民》记载,在过去的20多年里,医院和医生如何利用自身的职能和权力从病人身上榨取额外经济利益的各种不道德的手段应运而生——医务人员违背良心开大处方、高价药、滥检查,巧立名目乱收费,索要红包,不交钱就停药,甚至于 “见死不救”……。

总之,病人在很多情况下成了被“宰割”的对象。反过来,病人觉得花了钱,就得把我的病治好,出了问题,找医院医生算账。医生不再是“天使”,医患之间实质上也成了商品经济里的一种买卖关系。

中共人大代表、中华医学会第23任会长钟南山院士也曾在两会上提到,中国医疗不靠技术靠开药,这种现象是广泛存在的。

专于医患纠纷的南京“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律师张赞宁指出,中共当局对医院的拨款很少,90%以上靠医院赚钱养活医生:“所以医生他必须要多开药、多检查,这个医德、医风就明显滑坡,这样就激化医患矛盾,群众就看病难、看病贵,这个问题就越来越突出,因为我们国家缺少一个负责任的政府。”

浙江台州医院院长陈海啸曾在2013年两会指出,改革开放后,医疗市场一味追求“经济医疗”,从而使老百姓的医疗负担变得非常沉重。医疗行业的垄断性以及一些医生职业素养的下降,共同把医疗费用抬高,导致患者看病难、看病贵。

早在2009年1月,已经通过“新医改”方案,计划3年投入8500亿,对13亿人进行“全覆盖”照顾。可是,医疗资源配置的扭曲并未改善,医患冲突逐年加剧。

中国医师协会顾问律师邓利强向媒体介绍,早年医生被打案件平均每年1万1千多起,2009年起逐步上升。中共卫计委统计,仅去年就发生约7万起医疗纠纷。

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公开在媒体感叹,身为一名外科医生,压力真的很大,连做梦都经常被患者及家属误解和纠缠。她说,医护行业本是受人尊重的行业,但近年来随着医患矛盾不断增多,并经常出现暴力事件,使医疗行业的吸引力大为降低,甚至被一些人看做危险的职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