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档案】“文革”中三场惨绝人寰大屠杀

【新唐人2013年5月1日讯】骇人听闻的广西大屠杀

1968年7月至8月一个多月中,广西军区、各军分区、人武部、各专、市、县革委会和各地“联指”指挥部以“七. 三”布告为武器,镇压“阶级敌人”,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

宾阳县杀害及迫害致死3951人;贵县杀害及迫害致死3138人;临桂县杀害及迫害致死2051人;灵山县打死、杀死、害死3222人;桂林市杀死、打死、害死1128人;天等县杀死、害死1651人;上思县杀害了1701人,占当时全县人口1.33%;钦州地区7个县市失踪10359人;玉林地区杀害10156人。

全区的杀人凶手,其手段残忍至极,成批杀人到处有之,成批敲死有之,成批爆破致死有之,成批戳死有之,成批掷下矿井有之,成批丢下山洞有之,剖腹挖肝有之,割肉挖眼有之,割头示众有之,吊割阴茎有之,先奸后杀有之,杀夫奸妻、奸女有之,成批溺死有之。广西大地,腥风血雨,冤案如山,悲惨状况,史无前例。

大兴庄屠杀事件

1966年8月26日,北京大兴县公安系统传达了公安部长谢富治的讲话,从8月27日至9月1日,县内13个公社,48个大队的红卫兵,先后杀害了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出生仅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

在8月下旬,整个北京都处于腥风血雨之中。不光是大兴庄,北京市区有数千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并且这股杀人邪气迅速辐射流传到了北京郊区各县。一个千年文明的古都,一个中国的政治中心,一个共产党和毛的所在地,竟然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屠杀事件!当年的日本人侵略时也没有这么残忍!

就在大兴屠杀之后,1966年9月15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第三次接见红卫兵,林彪在大会上还宣布:“红卫兵战士们,……你们斗争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毛主席和党中央支持你们!”毛更是疯狂地叫嚣:“你们的革命行动,震动了整个社会,震动了旧世界遗留下来的残渣余孽……你们做得对,做得好!”

湖南道县大屠杀

湖南道县惨案,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历时66天,涉及全县10个区,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逼迫自杀326人。

蚣坝区是道县杀人最多的区,8天时间共杀人1054人,全区平均50人中就杀了1人,占全县杀人总数的四分之一强,堪称地道的“杀人冠军”。

受道县杀人事件影响,零陵地区其余10个县市也在不同程度上杀了人。全地区(含道县)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另外,致伤致残2146人。被杀的人中,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10天,其中未成年人826人。与杀人事件有直接牵连的有14000多人。

中共的统治是大屠杀的根源

文革中发生大屠杀,并非偶然事件,并非文革造成天下大乱局面的失控产物。杀人,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文革中残忍地杀人、满门抄斩、大批地屠杀,如果没有意识形态和心理上的支撑,没有物质条件,没有制度的保证,是决不可能的。

在二十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中共作为统治者,其意识形态特征之一就是漠视生命。毛曾多次说──对印度总理尼赫鲁说、在莫斯科共产党、工人党大会上说“核战争并不可怕,全世界二十几亿人,死掉一半,埋葬资本主义,剩下一个社会主义世界,有什么不好?”毛把文革说成是改朝换代的政治大革命,而他领导的上一次革命,以三千万人的生命换来一个新政权,这一次他又准备以多少万条生命贯彻他的意志、实现他的目标呢?我们不知道毛的具体打算,但毫无疑义,他对成千上万地死人毫不惧怕,就像对几年前因为他突发奇想而导致几千万人饿死而不为所动一样。相应地,受他蛊惑的文革积极支持者和参与者也不会在鲜血和尸体之前却步。

毛对于文革中大批杀人不仅提供意识形态的合法性,而且命令军队“武装支持左派”,文革中许多地方发生军队向群众开枪事件,就是在“武装支左”的指示和口号下进行的。与此同时,毛还命令军队发枪给一派组织,使其得以放手对另一派实施武装攻击,也迫使另一派从别的部队或兵工厂搞到枪支弹药,以杀人对杀人。对此,毛轻松地、甚至兴高采烈地称之为“全面内战”。

原标题:文革时代的三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有删节)

文章来源:蒙山野逸的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