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时的志愿军们 一段“被志愿”的历史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1日讯】这是笔者身边的人亲闻亲见的事情,都过去快70年了,家族中的陈大爷也过世十多年了,如果他活着,可能也90多岁了。陈大爷在年轻时,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被炸断了双腿,整个人从腰部以下就不能动弹了,瘫在床上度过了大半生,是他的老伴和女儿伺候了他一辈子。

抗美援朝刚开始的时候,刚刚不打仗了没两年,大家伙儿觉得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日子终于有点盼头了。但那年入秋后,天气较冷,村子里的村干部和部队里来的一些人,喜气洋洋地挨家挨户动员,鼓动家里的劳动力光荣入伍,要去打仗。

那时,大家并不知道是去哪儿,只知道是要再去打仗了。陈大爷那会儿也就二、三十岁,新婚没几年, 刚刚觉得日子平稳了一些,心里和大家儿一样,都盘算著怎样平平安安的过小日子,怎样老婆孩子热炕头,没有几个人再想去打仗的。

那时的动员征兵,是一轮接着一轮进行,不同的人轮番来家里找。一天傍晚,陈大爷刚忙完活,就被村长找去,通知到家里开会,说有重要的事儿要告诉大家。因为催得急,没办法,陈大爷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就匆匆去了,一进屋,看到屋子的炕上挤满了不少村里的小伙子们。

陈大爷连饭都没来得及吃一口就匆匆去村长家开会(示意图片:柳鲲鹏/web.archive.org,CC BY 3.0,有改变)

大家见了面,都互相打了声招呼。看着大家都有点疲惫的样儿,陈大爷知道和他差不多,都是干了一天活,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叫来了。这时,村长掀帘进了屋,一位部队里的干部模样的人跟在后头。

村长看到大伙儿差不多来齐了,见到地上还站着陈大爷和几个小伙子们,就满脸堆笑地连声说:“嗨!在地上立着干啥?炕上坐,炕上坐!”边挥手,示意炕上已经坐满的人让点地方,“大家伙儿挤挤、挤挤哈!大家都到炕上坐!” 炕上的小伙子们,也都是嬉笑着,你挤我、我挤你的互相推搡著坐下了。

等大家伙儿都挤在炕上坐满了,村长清了清嗓子,介绍了那位部队里来的干部。原来他是来动员入伍的。这位干部笑着给大家讲完了之后,就说,如果有愿意的,就举个手报名。结果,一片沉默,谁也不吱声。“呵呵……”那位干部看着眼前的状况,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就说:“那这样吧,也不用举手,谁愿意的,想好了的,就站起来、动一动。” 然后,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村长,村长出屋了。

不一会儿,陈大爷就觉得屁股底下的炕慢慢有点热,也没多想,心里想着,赶快开完会回家吃饭,这回儿还饿著肚子呢!越想越饿,肚子“咕咕“叫,但一看部队里的干部还在继续讲,也没有让家伙儿走的意思。

炕头烧的越来越热了,都有点烫手了!陈大爷擡头左看看、右看看,身边的人也都满头大汗,陆陆续续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但屋内地下站的干部,还在嘴里吐沫星子乱飞的讲个不停。陈大爷也没吱声,屁股都没敢挪窝,默默地也把上衣脱了,然后低下头来,继续忍着,脸上的大汗滴答、滴答往下滴。

炕头越来越烫人了!终于,有一个小伙儿受不了了,站了起来。看到有人站起来了,那个干部的眼睛立刻放光,整个人立刻兴奋起来了,高声地说:“好、好、好,这小伙子光荣啊!快、快、快,记下来,记下来。” 陆续几个年轻人,也坐不住了,都快大半夜了,肚子又饿、炕头又烫,都不禁的屁股开始左右挪动着,这样,那位干部就一一点出来说“这几个也同意了”,就这样,几乎被找去的人,都被“志愿”入伍了。

在战场上,陈大爷被炸断了腿,下肢都被截肢了,但好歹是保住一条命回来,因为村子里陆续去的那些年轻人,几乎没有回来的。

一转眼,陈大爷也去世十多年了。在陈大爷生前,一提起这件事,他的脾气就变得非常不好。他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打那个仗,那场仗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打?为什么要在别的国家跟别人打美国人?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