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河南省赵辉泣血求救

【新唐人2011年4月16日讯】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段小街赵辉全家惨遭中共当局迫害,妈妈被打死,爸爸和大姨被失踪,现在住宅周围所有的出入口被包围,他们全家在走投无路下,泣求各网友和各大媒体把他们的悲惨遭遇传到国家主席那里,帮助他们能尽快走出困境!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叫赵辉,今年27岁,家住河南省商丘市夏邑县段小街,今年妈妈商量著给我盖房子。去夏邑县城关镇政府提交盖房申请,城关镇政府百般推诿,不给回复,让我妈去县政府问,我妈很是着急,就书写了一份申请书,报给县政府有关领导,希望他们能解决我们的盖房问题。县领导回复,让我妈妈耐心等待,尽快给我们一个解决办法。

3月8日,一大早我们全家都去上班了,剩妈妈一人在家操持家务,中午11点左右,我哥打电话告知妈妈被关押在城关镇派出所,我赶到派出所时,妈妈已经不能说话了,外貌更是惨不忍睹,半张著嘴,呼吸困难,面部多处瘀伤,脖颈隐约有被掐过的痕迹。

当时,有5名警察围在我妈身边,我问民警,是什么原因把我妈妈带到这里来,是谁带来的,我妈妈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搭理我,然后我就说我妈妈都这样了怎们还不送医院,于是他们斥责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打120”?

大概5分钟之后“红十字医院”的急救车到了(医院距离派出所步行只需3——4分钟),只有我和一名戴眼镜的警察用担架擡上救护车,其他警察袖手旁观。送进医院抢救室后,我的嫂子也赶到了,那名带眼镜的警察说:“你们都别进,这事你们不要管了”。我们只好在外面等候。

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看见妈妈又被推出急救室,询问医生后得知妈妈被送到了2楼,等我俩赶到2楼,就听到一个声音询问那个带眼镜的警察,要不要转院?那个警察说:“转院”,我转眼看了一眼妈妈,妈妈半张著嘴,嘴唇发紫呼吸更加困难。

妈妈又被转到人民医院,等我们赶到时,主治医生似乎拒绝接受病人,并告知,你妈妈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要做好心理准备,大约是中午12点左右,医生告知,你们的母亲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我们尽力抢救了半小时,宣告死亡。

事后得知,上午9点左右有4名警察开着一辆警车来到我家,没有任何传唤文件,要求我妈妈去派出所,我妈妈拒不同意,然后其中一名警察打了一通电话后,强行把我妈妈拉上了警车,我妈妈要求回家换一双单鞋,换完后又被那四名警察连拉带拽押进警车,当时那四名警察却未通知家属。

试问,他们在没有任何传唤证,拘捕证等任何文件,有何权利限制一个老百姓的自由,我们至今都不知道妈妈犯了什么法,非要强行拘捕?

我大姨得知我妈妈被派出所强行拘捕,先一步去到了派出所,至今我大姨不知道被他们私自关押到了哪儿,失去联络已经56小时,也不知是死是活。

我们不服,下午2点左右随我爸爸带着妈妈的尸体去城关镇派出所讨要说法,到达地点,派出所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城关镇政府,县政府也是大门紧闭,空空如也。期间没有任何人过问此事。

3月9日,凌晨2点多,在我母亲尸体停放处,突然涌来10余人,不知是何身份,不顾我们全家人的阻止,强行带走母亲的尸体,我们继续追赶,豁出了性命才在距城关镇政府10来米的地方拦截下母亲的尸体,为了尊重亡人我们就地搭起灵棚,陪伴我母亲。

然后我们看到源源不断的人涌来,在对面监视,凌晨4点左右,突然来了两辆大巴和10来辆警车,我和我哥被200余人包围,殴打撕扯,抢走了我们身上的钱包﹑手机和拍摄有抢夺尸体照片的数码相机,我和我哥的眼镜也被抢去,,我们看不清东西,隐约看到这200多人有的身穿警服,有的着便装。

我俩被强行塞进警车,驶进城关镇政府大院,扣押了8个小时,期间滴水不供,被四人分别锁住了双腿双手,丝毫不能动弹,我妈妈的尸体不知去向,我爸爸被人群冲散,至今下落不明,这一切都是城关镇党委书记毕明德指使。

我想请问:作为一个镇政府的党委书记你有什么权利扣押我父子3人?我的父亲也在这天凌晨4点多的时候不知道扣押在什么地方,到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古语说百善孝为先,在最需要我们尽孝道的时候,我们却被扣押,母亲尸体不知去向,这让我们情何以堪,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希望领导能为我们伸冤。

3月9日早晨,我们家的老人,去城关镇院内找书记毕明德质问扣押我俩的理由,毕明德早已没了踪影,无一人问津,直到10点,他们才找到负责人孟镇长,百般哀求,放我俩出来尽孝道,孟镇长说:“我出去打了一个电话,便失去了踪影”。

到了12点,家人又重新找到孟镇长,放出了我俩,回家后母亲的尸体已经摆放在家里。我询问后得知,母亲的尸体是凌晨5点左右被一人骗开我家大门,200多人直接冲入,不顾我嫂子和我妹妹的阻止,不断恐吓半小时之久,我嫂子和表妹伤心过度,失去了知觉,这200余人趁机把尸体放在屋内,然后包围了我家所有出入口。

截止到目前,我家所有亲属的通讯设施全部被监控监听,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只能求助网友来帮助我们,我们所发的帖子全部被删除,唯一的途径也被他们切断,我们已经走投无路。

这封信是通过非常艰难的途径才传到您手里,希望您重视,以上句句属实没半句虚言,我的电话:15837041508

现在的什么社会竟然还有如此的事情 兄弟姐妹们 各自想办法把这信传到各地媒体各地记者手里再慢慢传到国家主席那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