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二代”现象再次成为媒体焦点

【新唐人2009年9月2日讯】去年河南固始县选拔12名乡镇长,基本上都是当地官员子弟,消息曝光后,继中国的“富二代”也就是富豪子女横行不法,备受舆论指责之后,中国的“官二代”现象也成为舆论批评的一个焦点。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有外媒的消息称,继中国的“富二代”,也就是富豪的子女,横行不法,受舆论指责之后,中国的“官二代”,也就是党政官员的子女继承父业的现象又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中共河南省固始县组织部张周辉对此回应说,去年全县选拔正科级和县局级干部任用结果,“最后确定的12名乡长中,大都是现有官员之后”情况属实,但他们都具备当选条件,他甚至反问,“难道官员之后就无权当选了吗?”而参加自荐的平民百姓皆全部落选。

对此,中国官方的人民网、新华网、《新京报》和《法制日报》等媒体强烈批评当前中国官位继承中的权力游戏。人民网的文章认为,若名副其实地按程序行事,官员子女不会有任何捷径,更不能占据官位中的“大半壁江山”,官员子女的当选,必定有大量权力手脚,暗箱运作和程序失灵的成分。

报导说,中国民间维权组织“权利运动”负责人张建平指出,目前党政机关的官员“选拔”已经事实上演变为“提拔”机制,这违背了民主选举原则:

“民意上呢,是公开、公选,实际上它主要还是选拔,跟真正的民主选举制度根本是两回事。这都是闹剧,实际上往往这个事情呢,现在大陆民众看得很清楚,所谓的选拔实际上都是他们在‘提拔’,这种体制它不会作为一个真正的法律上的民主的一种推选的方式,他要提拔他的‘富二代’也好,‘官二代’也好来持续他的统治者的地位。”

据了解,针对媒体质疑,中共固始县组织部部长周辉介绍,这次固始县的官员选拔分为三个步骤:其一,要符合43周岁以下、任副科级两年以 上等条件;其二,经县处级、正科级干部以上还有老干部代表300多人投票,推出来60多人;第三,经过数天考察,由县委常委等官员50多人投票选出最后的乡长12人。

据报导,设在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主编杨莉藜认为,这一貌似公平的程序其实很容易被权力所操纵:

“固始县的情况来看,它限定了好多条件,比如说,在所有的候选人当中划定在某个工作岗位上工作了几年,这样的话,就使这个范围缩小在可能已经拟定的范围之内。同时呢他又让这么一群退休的干部和在职的干部来选,他们将来要成为这个民众的、行政管理者的,当地的民众了解他们的情况。只有由他们来选,这样选来选去呢成了没有别的选法。”

《法制日报》的文章指出,官员子弟之所以获得进阶的资历,是因为其有着与寻常百姓无可比拟的升迁环境。握有考察权和最终投票权的这50多位县级官员,大多数是候选人的父辈或亲属。他们利用职位的影响力和关系网造势拉票,使自家的“官二代”顺利当选,而普通民众的参与和监督则无从谈起。

杨莉藜表示,中国媒体应就中共高层的“官二代”现象予以更为广泛的关注:

“‘官二代’呢通过这种非法的,打着民主的旗号而进行所谓的公选是完全对民主程序的一种侮辱。相类似的情况有很多。下边的‘官二代’是很小的官吏,实际上边高层的‘太子党’很早呢根本没有经过选举完全是暗藏操作,一个一个都成了部长,成了很高级的官员,但是对于他们呢基本的大陆的媒体呢还是不敢说得太多,就说现在呢打猫的气势有了,但是还没有打虎的勇气。”

报导又说,中国“权利运动”的负责人张建平强调,官位权力的世袭化现象给中国社会的进步造成了日趋严重的负面影响:

“这个主要没有一个法律的保障,没有一个民主制度的一个环境。我们看到很多悲剧,很多有抱负、有理想的农村的青年,他想为这个社会承担责任,往往老百姓选票选出来,结果选出来是这些人往往遭到官府的打压。所以老百姓对于这些所谓的基层选举知道这是一个假、大、空。对中国现在的民主进步负面作用是相当大的。当然现在一段时间民众他会保持沉默,但终究阻挡不了历史发展的规律。”

人民网的文章指出,“官位继承” 使目前的官员选拔机制丧失了公信力。选拔中的“过场化”现象不仅出现在河南,在中国各地都相当普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