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许宗衡案指向江系黄丽满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广东官场大地震持续震荡,继陈绍基、王华元落马之后,深圳市长许宗衡又被中共免职。大陆首富黄光裕案牵扯出的官员之多,牵连之广,被认为可能是中共建政以来最大的弊案。那许宗衡又是如何涉案的呢?广东的官场持续地震,是中共的反腐成果呢,还是内部权力斗争的结果呢?中共官员的腐败程度到底有多严重?我们今天请资深评论员李天笑博士给我们分析点评。

主持人:天笑博士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最近从媒体的报导看到,因黄光裕案牵扯出来的公安部部长的助理郑少东,他供出了57名副部级的官员,而深圳市长许宗衡就是这57人之一。那么许宗衡是怎么涉案的,他的问题有多严重?

李天笑:这个许宗衡案有一说,就是刚才你讲的,他是被供出来的57人之一。但是也另有一种说法,说他涉及一些重大工程受贿案,最后被揭露出来了,而最主要的一个突破口呢,就是有一个女星的情夫在香港有定居权,所以比较张扬,但被中纪委的人盯上,盯上之后就以他为突破口,然后把许宗衡追出来了。

现在案子正在调查之中,因此他贪了多少、受贿了多少,或是罪行有多严重,具体数目还没有披露出来。但是根据中纪委的谈话,就说他严重涉嫌违纪,另外说这个案件可能要比历来所有的案件都大,甚至比陈良宇案,比赖昌星案子都要大。

主持人:这不是指许宗衡案子本身,是指整个的黄光裕案牵扯出来的?

李天笑:是指许宗衡案所涉及的,由他这个案所涉及的面。总的来说,有三方面的问题,这是从各媒体和各方面收集的消息综合起来的:第一方面就是工程受贿,包括铁路、公路这种大的工程受贿案,还有一个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工程受贿案,还有关于一个叫做桃园村的,一个豪华住宅区的三期工程受贿等等。当然这对中共来说是司空见惯了,因为很多受贿案都涉及到大工程的受贿。

那么第二方面就是买官、卖官。很明显的,他当这个官不是凭自己的政绩上去的,根据他一些私人的谈话,他自己也谈过,他官当到这个地步是花了很多钱的。那么这个黄丽满是原来的深圳市委书记,也就是在大陆传的非常多的江泽民的情妇黄丽满,她在深圳当政的时候把他提拔上去的。

那么这就产生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到底这个案件跟黄丽满本人有多大的关系?其实在调查许宗衡的过程中,一年前就已经立案了,但是许宗衡非但没有潜逃,尤其当陈绍基案被揭露出来,已经有一百多名广东官员纷纷出逃的时候,他还是稳如泰山,而且频频往北京跑,跑关系。

主持人:还继续活动。

李天笑:他认为他有非常强硬的后台,可以帮他渡过这一关,那么这也是指向黄丽满。2005年他当了市长以后,他就卖官,公开开价,一个正区级的干部是1千万左右,一个大集团的总裁那就是800万,其它一般的也有各种价码。那么这有几个涵义,一个就是他自己的收入很多,再一个就是进贡,还有就是类比。也就是说黄丽满当深圳领导人的时候,她也用同样的方式,可能也收进了不少钱,据说在国外也有很多的存款。

第三个问题就是权色交易,这也是中共党内“西门庆化”的一个显著标志,是个共同现象。比方说他有很多办公室的风流故事,而且在深圳几个五星级酒店里都有他长期租用的包房;另外据近期揭示出来的材料,他跟一个女星,至少一个女星有这样的关系。另外,他利用自己能够批港澳通行证、居住的证件等等,也都用这种权色交易的方式来进行,尤其他跟黄丽满的关系,已经引起了各界的关注。

主持人:那么在他被双规之前,像您刚才说的,他还频频的跑北京去活动。但他这一次终于被免职了,被双规了。那么他是本地成长起来的官员,是黄丽满直接提拔起来的,他的落台对黄丽满,甚至对江系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天笑:这关系非常重大了。你知道深圳是南方的一个重地,南接香港,北面有很多高官都在经营各种各样的业务,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本身就决定了深圳的重要性。而且他当上市长以后,黄丽满就利用他当个棋子,替江泽民在那儿坐镇,所以说这个关系就非常明显了。

再有一个,在胡温和江泽民之间存在中共内部的权斗问题,实际上,从总的局势来看,现在是端下了上海这一窝,但是把上海跟陈良宇端下去以后,江泽民和胡、温做了一个交易,不动江泽民的两个儿子,就动到陈良宇为止。而所以没有动透的原因,是因为江泽民还有一定的实力。那么剩下来的就是中央的周永康,周永康实际上就是江泽民和曾庆红的保命官,只要他在政治局常委之内,他又管政法这一摊,那就很难把这一把火烧到江泽民和曾庆红那儿去。

因此胡锦涛的战略是先南下,先端南面的深圳做为主要突破口,这个主要突破口有两点,一个就是十七大以后,胡锦涛把汪洋派下去,但汪洋推不动,因为江系的势力非常强,他的根子扎得非常深,这帮地方官不买他的帐,尤其深圳这个许宗衡,更是黄丽满的人,因此肯定是不效忠胡、温的。那么端下他,直接就可以威胁到黄丽满,而且指向江泽民。所以这整个大布局来说,他是这么考虑的。

主持人:那么通过许宗衡这个案子,揭发出来中共官员的腐败程度,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老百姓以前一直在说官员腐败,那么到底腐败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李天笑:这个腐败的程度可以这么说,你要打那一个省市,一抓就是一大把。也就是说不管什么样的省市也好,从中央到地方都是烂透了。像前一阵子我看到一张表格,就列出胡、温、江泽民、曾庆红等等这些高级官员,最高层的,他们的子女现在都在经营各种各样的业务,都是商业方面的,实际上都是很大的总裁。尤其是江泽民那两个儿子,据说是中国第一、第二大贪。

所以说上面是这样,那么下面的话就更不用说了。就像前一阵我们谈的邓玉娇案,从那儿就可以看出来,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里面,一个镇的水平上面,也是一派腐烂的现象,所以从上到下基本上都是烂透了。原来我们有句话说,如果把这些中共官员全部排起队来枪毙的话,可能会有冤枉的,但是如果间隔一个枪毙一个的话,那会有漏网的。

那现在呢,我觉得全部枪毙可能还是有冤枉的,但是隔一个枪毙一个的话,那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老百姓都非常愤怒,但是没有什么办法。因为目前中共所谓的反腐败本身,只不过是为了自己要权斗,为了要欺骗民众的一种茍延残喘、保持政权的方法。

主持人:那20年前六四的时候,学生们就是打着反腐败的旗号,搞了那一场爱国运动,但是被镇压下去了。而20年后,今天这个腐败,已经成为就像您刚才讲的,已经是中共官员的常态了,好像不腐败的人,清廉的人,已经属于异类了。那中共在这20年当中,其实也提倡反腐败,为什么反了半天,到20年后的今天,这个腐败的局面却是这个样子呢?

李天笑:我觉得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个原因就是整个社会道德的标竿在下滑。50年代初的时候,有两个最著名的案子,一个叫刘青山、一个是张子善,当时两人总共贪污了大概是150万人民币,但两人都被枪毙了。那个时候的潜规则是少数人的贪污腐败是一种耻辱,在当时来说这还是一种耻辱,大家觉得这是不可接受的。

但是今天的情况却是这样子,腐败成为一种荣耀,你不腐败反而被人看不起,受排挤。整个党内、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不断的在下降,到了这么一种水平以后,从上到下,贪污腐败就成为一个惯常现象了。

第二个原因就是江泽民本身没有军队和政绩,他是比较心慌的。他上去是靠六四时镇压经济导报而上去的,因此他不像邓小平和毛泽东那样在党内有一定的威信,那怎么办?他想出一个办法,一方面提拔官员,尤其是军队的官员;再一方面就是腐败,用腐败的方式收买官员来保证别人对他的尊重。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他鼓励官员腐败?

李天笑:对,他鼓励官员腐败,对他忠诚。我让你腐败你有好处,然后你对我要忠诚,你必须忠于我。

主持人:他不是也反腐败?

李天笑:对,但他反腐败实际上是一种政治手段。比如现在你不尊重他了,或者你政治上出格了,这样的话,他就可以抓你腐败的问题,用腐败的问题做为一种政治的手法,代替原来毛泽东、邓小平搞的政治运动。所以这种方式的转换,中共用党内腐败的方式来代替原来政治运动的方式,实际上是共产党整个走到末世的一种表现。

主持人:那江泽民时候是这样搞的,今天胡锦涛当政,他是不是还在延续这种做法?特别像这次广东的高官落马,是不是也是这样一种权斗的结果?

李天笑:江泽民很明显是这样搞,胡温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解决,因为腐败已经成了一种无解的趋势。在这种情况下,胡温采取的方式就是局部的、重点式的所谓打腐,用这个来振奋人心或增添自己执政的一点小小成绩,而更大范围的,他不敢动。在更大范围上,他是保持或者是继续江泽民这种腐败的趋势,仍然是以抓腐败做为政治斗争或党内权斗的一种方式。

主持人:腐败的问题没有办法从根本上得到遏制,但是通过这种内部权斗的反腐败,所揭发出来的官员的腐败状况,却激发了老百姓对中共的本质,对中共官员更加失望。这样一来,会不会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共的统治?

李天笑:这是非常明显的一个趋势,现在确实是这样。所以胡锦涛也采取了一些方式,比如派王荣,因为王荣在苏州搞出了一点政绩,另外他也是一个学者官员。

主持人:稍微清廉一点的形象。

李天笑:他提出所谓的苏州经验,所谓苏州经验就是科学发展观的一种验证,在这种情况下,胡锦涛、温家宝想用这种方式来平息民众的愤怒。但是我觉得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目前中共的执政方式,这种贪污会继续下去,因为这种执政本身就是贪污的温床。

主持人:所以说在中国想要完全杜绝腐败问题,恐怕还是一个体制的问题。

李天笑:我觉得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如果把所有的官抓起来,全部关进牢里,那共产党就完蛋了,但是你不抓,滑下去,共产党也完蛋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分析,我们的节目时间又到了。各位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