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奢侈品牌 如何應對中共清零和通脹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8日訊】中共堅持對COVID-19疫情的動態清零政策,給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企業帶來傷害,並進一步推動通脹,路易威登集團(LVMH)也未能免受其殃。不過歐美旅遊業和消費復甦,讓這個全球最大奢侈品牌獲得得天獨厚的優勢。

路易威登在第二季度的收入高於預期,同比增長19%,高於分析師平均預測的11%,但低於3個月前23%的增長。不過,這仍然值得稱讚,特別是在中共實施封鎖給中國市場帶來混亂,以及通貨膨脹和烏克蘭戰爭對消費者信心造成衝擊之際。

路易威登全名為酩悅‧軒尼詩-路易‧威登集團(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又稱路威酩軒集團(LVMH),通常人們稱其為「路易威登」,是當今世界最大的跨國奢侈品綜合企業,總部位於法國巴黎。

歐洲旅遊業再次繁榮和美國銷售得以復甦,幫助路易威登抵銷了中共COVID-19清零政策給其在中國的業務造成的損失。

中國是全球奢侈品行業第二大市場。在中共新一輪極端的COVID-19封鎖令下,商店被迫關門,壓制了需求,同時也意味著來歐洲消費的中國遊客減少。路易威登今年的銷售額急劇下降。但這家法國集團的收入仍能保持連續兩個季度增長。

路易威登首席財務官讓‧雅克‧吉奧尼(Jean Jacques Guiony)告訴《金融時報》:「我們受到了中國的強烈影響,中國經濟急劇放緩,沒有什麼靈丹妙藥可言。」

他補充說,中國市場前景存在一個「巨大的問號」,「沒有任何東西能讓我們預測那些殘酷的封鎖是否會回來」。

2020年,中共首次對中國實施封鎖後,消費者一度報復性消費。但在其長期堅持對病毒清零的政策後,生存都受到威脅的中國人捂緊了他們的荷包。

路易威登集團表示,中共近期的封鎖致商店客流量遠低於去年同期,第二季度中國的銷售額下降了兩位數。

但吉奧尼表示,其它國家的反彈,正在幫助這家奢侈行業巨頭。包括歐洲、美國遊客回歸和美元強勢,正在推動巴黎和米蘭等購物之都的消費。

吉奧尼說,路易威登通常是奢侈品行業中表現最好的公司之一,儘管有潛在的不利因素,但它同時也能「樂觀自信地保持警覺」。

除了中國未來的前景不確定外,全球範圍內的通貨膨脹正螺旋式上升,成為製造商面臨的日益嚴峻的挑戰。在奢侈品行業,這包括更高的運輸成本或黃金等原材料價格上漲。

但高端品牌長期以來有更大的能力將價格上漲轉嫁給消費者,作為軒尼詩等烈酒品牌和克里斯汀‧迪奧(Christian Dior)和芬迪(Fendi)等時尚品牌的總部,路易威登集團今年在從白蘭地到手提包的各個項目上都有跟進。

該公司表示,就目前而言,路易威登在美國正享受著「美好的旅程」。其在上半年將時裝和皮具價格上調了3%至7%,但消費者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普通美國人正在減少對可支配物品的支出,這促使沃爾瑪公司週一(7月25日)在短短兩個多月內第二次發出盈利警告。但更為富裕的美國人,包括返回歐洲的美國遊客,正在繼續消費。大西洋兩岸都有對香檳和迪奧飾品的需求。這有望保護路易威登免受通貨膨脹的蹂躪。

2022年上半年,路易威登公布了更高的營業利潤和利潤率,核心收益比一年前增長了34%,達到102億歐元,而淨利潤則增長了23%,達到65億歐元。

路易威登強大的資產負債表顯示,上半年自由現金流超過40億歐元(約41億美元)。自去年年初收購蒂芙尼(Tiffany)以來,借款已經減少,加上其多元化的投資組合——葡萄酒和烈酒部門是第二大盈利部門,在第二季度增長了30%。

彭博社報導說,如果奢侈品購物人削減開支,例如每年購買一個而不是之前的兩個手提包,他們可能會把注意力集中在最有聲望的品牌上。他們甚至可能在單件商品上花費更多。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陳北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