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仍在以「清零」殘害好人

作者: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搞的所謂「清零」,讓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家庭遭受苦難,而且牽連子女及家人親人。更為卑鄙的是,中共用一些腦殘的話欺騙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故意製造仇恨、製造家庭矛盾,搞得全家雞犬不寧,傷痕累累,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資金,使很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非法關押,甚至被迫害致死。這幾年在明慧網上有很多這樣的報道,還有很多610、政法委、公安、派出所警察、街道社區人員騷擾法輪功學員事件沒有報道出來,但也有更多的參與者牴觸這樣的「清零」行動,不隨波逐流、迫害好人。「清零」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執法者在違法、在犯罪。

我也是邪黨「清零」的受害者之一。二零二零年底的時候,我兒媳正在坐月子,忽聽有人敲門,來了一幫子人問我兒子關於我的下落,兒子不說,他們就三番五次的敲門騷擾,一次來了大概7、8個人,說話態度蠻橫,咄咄逼人,嚇的兒子兒媳不知如何是好。他倆怕我受到傷害,一直不說我住在哪裡,心裡的壓力承受到了極點。來的具體都是什麼人,孩子也不清楚,但他們說了很多恐嚇和威脅的話,說你媽還要煉法輪功的話,將來你的孩子不能當兵,不能考公務員,等等等等。他們欺騙說簽個字這些問題就全部解決了,為什麼不簽?接著就逼迫兒子找到我,找不到就逼迫兒子在一張紙上簽字,兒子無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就違心的在他們已經寫好的紙上籤了字,而紙上寫的什么兒子根本就不知道。其中有個社區書記,他說你媽的事以後就找你了。

遭受就這樣的恐嚇、屈辱,我兒子、兒媳一直沒有告訴我,終於有一天兒子承受不住壓力,嚎啕大哭,邊哭邊說因為我修煉,他從小就被人歧視,多大的壓力都得自己扛,跟誰說啊?

是啊,兒子的哭訴,我很理解,也很心痛。這些中共地方官員時不時的騷擾,讓兒子擔心自己的母親安危、擔心孩子的前途,而兒媳在月子裡經過幾次驚嚇悶悶不樂,奶水很少,四個月就沒有奶了。嬰兒沒有母乳餵養只能喝奶粉了,這樣就會每月拿出兩千多元買奶粉,每月還要交房貸兩千多元,你說這生活有多困難啊。兒子辭掉了原來的工作,為了多掙些錢,就要去打工,就得找苦工,可兒子從小嬌生慣養的根本不能幹粗活。他爸爸也在這幾年的殘酷迫害壓力下去世了,兒子只能靠自己。而我的工資因被非法判刑好幾年沒給漲工資,還扣除了工資,所以,工資也很少。

我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單位非法開除,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中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所以這些年生活的很困頓。在中國大陸,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原本美好的生活和工作被人為的、無理的、強制的剝奪,甚至失去生命。

今年三月上旬,又有三個人去兒子家、去我的親人那裡找我,還是那些沒根據的說辭,又說因我修煉會連累一歲的孫子,嚇的兒子極大的擔心。這些替邪黨辦事的人員,還不知道他們在違法,還在用謊言欺騙我的家人,欺騙不明真相的世人。哪條法律規定的,煉法輪功今後子女、孫子就不能當公務員了?當兵,提幹都受影響了?是刑法、憲法?哪條哪款規定的?法律沒有規定,那這些人在執行誰的邪惡命令?在中國大陸,街道社區人員、派出所、政法委、公安警察到處去宣揚這些無根據的說辭,逼迫法輪功學員簽字,逼迫家人簽字,否則就牽連子女。他們所說出的話會負責嗎?!

政府公務員、執法人員這樣漫天撒謊、威逼利誘、上門恐嚇、三番五次、接連不斷的、持續幾年的騷擾法輪功修煉人及其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和損失。法律為什麼不嚴懲這樣的無賴、無法無天的黨的幹部?法律公正何在?這誰正誰邪不是一目了然了嗎?這些人借著共產黨給的權力,隨意踐踏法律,隨意殘害百姓。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老伴已經去世了,她獨自居住。因女兒的孩子要到公安去上班,然後,這些人藉此機會逼迫法輪功學員簽字不煉了,否則,外孫子就別想進公安。在威逼恐嚇之後,一幫子女一起向自己的母親發火,嚴重時,把母親家砸了,甚至滿地打滾,像瘋了一樣,逼迫母親簽字不煉了,造成這個母親幾年不能學法看書、修煉。不管母親如何愁眉不展,兒女們的控制一直維持著,哪裡還看到一絲絲的「孝順」二字,子女被那些警察和社區人員挑撥離間、編瞎話騙的失去了理性。子女對母親這樣失去理性的為所欲為,正是這個中共邪黨的需要,它就是讓好人家庭四分五裂,時不時的搞出一些事情來,挑撥離間,威逼利誘,讓你鬥來鬥去、矛盾重重,親人互相傷害,他們就達到目地了。

在共產黨的殘暴統治下,人們已經不知道善惡、好壞,傳統的道德被破壞殆盡。二十多年來,江澤民與中共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法輪功,犯下了累累血債,必將償還。看看現在我們的生存環境這幾年來頻頻發生的災難,各種天災,這是偶然的嗎?這不是上天在驚醒人類嗎?人啊,快清醒吧,神給人的時間已然不多了,不要再被中共的謊言與威脅所蒙蔽而失去理智與良知,不要跟著社會亂象瞎跑,多多了解真相,做個明白人,才能有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中共當局仍在以「清零」殘害好人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