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獄8年 旅澳難民曝光家人受害經歷

原標題:「中共是邪惡」澳洲難民曝光家人受害經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4日訊】埃里克‧賈是一名居住在澳大利亞的中國年輕難民。2012年,他和母親一起逃離了共產主義中國,當時他的父親賈曄(音譯)因堅持信仰在中國受到嚴重迫害。

埃里克‧賈來自中國山西,他最後一次見父親是在2011年,那年他11歲。

現年22歲的埃里克告訴英文《大紀元時報》,他的父親當時還在監獄裡,「我只知道,我的家人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而被監禁。中國(中共)警察是邪惡的,中共是邪惡的。但是我什麼都做不了。」他說。

埃里克現在已經記不清父親的聲音,但是記憶中,父親鼓勵的笑容加強了他尋找真理和正義的決心。

現年58歲的賈曄因拒絕放棄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在過去二十年來多次被非法關押。法輪功(也被稱為「法輪大法」),是一種提升自我的修煉方法。自1999年7月以來,法輪功一直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

賈曄曾是西安戶縣電力廠的職工,他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不僅失去了工作,而且面臨著在中共政權統治下的痛苦折磨。

他直面迫害的勇氣促使中共對他的迫害進一步升級,他不得不經受六年的流離失所和與家人、幼子分離之苦。

從自由到迫害

上世紀90年代初, 賈曄和妻子劉春麗(音)親眼目睹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功效。

原本身患多種疾病的埃里克的姥姥,1996年從朋友那裡學習了法輪功的功法動作。

「姥姥患有很多疾病,包括肺氣腫、氣管炎、心臟病,最嚴重的是她患有子宮肌瘤」,埃里克說,「在她開始修煉後,她的子宮肌瘤在三個月內神奇地消失了。隨著她不斷修煉法輪功,最後所有的疾病都痊癒了。」

賈曄一直對氣功很感興趣,在看到岳母健康狀況改善後,他也開始學習法輪功。埃里克說,不久,父親的健康狀況也得到改善。「在修煉法輪功前,我爸爸的免疫力很弱。煉功後他康復了。」

劉春麗(音)在中國經營一家商店。她說,她的整個家庭變得諧和安寧,他們「笑的時候多了很多」。他們家是在中國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的數十萬家庭之一。

據中共政府估計,截至上世紀90年代末,已經有7000萬到1億人修煉法輪功。

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視法輪功的廣受歡迎為對中共鐵腕統治的威脅,對法輪功發起滅絕性鎮壓,把法輪功學員當作國家敵人而進行抓捕和監禁。

為了呼籲中共恢復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 賈曄和許多學員一樣,於2000年4月去了北京的天安門廣場。然而,他被「辨識出(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分並被逮捕」,北京警方隨後聯繫了 賈曄家鄉的當地警方。

「他被帶了回來,並被判在戶縣戒毒所服刑一個月。警察甚至向我們要了2000元的汽油費。」埃里克說。

2001年9月, 賈曄再次被捕,並在西安市戶縣拘留所服刑一年零兩個月。埃里克當時還是個蹣跚學步的孩子,他記憶中家人一直受到警察的騷擾。為了避免再次受到迫害, 賈曄流離失所了六年。

入獄8年

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共開始大規模逮捕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宗教及政治異議者。 賈曄於2008年6月4日被綁架。

同年9月, 賈曄被判在渭南監獄服刑8年。在被監禁期間, 賈曄經受了難以想像的虐待。虐待導致他的健康惡化。在整整半個月裡,他至少每天12個小時被拷在一個雙層床上。由於酷刑迫害嚴重,他體重下降,咯血、咳黑痰,肝部疼痛。

銬刑演示圖。(明慧網)

埃里克說,他的父親被單獨關押,「他被關在一個小黑屋內6年,每天有2到3名獄警看守他。」

「只有每月一次家屬探視時,他才能(從小黑屋)出來。在頭一年半里,我們不被允許去探望他。只有在做年度『思想匯報』時,他才能出來。這樣的『思想匯報』一年兩次。」

埃里克說,2003年他的父親流離失所時,頭髮仍是全黑的。但2009年初,當他和母親去監獄探望他時,他的頭髮「幾乎全白了」。埃里克回憶說,2013年9月8日,當他的奶奶在監獄見到他的父親時,她非常「震驚」。

「我父親的臉色蒼白,看上去很虛弱。她問他發生了什麼事,那時我們才知道他一直被關在一個小隔離室裡」,埃里克說。

「我們可以做真正的自己了」

2012年1月10日,埃里克和母親抵達澳大利亞。埃里克說,生活在自由國家,「對我們來說,最大的變化是,我們可以做本來的自己了。」

埃里克現在是一名大學生,他說,在中國,他的家人不僅面臨被捕的危險,還面臨著鄰居的長期監視,這些鄰居都相信了中共誣陷法輪功的宣傳。

「到達澳大利亞後,擔心自己人身安全和信仰受到歧視的擔憂完全消失了。我們又可以做真正的自己了。」他說。

這個年輕人現在正在堅定的喚起人們對他父親遭遇的關注。他與當地媒體分享了他的家人的故事,並寫信給政府官員,包括澳大利亞前總理馬爾科姆‧布萊‧特恩布爾(Malcolm Bligh Turnbull)和外交部長。

「雖然我當時太小,沒有經歷太多的情感痛苦,但是我的母親必需面對很多壓力、恐懼、絕望和歧視,撫養我長大,並照顧其他的家庭成員。」

8年的監禁後,賈曄於2016年7月23日從渭南監獄獲釋。獲釋後,他試著過正常的生活,並找了一份工作。然而沒多久,他於2017年再次被劫持到西安市灞橋區新合洗腦班。同年,埃里克當時73歲的姥姥(英譯,李玉華)和姨媽(音譯,劉春霞)也被抓捕。

為了揭露家人所遭受的不公,埃里克、他的母親和小姨站在澳大利亞議會外,向路人舉著標有「請幫助拯救我的家人」的展板。幸運的是,他們的和平呼籲引起了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綠黨參議員珍妮特‧賴斯(Janet Rice)的注意,她停下來了解了更多關於他家人被非法監禁的信息。

據明慧網報道,賴斯被聽到的故事所感動,她給西安市市長寫了一封信,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賈曄和劉春霞」。

賴斯參議員在這封2017年的信中說:「我得知這些人被關押僅僅是因為行使信仰和言論自由的權利。在他們被釋放前,請確保他們定期和不受限制地與家屬和律師見面。」

這封信發出後,賈曄於當年12月21日被釋放,而劉春霞於12月26日開庭受審,但當日沒有結果;2018年1月,她被判處4年監禁。

不過,埃里克告訴《大紀元時報》,劉春霞已經於今年3月底從監獄被釋放。

右一為埃里克(燕楠/大紀元)

埃里克說,他的家人曾面臨著難以描述的虐待。他說,他的姨媽和父親一樣遭受迫害;她被酷刑折磨、毆打、剝奪睡眠、並被以不舒服的姿勢用手銬拷著。

「就連我現在年滿76歲的姥姥,也經歷了近兩年的監禁。她還被酷刑折磨、電擊,3天不准睡覺或吃喝,並且被毆打。」

「我說出這些只是為了指出中國的迫害是多麼嚴重——僅一個家庭就遭受這麼多痛苦。我想讓人們知道中共是如何對待好人、對待有信仰的人的。」

儘管經歷種種痛苦,這個家庭仍然滿希望。

「做一個好人沒有錯」,埃里克的母親說。「我相信好人會有好報。善良終將獲勝——不管中間經歷多少困苦磨難。」

(英文大紀元記者達夏‧德瓦尼報導/曾慧曉、喬琦編譯)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