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福奇郵件門 六四後密使外交重現?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4日訊】 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三(6月2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秦鵬: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六四後「密使外交」,病毒溯源延續32年前思路?「平視外交」與六四後一個決定有關;中共執政「合法性」危機難掩,國際秩序大洗牌?

32年前,1989年6月3日深夜到4日清晨,中共出動正規軍,用坦克機槍,對以學生為主的天安門民主運動,展開血腥的屠殺鎮壓。六四後,美國在制裁中共的同時,派出祕密特使出訪北京,告訴中共,制裁是不得已而為之,美國仍願和北京保持接觸。

在西方社會的綏靖政策下,中共32年來不斷在大陸發動人權迫害,經濟實力卻從32年前的積貧積弱,到如今宣稱要平視世界,成為國際秩序的最大挑戰者。

但當年白宮「接觸中共才能讓中共改變」的思路,在今天仍在重演,最近沸沸揚揚的美國傳染病專家的「福奇(福西)電郵門」,就可略見一二。而這次,中共還能像當年六四一樣,逃過國際追責嗎?

「六四32年 燭光不滅 記憶不湮」

在進入時事討論前,首先想請幾位嘉賓從您個人的經歷出發,談談您對六四最深刻的記憶/感觸/回憶是什麼?

1、昨天看新唐人直播的華府紀念六四活動,才知道原來曉旭是六四倖存者,曉旭先談談?

2、謝教授當年是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活動組織者,談談您對六四最深刻的記憶/感觸/回憶?

3、秦鵬:談談你的記憶/感觸/回憶?

我對六四最深刻的記憶就是,在我小學和初中時期,我完全不知道六四,當時我就像大多數中國當代的年輕人一樣,以為我們的物質生活越來越富足,相信中國共產黨就像教科書裡說的那樣,是「全心全意為人民謀福利」。

直到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有人問我,你知道六四嗎?我很奇怪,從來沒有聽說,什麼是六四?在知道真相以後,我很震驚,一是吃驚中共怎麼能對學生做這種事,二是吃驚,我為什麼對這件事一無所知?打小經常看書看報,但沒有在一本書裡看到六四,不僅是教科書迴避,媒體絕口不談,而且當你知道真相後,你會思考:明明你周圍很多長輩都經歷過這件事,但沒有人告訴你,他們也許是出於自我恐懼和保護晚輩的想法,大多數人都不會和晚輩討論,歷史在他們和我們這一代之間形成了一個斷層。

那時候突然發現,原來我對歷史的認識有斷層,而且這種斷層是被人為塑造的。但是我知道,在我身邊,這樣有認知斷層的年輕人不在少數。

幾年前,一家美國電視台在六四這天進入中國大學校園,隨機採訪學生,問「你知道六四是什麼日子嗎」?一個女大學生茫然地說,是國家節日?其他年輕人多數都不知道。只有一個女學生明顯知道,但她迴避直接回答,相反,她告訴記者說,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我們應該向前看。

「中國陷入集體犬儒主義?中共深懼民間覺醒」

4、曉旭:在一些人看來,今天中國不少人不再關心歷史,也不再關心社會公平和正義,只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所以有人悲觀地說,這是整個社會的犬儒主義。——如果是這樣,為什麼32年過去了,每到六四中共還是如臨大敵,甚至對紀念六四活動的打壓力度不斷升級,似乎越來越害怕?(32年後仍然紀念六四的意義)

「六四後綏靖政策 養虎為患」

5、謝田:很多人說,不僅僅中國人應該記住六四,自由社會也應該記住六四。因為天安門的槍聲打碎的,不僅僅是中國人追尋自由民主的理想,也標誌著六四之前10年的政治改革壽終正寢。在六四後,北京的政治體制改革就停止了。

那為何自由社會應該記住六四呢?因為幾乎所有西方國家,在六四後不久,都很快放鬆了對中共的制裁,繼續維持對中共的「接觸政策」,比如六四屠殺後的第二年,美國就繼續延長給中共的「貿易最惠國」待遇,不到3年後,美國對中共的制裁就已經全部取消,美中關係大致恢復。為什麼他們當時會這麼做?今天來看,西方應該得到的教訓是什麼?

「如果讓中國走回封閉的老路,將會是一場悲劇。他指出,共產國家的民主化過程並非易事,國際必須以激勵取代壓制,持續透過交流,讓中國與世界分享共同利益,才能讓中國走向開放。」

「解密檔案顯示,1989年6月1日,老布希訪問英國時,已與首相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針對中國問題達成共識:戰略利益至關重要,必須避免任何突發事件破壞對中關係。過於算計政治利益而輕忽價值觀,最終會為短視買單。」

「六四後『密使外交』兩面搖擺 思路今猶在?」

6、六四屠殺發生以後,白宮當時提出,如果讓中國走回封閉的老路,將會是一場悲劇,國際必須以激勵取代壓制,持續透過交流,讓中國與世界分享共同利益,才能讓中國走向開放。而且當時白宮還特別派密使到北京去,明確告訴北京,六四後的制裁是迫於國際壓力,美國仍然願意和北京合作。

這種「必須要和北京合作,才能讓它開放」的思路,直到今天還在延續,體現在很多領域。

比如,美國首席傳染病科學家福奇,今年6月3號接受媒體採訪,他回應了這兩天沸沸揚揚的福奇郵件門問題,也回答了「為什麼疫情溯源這麼難」的問題。福奇宣稱,要進行溯源,美國當然希望中方開放合作,他說,要獲得開放合作的「方法之一就是不要指責,指責只會讓他們(中方)更退縮。」其實不僅僅是福奇,世衛組織也是這個態度,認為對中共的指責只會讓它更不配合,所以一直採用「正面激勵」的方式。

秦鵬:有人說,現在所謂國際合作,國際社會必須處處顧及中共的態度、甚至順從它的立場和價值觀,「合作與否」似乎成了中共一種變相的籌碼,這種局面是怎麼形成的?

(經濟實力擴增是中共「影響力」和信心基礎,而六四後允許中共加入世貿,接納殺人犯加入更多「君子俱樂部」,是中共經濟實力崛起的前提。)

「福奇電郵門:與中共官員友好 美科學家替中共道謝?」

7、這個星期,美國華盛頓郵報等多家媒體報導,他們引用美國《資訊自由法》,獲得了福奇在美國疫情爆發初期,也就是2020年3到4月間的八百多頁電子郵件紀錄。外界注意到,在一些郵件裡,福奇和中國CDC主任高福的互動非常友好,互相鼓勵對方「一起度過(疫情的)難關」。

另外還有一封郵件,是美國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的主席彼得‧達薩克還感謝福奇否認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泄露的推論」。

曉旭,這也讓很多人關心,福奇否認武漢實驗室泄露理論,幫中共脫責,達薩克作為美國一個非營利組織的主席,為什麼專門為這件事致信感謝福奇?另外福奇和中國CDC主任高福互動,絲毫沒有提出病毒溯源方面的問題,您怎麼看這些做法?(能否焦點側重於揭露中共)

「疫情衝擊 國際社會追責聲浪起」

8、謝田、秦鵬,去年2月,美國媒體曾經發表評論說,這次疫情對所謂「中共執政合法性」的衝擊力,僅次於六四。上一次被血腥碾壓的是中國百姓,這次被病毒碾壓的是全世界的人。您覺得這一次,中共能逃脫國際追責嗎?

網絡收看方式:

新唐人網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b5/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紀元《直播節目》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