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中共的疫苗陷阱已挖好 看誰往裡跳?

近來中共把打疫苗上升到了政治任務。為了完成任務,為了向習一尊表衷心。在全國各地出現了千姿百態促銷打疫苗的奇葩現象。有的地方打一針疫苗可領一桶菜油,或領一桶奶粉或一包大米,也有的發星巴克咖啡票或雞蛋等等。現在又出現打疫苗送錢的怪像。網上報導,在上海有專人直接在大街上喊叫,明碼標價,打一針疫苗贈送200元,最多還有贈送500元的;還有的地區派車到外地去拉人來接種,拉一個人300元。

朋友們,打疫苗是為了啥?那是為救命,是人命關天的大事,誰不重視?那為什麼有那麼多人不願接種呢?因為他們不信任中共研發的疫苗。我們都看到了,如今中共把打疫苗當成商品,在大搞促銷、直銷活動。這是在對生命負責嗎?那是拿人命當兒戲啊!

中共篡政72年來,它什麼時候真正的關心過老百姓,為百姓著想過?從來沒有!然而,奇怪的是,中共這次在打疫苗上卻表現出對百姓破天荒的「關心」,不但免費接種還要贈送錢物,這是為什麼呢?中國有句歇後語: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今天我們就來談談為什麼說中共沒安好心?

一,疫苗

截至2021年3月,中國有三款中共病毒疫苗在國內外獲准使用,除了科興,還有國藥和康希諾(CanSino)。

中國科興生物研發的克爾來福是一種滅活疫苗,由已殺滅的病原體製成,主要通過其中的抗原誘導細胞免疫的產生。

另外幾種疫苗,例如莫德納和輝瑞的疫苗都屬於核糖核酸疫苗,使用的是RNA疫苗原理,抽取病毒內部分核糖核酸編碼蛋白製成疫苗。

那麼滅活疫苗與核糖核酸疫苗有什麼區別呢?

據知目前全球施打的疫苗大致可以分成三類:一種是mRNA信使核糖核酸疫苗,比如美國的輝瑞和莫德納,第二種是腺病毒疫苗,以英國阿斯利康、俄羅斯衛星五號為代表,第三種就是中共研發的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滅活疫苗,比如目前的國藥和科興疫苗。

台灣免疫學者、前陽明大學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張南驥與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兼任研究員何美鄉表示,有一些疾病,使用滅活疫苗會產生ADE(抗體依賴性增加病毒感染力),打了疫苗的人,有的人不受到保護,反而病得更嚴重。她表示,研發滅活疫苗,「那個不會是我建議去研發的,以前不會,現在也不會。」

香港大學病毒學專家金冬雁教授認為:疫苗的研發過程一般需要三個流程,即Ⅰ期、Ⅱ期和Ⅲ期臨床。在金冬雁看來,在疫苗研發的過程中,Ⅲ期臨床數據最為關鍵。「要找合適的人群,現在國內這個條件並不具備,困難比較大,但是很多疫苗可能存在的問題,要等到Ⅲ期臨床之後才能夠陸續發現。」 只是在研發過程中,「滅活疫苗操作性相對容易。」那麼請問中共疫苗的研發專家們,你們三期的臨床檢測做了嗎?如果沒有做,為什麼就敢讓百姓接種?這是對人生命的負責嗎?

據巴西聖保羅市布坦坦研究所(Instituto Butantan)2021年月12日公布,中國科興生物公司研發的中共病毒疫苗,整體有效率只有50.38%,而美國輝瑞疫苗有效率為95%,莫德納研發的疫苗有效率為94.1%。

據中新網去年12月28日的一篇發自馬尼拉的報道,指菲律賓總統安全衛隊成員,已接種國藥研發的武漢肺炎病毒滅活疫苗,是該國武裝部隊中第一批接種疫苗的人。

可是在2021年4月9日蘋果日報又報道稱,菲總統衛隊有126人染疫,都是去年曾打過「國藥」疫苗的人員。

據官方統計,截至4月30日,香港累計有26例接種疫苗後死亡的個案,其中21例接種中國研發的科興疫苗,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滅活疫苗。

如此低劣的產品,為什麼還要強制中國人去打呢?

我們再從另一方面講,如今中共病毒的毒株在世界各地出現了不斷的變種。這一點我們從英國、南非、美國、巴西、中國,特別是近期印度的報導中都可以看到。大家想一想,病毒一旦變種,那接種的疫苗還管用嗎?尤其是中共國那低劣的疫苗,如果不管用,那麼打進人體的疫苗就不叫疫苗了,那就叫毒品,是不是?那有人說:我打了疫苗也沒感到有什麼不良反應呀?是的。你現在沒反應,可是你知道以後會有什麼反應嗎?過一年半載後,一旦毒素發作,你再哭天喊地的求救有用嗎?中共會管你、會為你負責嗎?

二,背後的目的

在這個世上絕對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凡事皆有因緣。中共走到了今天,已經是窮途末路了。所以它對國內百姓的管控、壓制是越加的瘋狂,全國各地的強拆強佔;對百姓的行為、言論的監控;對宗教團體和維權人士的不斷打壓;廣東省那些城管、交警進入小區、村莊、停車場等地強行收繳百姓的摩托車、電動車等等。百姓都在說:這是「鬼子」進村了。中共的所作所為已經達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

那為什麼中共這次在注射疫苗上卻如此慷慨大方呢?清朝大學士紀曉嵐說過這樣一句話:「事出反常必有妖」。說的沒錯,中共所為的背後必有妖魔在操控!

讓我們來回顧一下中共的殺人史。在1958年中共開始搞什麼大躍進、人民公社、「放衛星」等等,表面上說的好聽,為了國民的強大,實質卻是妖魔要登場表演了。農民不去種地確要搞大煉鋼鐵;明明只有畝產三、四百斤的小麥,非得說成畝產八百、千斤、幾千、上萬……這種睜著眼睛說瞎說的現像也只有中共能做的出來。

「事出反常必有妖」。這種反常現像一旦出現,就是妖魔開始要虐殺百姓的性命了。大家想一想,你上報的畝產越高,是不是上交的公糧越多呀?那麼多的公糧百姓如何交得起?於是,口糧、種子全部充當公糧上交。那百姓吃什麼呀?野菜、樹皮、觀音土,甚至是人吃人。什麼都沒有了,那只有活活的餓死了。

餓死的滋味可不好受啊!舉個例子,為了抗議中共對我進行的非法關押,我曾經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多次絕食。我知道有很多法輪功學員為了反迫害,都絕食過。在中國還有很多的維權人士也都絕食反抗過,我們以前說到的高智晟律師就是在監獄裡多次絕食抗議。絕食真的不容易,那不是嘴巴說說的,沒有堅強的意志,根本就堅持不下來。

那些餓死的百姓可不是為了反共而絕食,他們實在是被中共欺壓的沒什麼可吃了,而被活活餓死的。死的人數可不是幾十幾百,而是4千多萬人哪!真是白骨堆成了山。

當然我們現在的人沒處在那個年代,也不可能有那個感受,更體會不到妖魔有多麼的可怕。

然而在今天的中華大地上,又大面積的出現了反常現象,中共在大發「慈悲」,免費讓中國的百姓打疫苗,還贈送錢物。中共的所作所為我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如果說真能救人性命,那為什麼習近平和哪些常委們不帶頭打國產疫苗呢?

2021年4月8日,獨立學者吳祚來推文中貼出了一個截圖,裡面的文字內容捅破了這個祕密。文字中表示,一個在中共駐美大使館工作的人告訴家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警衛團全部打的是美國疫苗。還有中央辦公廳也都打的是美國的疫苗。在中南海工作的人打的都是美國疫苗。」

這樣看來中共的妖魔又要開始殘害百姓了。中共已經挖好了所有的陷阱,埋下了地雷,放上了誘餌,就等著人去跳。朋友們,前車之鑑啊!傻傻的跟著中共走就是在往火坑裡跳啊!你以為中共真會發善心,白送給你東西嗎?如果它真有這份好心,他就不叫魔鬼了。

就跟我們上面舉的例子一樣,當初中共在欺騙百姓時,也是說的天花亂墜,什麼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讓百姓過上天堂的日子等等。那些愚昧的百姓就相信了,地也不種了,就傻傻的跟著中共大煉鋼鐵,大放「衛星」,在騙人騙己的時後都是那麼的興高采烈、熱血沸騰,感覺也不錯,沒什麼不對呀?可是當魔鬼把你餓成皮包骨頭的時候,等要你命的時候,你就害怕了、後悔了,可是,一切都晚了!

天上不會掉餡餅,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朋友們,切不可再上當受騙了,不要再跟著中共傻跑了,不要看到一點蠅頭小利就迷失了自己。跟著中共走毀滅的將是自己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