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華南海鮮市場消殺內情: 撬金庫拿帳本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1日訊】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一年多以後,世衛專家按照中共官方的安排,進入曾被視為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考察」,而華南海鮮市場早就被清理乾淨。《大紀元時報》2月10號引述參與華南海鮮市場消殺的志願者,以及市場商戶的消息,披露了該市場在去年被消殺的內情。

去年3月3號開始,當局對華南海鮮市場再次進行為期3天的「全面消殺行動」,清理市場內囤積的貨物。而市場內原有的野生動物及其製品,之前已被疾控部門封存帶走。

《大紀元時報》2月10號引述參與清理的志願者張蒙(化名)的話說,他們當時「每天24小時作業,所有的東西,吃的喝的全部一掃光。所有東西,一樣不留。」

張蒙透露,當時正好是過年前,哪家的倉庫貨都進得滿滿的,就指著年前這一個月掙錢。他親眼看到賣調料的商鋪倉庫,黃豆、白糖、雞精、味精、醬油、蠔油都是一、兩百箱。他們用鏟車、三輪車、摩托車連夜往外拉。然後大量物資都被大卡車運往鄉下的垃圾場焚燒,填埋。張蒙說,最後華南海鮮市場「裡面什麼都沒有了,就是一個破房子,清理得乾乾淨淨」。

報導還引用原華南海鮮市場水產商行的老闆譚軍的話說,他是從電視上看到自己店鋪裡的魚缸被砸了,消殺人員用高壓水槍沖洗機。譚軍表示消殺貨物的那些人跟土匪一樣,只要是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他的店鋪僅設備就20多萬,但裡面基本上已經報廢了。

根據黨媒新華社去年1月26號報導,兩批華南海鮮市場的樣本共計585份,PCR檢測結果顯示其中33份標本為中共病毒核酸陽性。其中93.9%陽性標本分布在華南海鮮市場的西區,那裡存在野生動物交易。然而當局的消殺行動卻不分區域,不分動物蔬菜調味料,一概處理掉。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 賴建平:「他不像是進行一次調查疫情起源,或者是防範疫情,或者是基於其他的正常的一個清理。更像是銷毀罪證,破壞現場的一種清理。因為這個不分皂白的一種方法,是沒有道理的。」

此外,張蒙和譚軍都提到,店舖的帳本在當局的消殺行動中消失了。

在張蒙進入華南海鮮市場清理之前,前期已有一批人對市場進行了消毒。張蒙透露,「我進去的時候,所有保險櫃全部撬開,所以上千家商戶,每家都有保險櫃啊,保險櫃全部打開,那個櫃子撬開,所有的抽屜全部撬開。」

而譚軍店裡的金庫被打開,帳本丟失。譚軍說,他們主要給飯店供貨,對方是一個月結一次帳,他過去曾經為欠帳打過官司,但現在沒有了帳本,憑證都銷毀了,官司也打不了。「外面三四十萬塊錢帳,到現在為止只要了幾萬塊錢回來。」

旅美學者 吳祚來:「這個政府對這個海鮮市場實行一個三光政策,所有的人趕出去,所有的物資填埋掉,甚至令人髮指到什麼呢,把所有的保險箱裡面的賬本都銷毀掉。難道賬本裡面有病毒嗎?」

旅美學者 吳祚來認為,當局急於銷毀的很可能是帳本的紀錄。

吳祚來:「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華南海鮮市場進貨的時候,進了來路不明的動物。帳本裡面如果有人去查就能查到,這是誰賣的,一下子就能追到這些源頭。他現在要把這個源頭給消滅掉。如果不是這麼嚴重的問題的話,他們不會採取這麼極端的辦法,證明他們是知道這個線索。」

在突然襲來的中共疫情之下,華南海鮮市場這些商家的權益被忽略。譚軍說,他至少損失五十萬元以上,當時在裡面壓的貨也有好幾萬,但政府只賠了幾千塊錢,設備沒有賠。他還說華南市場一半人失業,但都沒有領到失業金。

採訪/陳漢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