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疫情風險升級 哈爾濱呼蘭封閉再加碼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8日訊】中國傳統新年將至,大陸中共病毒重災區哈爾濱市呼蘭區,又現新增病例,當局採取更嚴格的封閉措施,民眾苦不堪言。請看報導。

截止2月7號的最新資料顯示,哈爾濱呼蘭地區目前有7個中風險地區,2個高風險地區

所謂高風險地區就是總計疫情病例超過了50例,且14天內有過聚集性疫情發生; 14天以內有新增確診病例,但總病例不超過50病例屬於中風險。

哈爾濱官方2月6號通報稱,呼蘭又新增一例病例,累計本土確診病例146例,無症狀感染者149例。

呼蘭市民龔女士:「我們呼蘭現在是什麼情況呢?就是家家處於分戶封閉。就是樓就是單元,你村裡邊就是每家每院全部封閉。然後就是這種管理非常殘酷。我們就是吃土豆白菜蘿蔔,然後有什麼你就吃。村裡的各家各戶都是這樣。」

呼蘭市民龔女士表示,處在疫區的呼蘭非常艱難,居民完全靠冰箱儲存的食物度日,但冰箱有多少東西可存?所以很多家幾乎都沒有吃的了。

龔女士:「一夜之間,政府下令全部班也不要上,整個呼蘭縣內的個體、單位、公檢法全部都關門了。就是不讓你生產、不讓你經營,然後人全部都回到家裡,關上門,然後不准行人上道,不准機動車上道,整個城市像死城一樣。」

呼蘭市民龔女士對記者說,現在呼蘭市內除了水電供應、志願者、疫情中心以外,全部關門。只有巡邏車特警,這樣的部門有權在馬路上巡視,每個村子都封了。

龔女士還表示,她們那裡是三、四天做一次核酸檢測,她都做第五次了。現在家裡想購買過年食品,還需要向管理部門申請,但價格貴的令低收入者買不起。

哈爾濱南崗市民祈先生:「現在它這物價不是一個部門漲價,現在連鎖反應,什麼都在漲。這一漲的話這點工資支撐和支出就挺費勁。」

哈爾濱南崗市民祈先生是退休人員。他表示,現在物價全漲,他的那點退休工資不夠花了。現在他不是希望漲工資,而是希望把物價降到原點。

祈先生認為,官方公佈的感染數字不可信,因為整個數字都是他們掌握,他們發佈。而且這麼多年官方一直都在造假,一直這麼忽悠過來的。

祈先生還表示,南崗雖然沒有像呼蘭那樣嚴密封閉,他也被要求做了兩次核酸檢測了,有人都第三次了。而且很多行業關閉了,所以有很多人失業。

哈爾濱香坊區民官先生:「現在難的是農民和個體沒有退休工資的,正在打工奔波這些上有老下有小,特別這個農民個體業,他們才是真正的難。你像農民老頭老太太沒有退休工資,退休工資就100多塊錢。你想能夠幹啥吧?家要是有大事小情的,有個病災的,那真是難上加難。」

哈爾濱香坊區市民官先生說,最近幾年經濟的大氣候不景氣,再加上疫情,那些沒有退休工資的,靠打工掙錢的、個體戶再加上買房需要還貸的人,生活都非常艱難。

自從1月哈爾濱正大食品加工廠發現有確診病例後,由於工廠工人散居在各社區,使得被牽連者很多,如單元樓裡有正大食品公司的人,就把單元門封上。而被隔離者的隔離期限也是隨意加碼。很多期滿後都要等三四天后社區才接人。

中共採取的這種極端防疫措施,還不斷引發血案。

哈爾濱市呼蘭區康樂嘉園社區屬於疫情中風險區,對所有的居民實施「三封」:封門、封樓、封社區。2月3號中午,看守社區大門的志願者,被社區居民持刀捅傷後,搶救無效身亡。

祈先生:「他捅人肯定是不對的。但是,因為你作為志願者,代表政府形象工作,工作你肯定沒做到位。如果不發生爭執、不動手打起來,他能捅了嗎?對不對?他能回去取刀嗎? 我分析好像他吃虧了,他要不吃虧他不能回去取刀。」

祈先生認為,現在情況是只要你報名你就能當志願者。這些志願者都沒經過培訓。如果他沒管理頭腦,像過去紅衛兵式的做派,就會激化矛盾。有時人被逼到那份上就會失控,就會幹出大錯事。

採訪/常春 編輯/宋風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