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川普的雙重戰略和四面出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05日訊】美國大選一個月以來,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其跌宕起伏、驚心動魄的事態發展、高潮和低谷、以及變幻多端的局面,讓世人瞠目結舌。不過,大戲和好戲既然開場,也總會有一個結局;對相信正義戰勝邪惡的人們來說,一定是一個非常好的結局。因為這場大戲捲入了世界的各國、東方和西方的人們、最強大的帝國和最邪惡的勢力,它註定會成為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轉折點。

選舉過後一個月,12月2日(星期三)這一天,川普(特朗普)陣營的兩個律師,鮑威爾(Sydney Powell)和林伍德(L. Lin Wood),中午同時在喬治亞州東北郊區的一個公園現身。川普總統呢,則下午在白宮發布一個長達46分鐘的演講,闡述目前的狀況和他的計劃。川普陣營的兩個律師鮑威爾和林伍德同場現身,意味深長。因為兩個人原來都在川普的法律團隊裏,但鮑威爾分出去了,因為兩人代表的訴訟的主攻方向不同。前者專注於清理沼澤,包括民主黨和共和黨內被中共影響和收買的政客,打擊面巨大。後者專注於贏得選舉,讓川普順利開始第二任期,然後全力以赴的去清理沼澤。兩個人聯袂出場,也表達了川普團隊的戰略安排。

喬治亞州,目前已經成為美國2020年大選的搖擺州中的重頭、關鍵州中的關鍵!因為喬治亞的選舉結果直接影響總統大選,也會定下美國參議院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力量對比。難怪星期五副總統彭斯會來喬治亞的薩瓦納,舉行勝利集會;星期六川普又會親自來到喬治亞州的瓦爾多斯塔,舉行另一場據悉將是空前規模的機場勝利大集會。

川普12月2日的白宮視頻聲明,是選舉結束後一個多月來,川普首次長時間、系統的向美國人民敘述大規模選舉舞弊的情況。川普看來有所消瘦,但精神狀態非常好、仍然戰鬥力十足,讓正義的人們略微寬心,信心滿滿。川普說,「這可能是我做過的最重要的演講。」表明捍衛憲法和選舉公平、維護美國立國之本,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

川普的長篇演講,有人說是大戰前的檄文,也有人說是出師表,有人說是平叛的信號,還有人覺得是最後通牒。這些描述都不算錯,因為它還真可能含有各種各樣的警告、警醒、和鼓勵、動員的含義,所以各種各樣的理解都很靠譜。川普透露的作弊方法種種,竊國者的諸多行為,以及他的政府和團隊的下一步走向,確實值得仔細的推敲。

仔細分析川普陣營的策略,從鮑威爾和林伍德的分工與合作,林伍德最近披露的中共資金走向,朱利安尼在亞利桑那州聽證會的忠告,到密歇根州聽證會的披露,再到喬治亞州即將舉行的兩場參議院聽證會和美國總統、副總統連日趕赴一個關鍵州造勢,在筆者看來,川普的雙重戰略、四面出擊的致勝思路,已經清晰的展示出來。

川普的雙重戰略,其一是謀求選舉的真實回歸,通過重新計票、檢票、排除舞弊票,使選舉的真實數字得見天日。這樣的結果,可能是川普以超過8000萬的普選票和超過350~400的選舉人票,輕鬆贏得選舉。雙重戰略之二,是在清查選票來不及,拜登選票排除舞弊之後不足270張,川普選票因來不及清理也不夠270張,使美國政權交接出現斷層。這時,川普陣營可以沿用1892年的McPherson v. Blacker案例。William McPherson是密歇根州的一個選舉人,Robert R. Blacker是當年密歇根州負責選舉的州務卿。在這個案例中,美國最高法院在1892年10月17日判決中,給予密歇根州的立法者們以權力,可以由他們來指定該州的選舉人。一百二十年後的今天,如果喬治亞、密歇根、賓夕法尼亞、亞利桑那等州的選舉出現大規模舞弊而州政府不能確定選舉人團,州的立法者就可以指定其選舉人。

雙重戰略之下,川普陣營在四面出擊:第一方面,是繼續敦促各州重新計票、剔除廢票和不合法選票。第二方面,如朱利安尼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聽證會上做的那樣,直接向州議會立法者喊話,呼籲他們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力,剝奪腐敗的州長、州務卿的權力,任命該州的選舉人團。第三方面,也走州議會的道路,但發動美國民眾,用人民的力量,震懾盜竊國家權力的腐敗官員,迫使他們繳械投降。林伍德律師的主張,反映的就似乎是川普團隊的這個方向。

林伍德在喬州的重磅演說,把今天的美國和1776獨立戰爭時的美國相提並論,這並不是聳人聽聞,因為美國的國體、國運、和世界的未來,都和這次選舉的結局息息相關。對於正在進行之中的、合理合法的查票、覆票、審票,作為揭示真相的努力,已經在相當程度上被左翼勢力給破壞了,許多機器和數據被銷毀,已經沒有恢復的可能。美國憲法和法律也沒有重新選舉投票的先例。現在能夠威懾左翼勢力,能阻止盜國集團的辦法,可能只有捍衛《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人們,挺身而出,保家衛國。

雙重戰略、四面出擊的第四方面,是面對中共的出擊。如今,美國人民已經意識到,舞弊規模超出人們想像,我們還不知道有多少腐敗官員、左翼勢力、乃至中共黑手,都深深的捲入其中。但人們已經知道的是:選舉夜川普票數大幅領先時,許多搖擺州停止計票;監票員撤離後,在沒有監票員的情況下這些州繼續計票;重新計數開始後,搖擺州連續出現統計異常,高達十數萬的拜登票突然湧入;截止日期後,數萬選票日期出現問題;郵寄投票規模大大增加,但缺席投票拒絕率卻處於歷史低位;還有收到的選票數超過發出的選票數,如賓州寄出180萬張,但收回250萬張選票等等。

此前人們在談及正邪大戰、傳統的保守主義對峙美國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思潮的時候,還沒有把當今世界最大的邪惡政權—-中國共產黨考慮在內。如今,林伍德大律師顯然是得到川普的授權,正式披露了中共和Dominion投票系統之間的關係。中共出資4億美元透過瑞銀證券(其實是中共主導、瑞銀配合的資金渠道)在大選前一個月注入Dominion投票系統公司在紐約的帳戶,把中共棺材板上的最後一根釘子,給徹底的做實了。

針對外國干預選舉,人們此前聽說過的都是俄羅斯、通俄門之類的,中共似乎被遺忘了。但中共這個醜角大概不甘寂寞,居然透過SWIFT系統讓資金的走向、進入Dominion投票系統的證據,出現在美國財政部的眼皮底下。川普2018年發布的干預美國大選行政命令,可以沒收外國組織、個人財產,並全球通緝,今天恰好就派上了用場。

此外,鮑威爾律師註冊為起訴危害國家安全、叛國罪的軍事律師的資格,美國太空軍網絡戰監控大選作弊和外國政府干預的能力,川普展示的、大選日得票數據的實時訊息,都指向了舞弊的幕後黑手和金主——中南海政權。林伍德明白的代替川普說:「不會允許中共奪走我們的國家,這裏是美國,你們惹錯人了。」

縱觀川普的言辭,以平和開場,漸漸慷慨激昂,最後斬釘截鐵,沒有妥協也絕無退讓。維護美國的堅定立場和捍衛憲法的決心,讓竊國集團心驚膽顫,也讓中南海惶恐不已。

戰略策略就位,大決戰在即。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何雅婷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