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舞弊大曝光 川普逆轉有絕招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7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12月14日,就是美國選舉人團的投票日,而在12月8日以前,美國各州就要確認選舉結果,好讓選舉人團確定投票的對象,誰來當下一任的美國總統。因此,從本週開始,這場選戰將進入非常重要的關鍵期。

所以,今天我們要繼續跟大家來聊關於美國大選的兩個話題:

話題一:川普法律戰積極蒐證 曝光電子舞弊手法

話題二:川普力挽狂瀾 早已埋下逆轉絕招?

馬上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川普法律戰積極蒐證 曝光電子舞弊手法

川普陣營在積極發動法律戰的同時,喬治亞州的人工重新計票工作也已經展開,過程中已經發現了2600張新選票。不過這場計票工作卻引發爭議。因為喬治亞州政府只願意重新清點選票數量,拒絕核對郵寄選票上的簽名,是否跟本人的簽名一致。

換句話說,這種重新計票方式,只是原地踏步,並無法釐清哪些選票是不合規定的爭議選票。也因此,川普在推特上公開砲轟喬治亞州州長,批評這種作法等於是讓重新計票「毫無意義」,是「假計票」。

此外,華盛頓郵報報導聲稱,川普陣營已經撤回了對賓州當局的多項訴訟案,但這項消息隨即遭到川普駁斥,批評是「假新聞」。

川普在15日傍晚還公開表明,目前在許多地區提出的訴訟並不是川普律師團隊提出的。川普強調,他們很快就要提出多項「大案件」,來證明2020總統大選違反憲法,並且有人竄改了選舉結果。

川普律師團成員、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也向媒體透露,他們已經掌握了許多證據,足以讓選舉結果逆轉翻盤,但現在還得保密,不能對外透露。

川普律師團隊的另外兩名成員、著名律師鮑爾(Sidney Powell)與伍德(Lin Wood)也向媒體表示,他們對於這次選舉舞弊已經掌握到相當多的證據,足以證明這次大選確實存在著大規模的選舉舞弊。

鮑爾透露,包括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等單位,在選前都已經多次收到報告,指控Dominion公司的軟件有問題、風險很高,但這些單位卻都毫無作為、沒有反應。她說,這次的舞弊案件,將會讓大眾看見政府體制的腐化程度。

鮑爾還指出,這些投票系統的軟件,其實都被安了「後門」,所以很容易就能被外力介入操縱,她透露了這些公司操控選舉的部分手法,比方說:

用U盤(隨身碟)插入電腦,通過惡意程序開啟後門,滲透系統。可以通過網絡上傳惡意程序,開啟後門,滲透系統。而且即便是遠在德國、委內瑞拉等外國地區,也都能滲透系統。滲透系統後,就可以實時(即時)監控開票,還可以隨時轉移候選人的得票數。

不過,川普律師強調,他們已經掌握了這些程序的演算法,有把握可以查出更多具體證據與細節。

好,川普律師披露的舞弊手法,是不是也呼應了,我們在上一集節目裡提到的,Dominion公司的系統發明人庫默(Eric Coomer),他涉嫌操作這次的總統大選?他還通過一些特殊安排,確保川普不會當選。庫默的說詞,都被一名企業家歐特曼(Joe Oltmann)聽到了。

企業家 歐特曼:

「他(庫默)一直講一直講,然後有人插話進來說,如果川普勝選,我們該怎麼辦?然後他回答說,我得改寫一下他的發言,因為我沒有準確地記下他說的話。大意是說:別擔心大選,川普不會贏的,我已經有些動作,確保這一切,哈哈哈。」

然而,16日下午,鮑爾再披露一名有著委內瑞拉軍方背景的吹哨者,這名吹哨者透露,Dominion的軟件與系統設計,源頭上都是來自Smartmatic的「選舉管理系統」。所以Smartmatic的軟件存在於各家公司軟件與系統的基因裡。

吹哨者說,Smartmatic會創造一個系統,把讀取的選票資料都「匿名化」,也就是沒有指定給特定候選人,等到選舉結束時,再根據需求來創造最後的數據結果,達成選舉舞弊的目的。當初委內瑞拉獨裁者查韋斯,就是靠著這套系統,從而不斷勝選連任,在把這套系統輸出到海外。

另外,還有一名美國吹哨者馬拉絲(Tore Maras)向英文大紀元時報披露,美國的投票機軟件是由奧巴馬任內的前中情局長布倫南(John Brennan)旗下的一家公司研發的。這套軟件可以「完全控制選舉過程」,而且不同的投票器都可以使用相同的軟件。

這套程序一樣會先將讀到的選票「匿名化」,根據需求進行票數分配。等到票累積到一定數量或特定時間後,比方說每次累積到500張選票後,或者每30分鐘,就發送一次結果到Scytl公司,Scytl公司再把數據送給美聯社,向媒體公布。而且數據會製作得比較合理,讓人不易察覺異狀。

換句話說,不管美國人民的實際投票與民意結果是怎麼樣,包括庫默和投票機公司,以及他們背後的深層政府勢力,都已經提前安排了這場大選的劇本與結局,要讓川普落選。這幫黑暗勢力,要用他們手裡的高科技手段,剝奪美國人民的自由民主與權力,讓民主美國變成「他們的美國」。

因此,這次大選背後,很可能存在著一場經過精心策劃、謀劃多時的大規模舞弊,而選舉系統的電子舞弊則在其中扮演非常具有決定性的關鍵角色。左派勢力不但要通過選舉舞弊拿下美國,還要向世界各地輸出,拿下更多國家的政權。

川普律師團成員 鮑爾:

「我們有證人的宣誓證詞,可以證明設計這項軟件的目的,這個軟件就是用來操控選舉的。他的簡報完全掌握有關情況,他也看到了同樣的情況在其他國家發生。Smartmatic和Dominion背後的那些人為了牟利,還把軟件出口到其他(國家)。」

‧Smartmatic董事會主席 竟是拜登過渡團隊成員

不但如此,還有一個消息非常引人矚目,還記得我們上一集節目裡提到的投票機公司Smartmatic嗎?這家公司目前總部在英國倫敦,但背後卻有委內瑞拉背景。朱利安尼日前還公開點名了Smartmatic,說這家公司也跟Dominion一樣,涉及這次的選舉舞弊。

當然,Smartmatic馬上發表聲明否認指控,但是該公司的董事會主席聶芬傑(Peter Neffenger)卻馬上又被揭露,他其實是拜登陣營的過渡團隊、也就是政權移交團隊的成員之一。

聶芬傑是誰呢?他出身於美國海岸警衛隊,後來通過美國參議院聽證核准,出任聯邦運輸安全管理局(TSA)局長,對國土安全事務相當熟悉,並且帶領運輸安全局完成體制改革,後來又到Smartmatic擔任董事會主席。

不過,雖然聶芬傑的專業履歷相當完整,但是現在他一邊是投票機公司的高層,另一邊又是拜登陣營的高層,這種「雙重身份」不但有利益衝突的嫌疑,也加深了外界質疑Smartmatic可能介入選舉舞弊,來幫助拜登勝選。

而且,我們在上一集節目裡提到,有另一家投票系統公司Sequoia,本來要被Smartmatic併購,但後來被強制分拆,轉賣給了Dominion;可是Sequoia產品的知識產權卻還控制在Smartmatic手裡。

簡單說,Smartmatic和Dominion背後,有著複雜曖昧、說不清的隱晦關係,但目前這兩家公司都已經成為川普律師團的主要訴訟對象。

川普律師團成員 鮑爾:

「他們是故意這樣做的。這是經過精心計劃的,而且他們之前也這麼幹過。我們有證據證明在2016年,他們在加州也幹過這樣的事情。我們的證據多到彷彿消防水帶向外井噴一樣。」

另外,還有一則地方性的新聞挺有意思,但是我們無法獨立證實,只能提供大家參考。

在紐約上州水牛城的《水牛城紀事報》,發布一條獨家消息,指稱賓州費城有一名綽號「瘦子喬伊(Skinny Joey)」、本名叫做喬伊‧莫里諾(Joey Merlino)的黑幫大哥,曾經接到委託,製造30萬張支持拜登的假選票。

這些選票單價10美元一張,用現金交易,換句話說,30萬張選票價值300萬美元。這些空白選票先由民主黨內部人士提供給黑幫,由黑幫找人填寫完成後,在大選當晚10點左右,也就是投票結束之後,送到費城的「賓州會議中心(Pennsylvania Convention Center)」。

受訪的內幕人士聲稱,黑幫大哥喬伊有意願到國會出面作證,說明他們受委託假造選票的過程,但前提是要川普答應,赦免他認罪後的一切罪行。直到我們截稿為止,這項消息還沒有後續發展,我們也無法找到黑幫大哥查證,所以只是提供大家參考。

但是,根據根據許多民主國家的實際經驗,要搞選舉舞弊,黑幫經常是最容易「下手」的一個重點勢力,所以不能排除,這次選舉舞弊可能有黑幫勢力介入。

好,看到這裡,我們可以看到目前有幾項主要進展:

‧川普陣營積極蒐集實錘證據,準備擴大發動法律戰,追查選舉真相。

‧電子舞弊的手法逐漸清晰明朗,海外干預選舉相當容易,未來將有更多細節曝光。

‧選舉投票機公司之間彼此關係複雜,值得深入追究。

‧深層政府極力抵抗,CIA、FBI等情報調查單位消極不作為,攔阻川普反擊。

‧黑幫勢力可能介入,動員組織成員投票或者製作假選票。

好,在下一個話題前,我們帶您看一張網絡圖片。

在這張圖裡,可以清楚看到,右上角的老鷹代表著美國,左下角的錘子鐮刀以及從地底伸出來的鬼手,代表著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老鷹與共產魔鬼正在爭奪的,是美國國旗,而且美國國旗已經被鐮刀刺穿了,形勢相當危急。

我認為,這張圖非常生動鮮明地傳達了此刻美國社會的風險,美國陷入了社會主義的左傾危機。如果最後真的是拜登與賀錦麗入主白宮,美國將會一步步走向極左派路線,落入社會主義的手裡。

好,來看下一個話題。

話題二:川普力挽狂瀾 早已埋下逆轉絕招?

好,看到這裡,大家回想一下,川普此前就宣告,他們將從11月9日、也就是上周一開始展開大規模的反擊,包括法律戰、集會戰、媒體戰等等,目前的局勢看起來,確實如此。

聲援川普的百萬人遊行活動上周末剛在華府登場,川普的多位律師團成員也輪番上媒體受訪,分析選舉舞弊、講述調查進展。而且最重要的是,川普律師團的「三劍客」:朱利安尼、鮑爾以及伍德,都明確表示,他們已經蒐集相當程度的具體證據,甚至還掌握了選舉舞弊軟件的演算法。

當然,川普律師團還掌握到哪些關鍵證據,我們並不清楚。但是請大家留意,川普除了發動大規模法律戰在各州爭取權益,是不是可能會讓人覺得「曠日廢時」、不知道法律戰要打多久?

但事實上,川普可能還有一個可以出奇制勝的逆轉大招,也是目前被大多數人忽略的,就是他在2018年簽署的行政命令。

在2018年9月12日,也就是中期選舉前夕,川普為了防止中共、俄羅斯、伊朗等外國勢力介入操縱選情,特別簽署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宣布國家緊急狀態,並且可以制裁任何試圖介入美國選舉的外國勢力。我們帶大家來看一下這項命令。

川普開宗明義就說明,發布這項命令的理由:他「認為全部或大部分位於美國境外的人,有能力干擾或破壞公眾對美國選舉的信心。包括未經授權進入選舉和競選相關基礎設施,或者秘密散發宣傳信息和虛假資訊,從而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構成不尋常且極大的威脅。」

他還強調,「近年來,數字設備和互聯網的通信激增,造成了嚴重漏洞,並擴大外國干擾與威脅的範圍和強度」。換句話說,早在兩年前,川普政府就已經考慮到會有人通過網絡、電子設備對美國選舉進行干擾與舞弊,所以發布了這項行政命令,並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直到現在還有效。

特別的是,這項行政命令還允許司法部可以針對涉嫌干預美國選舉的外國勢力以及相關的個人或公司,進行資產查扣,也就是凍結他們的資產,禁止交易或轉移。

那麼,甚麼樣的人會被查扣資產呢?在命令裡的第二節有說明,「直接或間接參與、贊助、隱瞞或以其他方式參與外國干涉美國選舉」。而且,包括美國與外國的公民與實體、公司、組織等,都適用這項行政令。

那麼,甚麼樣的行為叫做「外國干涉」呢?在命令的第八節裡有說明:

“就選舉而言,「外國干涉」一詞包括外國政府、或者作為外國政府或代表外國政府的代理人的任何人,所採取的任何隱蔽、欺詐、欺騙或非法行動或者企圖採取的行動。”

而且請大家注意,重點是,這些行動的目的或效果是要「破壞對選舉的信心,或改變選舉的結果或選舉報告的結果,或者是要破壞公眾對選舉過程或機構的信心」。

好,簡單說,外國干預選舉有兩大重點:第一,破壞民眾對選舉的信心;第二,試圖改變選舉結果。說到這裡,你會想到誰,可能符合了這些條件?

首先,是投票機公司,對不對?這些公司不但涉嫌竄改候選人的票數,而且這些公司還都是總部在海外的外國公司,像Dominion是加拿大公司,Smartmatic是英國公司,另一家公司Scytl則是西班牙公司。

再來,你會不會想到左派媒體?這些左派媒體是不是企業實體?是的。他們從選前就發布大量的偏頗民調,跟投票結果差距非常大,這些民調是不是涉及了「欺騙」公眾、誤導民眾對選情的認知?

而且,當各地傳出選舉舞弊後,這些媒體不但幾乎視若無睹,還一再宣稱這些舞弊的指控都是「毫無根據」、是「陰謀論」;並且,大選開票還沒有結束、爭議還沒釐清,媒體就迫不及待、急著將拜登加冕封王,還散播假新聞說川普已經放棄訴訟、準備承認拜登勝選。

再來,你還會想到社交媒體對不對?推特、臉書等等社交媒體,在這次大選李可以說是不計形象、醜態畢露,把自己變成言論審查、政治審查的「中宣部」,阻止人們談論選舉舞弊、阻止人們追查舞弊真相,他們是不是也在干預選舉?

換句話說,這些涉嫌參與選舉舞弊的政治人物、投票機公司、海內外媒體以及相關的個人或實體,是不是都已經落入這個行政命令的追查範圍內?是不是都可能在這個國家緊急狀態下受到懲罰、查扣資產?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

所以,接下來的關鍵,在於川普政府會不會動用這個兩年前的行政命令,來進行司法調查與處罰?然而,更重要的是,能不能找到明確的有力證據,來指控這些公司、媒體與個人,他們介入選舉舞弊、破壞國家安全、破壞民主法治?

過去這一週裡,川普陣營很顯然在積極蒐集各項證據,如果真的能找到這幫人的違法證據,那麼川普政府是有權力直接採取法律行動,查扣這些投票機公司、媒體公司以及相關人物的資產,甚至以叛國罪名逮捕某些人,這樣就可能對他們帶來極大的震懾壓力。

想想看,如果CNN、紐約時報的老闆被查扣了資產,投票機公司被查扣了資產,所有涉嫌其中的官員與公司被查扣了資產,是不是可能會促使某些人願意妥協,說出實話,甚至轉當污點證人,來換取自己的資產解封?是有可能的。

所以,這項行政令,是川普逆轉選情的密招之一。至於川普會不會啟用?或者川普陣營還有其他更不為人知的絕招?我們一起繼續觀察。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裡,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知道。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清蓮

千古迴塵戲

淨蓮苦中洗

惡浪幻千重

不移濯正氣

唐浩

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