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舞弊被曝光 拜登陣營陷尷尬 左派不安

美國大選結果待定,川普團隊強勢反擊。儘管拜登自稱「當選」,儘管許多媒體都在掩蓋真相、為其助陣,但這不能改變事實。當前,拜登陣營正面對大量欺詐指控、多項法律訴訟,事態的發展令左派不安。

一、讓拜登陣營尷尬的事實

拜登陣營自封「當選總統」後,急於向外界強加這一概念,還煞有介事地和外國領導人通電話,但是,真實情況未能如其所願。

首先,多個關鍵州的選票統計工作尚未結束,所涉重新計票及法律訴訟將決定最後的勝負。

據大紀元網站美東時間11月11日晚更新的數據,川普總統以232張選舉人票領先拜登的227張。內華達、亞利桑那、密西根、威斯康星、賓夕法尼亞和喬治亞州尚未完成計票或存在訴訟等爭議。所以,拜登還沒有拿到所需的270張選舉人票。

11月9日,美國聯邦總務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拒絕簽署與拜登團隊過渡交接的文件。總務署發言人說,總務署署長墨菲(Emily Murphy)尚未判定「明顯勝出的贏家」。這意味著,聯邦政府沒有承認拜登當選。

11月11日,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再次表示,現在祝賀拜登贏得大選為時尚早。他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們堅守自己的政策原則,我們不是殖民地。我們是一個自由、獨立的主權國家。墨西哥政府不是任何外國政府的傀儡。」「我們無法對任何非法成立的政府給予任何形式的承認。」

11月9日,俄羅斯官方表態,普京將等到美國大選正式結果出爐後才向獲勝者祝賀。巴西總統博索納羅迄今尚未就此發聲。與拜登交情深厚的中共方面竟也按兵不動。這些外交信號給拜登和左媒的自我良好感覺蒙上了陰影。

二、民主黨舞弊被曝光 黑幕觸目驚心

從大選開票至今,不到十天裡,民主黨在選舉中舞弊和欺詐的事件被陸續曝光,手段之多樣,涉及範圍之廣,篡改票數之多,令人瞠目結舌。這些指控解釋了大選開票結果偏向拜登的反常和詭異。

11月3日夜,民主黨控制的數個搖擺州忽然統一停止計票,隨後,十幾萬、數十萬遲到選票同時冒出,幾乎全部投給拜登,「主流媒體」連忙判定輸贏,歡呼陣陣,不許任何人質疑。

對此,川普總統發表聲明譴責民主黨的偷竊行徑,誓言繼續奮戰。川普團隊開設舉報熱線和網站,良心媒體調查採訪,披露了多個州的眾多選民的相關爆料;大批證人宣誓作證,法律訴訟全面展開,挑戰不公正的選舉。

在網絡上,觀察人士、電腦專家和各界網友密切關注大選動態,各抒己見,交換信息。

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學家、馬薩諸塞州參議員候選人Shiva博士在他的個人YouTube頻道直播了他對於大選投票數據的分析過程,吸引了二十多萬人在線觀看。

Shiva博士及其團隊分析了密西根州四個最大的縣的選票數據,發現其中Oakland、Macomb、Kent這三個縣的選票結果呈現出非正常的散點分布,有著明顯的軟件修改痕跡。對共和黨支持率越高的選區,被軟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分析表明,至少6.9萬支持川普的選票被Dominion軟件修改成支持拜登,相當於川普原有的領先票數被軟件砍掉了13.8萬票。他們還發現,被植入篡改算法的現象在各種被普遍使用的計票軟件當中普遍存在,並非只出現在Dominion這一款。

觀眾合理推算,僅此一項分析,就查出近7萬票被篡改,那麼整個密西根州,所有搖擺州,以及全國,共有多少投給川普總統的選票被竊取?選舉委員會、司法部、各個州的州長、州務卿、檢察長及選舉負責人和所有工作人員,難道不應當嚴肅對待、重新審核、計票嗎?此時,民主黨和左媒拚命阻擋核查,堅稱「沒有選舉欺詐」,他們在掩蓋什麼?

幾天前,賓州伊利縣郵局員工理查德·霍普金斯(Richard Hopkins)向外界披露,伊利郵政局局長羅伯特·威森巴赫(Robert Weisenbach)和一名工作人員談到,他們把11月4日收到的郵寄選票蓋上3日(大選日)的郵戳。

霍普金斯爆料後,當地郵局即威脅要開除他,後來果然將其無薪停職。他又遭到聯邦特工的脅迫和恐嚇。11月10日,民主黨官員和左派媒體發消息說,賓州郵局檢舉人已撤回原來的指控宣誓書。但是,同一天,霍普金斯通過社媒及《華盛頓時報》表示,他仍然繼續堅持原來的證詞。

要知道,在美國任何一個政府機構、大公司,吹哨人基於合理的懷疑做出的舉報是受到法律嚴格保護的,打擊報復吹哨行為是嚴重違反基本職業規範和法律的。吹哨人完全可以把實施報復的官員告上法庭。

11月12日,美國非盈利組織「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發布一條新的檢舉信息,賓州某地一名郵遞員披露,郵局客戶服務主管告訴他們,將拜登的信件當作一級信件處理,而來自或發送給其他人的信件可歸入不可投遞類,那和垃圾郵件差不多少。

這名員工表示,如果需要,他願意出來作證。他說:「唯一能阻止選舉舞弊的事情,就是人們敢於站出來。我不希望將來說,我曾有機會卻沒有站出來。」

由此,人們看到:第一,本次大選舞弊的內幕很深。民主黨腐敗政客,一些州的官員、律師,選舉部門負責人和工作人員,甚至郵政總局,都捲入了破壞選舉的犯罪行為。反過來,沒有不同系統、各級人員的配合,如此大規模的欺詐不可能實現。

第二,選民的選票被竊取,真正的勝者被攻擊,「吹哨人」被無理開除,真相被屏蔽,種種亂象在美國上演,這和共產黨治下的社會有何兩樣?

第三,有些美國新聞機構本以調查真相、反對腐敗而聞名,現在卻淪為腐敗政客的宣傳機器,絲毫不以撒謊為恥。推特放行民主黨聲稱的「選舉無欺詐」、「拜登當選」之類的謊言,卻把討論舞弊的帖文稱為「爭議性」。當一個冠冕堂皇的政黨與一眾媒體站在了真相和公義的對立面,社會道德便會加速墮落,受害的將是全體國民。更多的危害將從美國向全球輻射。

美國大選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每個人都需要自問:今天,當我有機會說出真相、阻擋罪惡時,我能否做出讓未來無悔的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