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幕:希拉里「電郵門」中國信息引關注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1日訊】應美國川普(特朗普)總統的要求,國務卿蓬佩奧將全面解密所有涉「通俄門」和前國務卿希拉里「電郵門」的調查郵件。目前國務院網站公布的希拉里郵件內容,有關中國部分引發華人的極大關注。

從國務院網站看,自2015年至2019年已陸續公布了希拉里35,000餘封電子郵件。新解密的內容將於何時公開,新內容能給本次選情帶來什麼影響?民眾正在拭目以待。

希拉里在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曾使用私人郵件服務器處理公務,這一事件也被稱為「電郵門」。

記者查看美國國務院網站,在已經公開的希拉里郵件中印證各種新聞事件,也發現了一些內幕消息,是之前媒體沒有報導過的,在此和讀者分享,先行熱身。

利比亞前石油部長浮屍多瑙河

2012年4月29日,69歲的利比亞前石油部長加納姆(Shukri Ghanem)淹死在維也納的多瑙河裡。他的死因不明,但是希拉里幕僚的郵件和利比亞當地媒體,在談論他的死亡事件時,都不約而同地說到兩家中國石油巨頭公司。

加納姆於2003年至2006年擔任利比亞總理,之後一直擔任石油部長直至2011年3月,在反抗卡扎菲的運動中從利比亞逃到奧地利。

2012年6月7日,希拉里的副幕僚長沙利文(Jacob Sullivan)向希拉里轉發一則信息,根據他們獲得的情報,加納姆與卡扎菲的兒子賽義夫(Saif)關係很近,據報捲入陰暗的石油交易。與之交談過的利比亞人無人相信加納姆是自己跳入多瑙河的,大多數人認為他要麼是被政權消聲,要麼是被外國黑幫滅口。

郵件顯示:1)利比亞情報和安全高級官員在6月中旬收到國際刑警組織和奧地利國家警察的機密信息,這兩個機構都對加納姆溺斃一事高度懷疑,但調查結束前只對公眾說加納姆的「病情」、「可能跳河自殺」(的確,西方媒體只報導他淹死前有病)。

2)根據這一消息來源,國際刑警組織提供了敏感的證據,表明加納姆主管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NOC)時,授權將原油運輸到海外石油公司,甚至沒有先期合同就出售石油。這些公司包括中國石油巨頭「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國際貿易公司「聯合石化」(Unipec)。

2012年3月,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NTC)臨時政府要求國際刑警組織拘留加納姆,就此事進行質詢。

同時,利比亞檢察官計劃用加納姆為證人,起訴卡扎菲的兒子賽義夫。賽義夫被控在他父親統治期間,在管理石油行業中存在腐敗行為。有問題的交易發生在2008年6月至2010年之間。

3)利比亞國家石油公司(NOC)的合同部門曾多次警告過,NOC的交易部門經常以低於市場的價格出售石油。

4)卡扎菲倒台後,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調查外資石油企業與前卡扎菲政府的關係,他們相信NOC和外資企業達成的一些合同有疑點,部分差額的錢支付到了NOC控制的銀行帳戶之外。

5)與俄羅斯政府不同,中國在2012年早些時候表示,不準備返回利比亞完成50個價值190億美元的項目,並列舉了利比亞內戰導致的安全和簽證問題。

但是,利比亞的政府消息人士當時表示,北京希望獲得實質性賠償。中國的主要項目之一是耗資120億美元、全長3,170英里的國家鐵路網。2011年3月,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由於預算緊縮,以及對俄羅斯和中國在革命期間對卡扎菲的長期支持不滿,鐵路網項目被擱置了。

不過,聯合石化和中石油繼續購買利比亞原油。

幕後交易細節隨著他的淹死而消亡

2012年6月8日,希拉里的副幕僚長沙利文向希拉里轉發的另一則信息顯示,他們的消息源說,「我並不吃驚俄國、東歐和中國的石油公司參與回扣交易,如果他們不搞回扣我反而會有點吃驚。……NOC以低於市場的價格出售石油的想法很奇怪。」

根據《利比亞先驅報》2012年6月3日的報導,加納姆於2011年3月逃離了利比亞。「利比亞當時正在調查的交易包括與兩家中國主要石油公司——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供應合同。隨著加納姆溺斃,他與外國公司進行幕後石油交易的細節,也隨著他的死而消亡。」

爭奪非洲石油資源 何志平賄賂案一覽

過去,中國在非洲的首要利益是政治考量,利用第三世界國家的票數在聯合國致勝;但是自從1994年中國從石油出口國變為淨進口國,具有豐富石油資源的非洲,顯然成為中國石油戰略的新重點。

中國近年來一直致力於在非洲涉獵廣泛的投資,從基建項目的承建到油井和銅礦的勘探與開採。香港前民政局長、葉簡明出資的中華能源基金副會長何志平,就是涉及向非洲國家乍得和烏干達的高官行賄以圖獲取獨家的石油開採權而被捕。何志平代表的華信能源也為乍得、利比亞及卡塔爾等國擔當軍火交易中介人。

紐約南區聯邦法庭的庭審,也顯示出中國公司在非洲的賄賂行為超出一般人想像。例如,華信用禮盒裝200萬美元現鈔向乍得總統行賄,被乍得總統退回。華信又欲以2億美元,外加提供軍火等交易,買下中石油在乍得10%的石油開採權。而這10%的石油開採權,乍得總統的出價是10億美元。

《紐約時報》2018年在一篇專門描寫中國石油大亨葉簡明的文章中透露,葉簡明做生意的方式就是靠「大撒金錢攀上權貴」,他尤其苦心經營與拜登家族的關係。

因為中共的生意經都是跟「上面」的政府和政客搞好關係。文章說,葉簡明為大學和智庫提供了大量資金,目的就是藉助他們四通八達的政治關係打通華盛頓的權力走廊,一旦「上面有人」,他就有機會獲得更大好處。

不久,葉簡明就與美國一位前安全官員見面,詢問:如果他在敘利亞購買油田,這位前官員是否可以說服美國軍方不要轟炸他們?

《紐時》透露,何志平2017年11月在紐約被捕之後,曾打電話給美國前副總統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求救。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