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秘魯疫情陡然飆升的背後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8日訊】6月,正當世界各國疫情緩解,開始重振經濟之際,拉美國家卻成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區中心。秘魯緊隨巴西成為拉美第二大重災國。

截至6月26日,秘魯確診人數接近27萬,死亡人數達到8,761。秘魯成為拉丁美洲國家中確診病例第二多國家,在全球排在第七位(不算中國和伊朗)。

秘魯是拉美地區率先採取措施應對中共病毒疫情的國家之一。3月6日,秘魯首次發現中共病毒患者,此人去過西班牙、法國和捷克等國。秘魯政府迅速採取措施,以減緩疫情擴散。隨後一個多月時間,秘魯確診病例數量較少。

然而,到了5月份,秘魯確診病例、死亡人數陡然上升。這個人口只有3千2百萬的國家,確診病例總數超過了意大利,大約每120人就有1人確診。

秘魯政府防疫措施到位,但為何疫情飆升?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中共病毒的出處,因為中共的隱瞞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變為令世界驚恐的瘟疫。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秘魯政府獻媚中共

去年年底中共病毒出現在中國武漢,因疫情嚴重,中共當局於1月23日對武漢實施封城。前一日,約有5百萬人從武漢聞風而逃,足跡遍及全球。意大利首位中共病毒患者,就是1月22日從武漢飛往米蘭的馬列主義教授夫婦。

1月30日,受到中共駐秘魯大使邀請進餐的秘魯外長古斯塔沃·梅薩·庫德拉(Gustavo Meza-Cuadra)表示,中國是秘魯的好朋友、好夥伴,是秘魯最大貿易夥伴和投資來源國。 「秘魯堅定支持中方抗擊疫情,完全相信中國政府和人民有能力儘快戰勝疫情。」

2月10日,秘魯外交部發表公報,表示秘魯政府支持中共政府和人民為抗擊中共病毒疫情作出的努力,同時重申對中共的支持,願攜手共同應對困難。

3月6日,秘魯總統馬丁·比斯卡拉((Martín Vizcarra))通過電視講話通報,秘魯已確診首例中共病毒感染病例,成為拉丁美洲第7個發現中共病毒確診病例的國家。3月18日,秘魯總統宣布當日起全國範圍內實施晚上宵禁。

據大陸多家媒體報導,4月30日晚,習近平與秘魯總統比斯卡拉通話。習近平提到中方希望推進國際抗疫合作。他表示,願同秘魯共建「一帶一路」,推動中秘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持續發展。秘魯總統比斯卡拉回應稱,感謝中方給予祕方抗擊疫情的支持和幫助。「我完全贊同習近平所說,這次疫情表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十分重要。」

當秘魯總統希望與中共建立「命運共同體」之後,5月初,秘魯疫情陡然飆升,一發不可收拾。從5月26日起,單日新增感染人數大多超過5,700人。

5月29日,習近平同秘魯總統比斯卡拉互致信函,共同提出加強兩國在抗疫等各領域務實合作的倡議。秘魯國會議員、衛生委員會主席梅里諾也表示,合作抗疫將使兩國關係再上一個台階。秘魯中央政府抗擊中共肺炎指揮部總指揮馬塞蒂也談到,中方代表分享的社區積極組織起來防控疫情在她看來是所有措施中最有效的一條。

事實上,跟中共走的越近,受疫情打擊越重。得到了中共「援助」的秘魯不僅疫情沒有得以緩解,6月份,秘魯卻成為拉美國家第二嚴重的染疫國,確診病例攀升世界第七,超過了意大利。

秘魯諾獎得主斥責中共 遭受戰狼式攻擊

據中央社報道,中共環球網爆出秘魯作家、現年83歲的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尤薩(Mario Vargas Llosa)於3月15日,在西班牙的《國家報》發表了評論文章,他直指武漢肺炎的病毒起源於中國,而中共在疫情初發的階段延遲通報了相關訊息。尤薩還說,現在全球仿佛像中世紀時期一樣活在對瘟疫的恐懼中,要不是中國的不民主的政治體制,這一切本不會發生。他還寫道,中國的醫生一開始想要提出疾病警告,卻被噤聲。

另據RTI網站報道,尤薩在西班牙《國家報》發表的文章還指出,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開始在西班牙肆虐,深深影響人們各方面的生活。但似乎沒人注意到,如果中國是民主自由國家而非專制國家,全世界都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文章又說,現在那些笨蛋還認為中國模式─即政治獨裁的自由市場─仍然是第三世界的模範嗎?希望這場疫情能打開蒙昧者的眼睛。」

很明顯,尤薩的看法與秘魯當局頗為不同,更讓中共顏面盡失。正值全球不少國家問責中共,追查病毒源頭的時候,從沒把秘魯放在眼裡的中共,卻受到了當頭一棒。

中共駐秘魯使館在官網上發布聲明反擊,稱尤薩「不負責任的攻擊指責中國,論調荒唐惡劣」。

一時間,中共海內外媒體齊聲討伐。據悉,在中共官方做出反擊的同時,中國當當網已經在當天下架尤薩所有的書籍。

尤薩出生於1936年,他是秘魯作家和詩人。創作過小說、劇本、隨筆、詩歌、文學評論、政論雜文,也曾導演舞臺劇、電影和主持廣播、電視節目,並從政。2010年,他因為《他對權力結構的描繪,以及他那反抗、起義、失敗的犀利印象》,而獲頒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1990年,他曾競選總統,在第二輪投票時落選。

共產主義意識滲透秘魯
秘魯的歷史淵源流深,孕育了美洲最早人類文明之一的小北史前文明。在哥倫布時期以前,它也是美洲最大國家印加帝國。直到16世紀,西班牙帝國征服印加帝國,建立秘魯總督區。1821年,秘魯獨立。

上個世紀,秘魯經歷了政局動亂、獨裁統治、貪污腐敗、人權危機等等,直到總統藤森時代結束後,秘魯才開始打擊貪污腐敗,發展經濟。目前,秘魯是總統制議會民主共和國,實行多黨制。

秘魯共產黨-光輝道路於1960年代末,由前大學哲學教授阿維馬埃爾·戈斯曼創立,通常稱為「光輝道路」,是秘魯的一個非法的極左翼毛派政黨。上世紀80年代,祕共開始從事反政府武裝活動。

人權律師郭國汀在希望之聲撰文歷數了祕共的血腥殘暴,直指祕共「跟中共、跟毛澤東」有關。戈斯曼就曾表示,他要充當秘魯的毛澤東,秘魯的馬克思,他說他要成為馬、恩、列、思、毛之後的第五位共產主義導師,21世紀世界共產運動的導師,並宣稱要準備犧牲一百萬人的生命來奪權。他還成立了軍隊組織「人民游擊軍」。

郭國汀提到秘魯共產黨由於沒有在全國掌權,按照現有證據總共屠殺了已經確認的約3萬多人,但是秘魯國家逃亡的人至少有30萬,就是被秘魯共產黨搞得不得安生,逃難到鄰國的人數有30萬。

1980年12月23日秘魯的毛派實施首例的大眾司法正義,「這個大眾司法正義主要進行暗殺,組織暗殺他們認為應該消滅的地主、資產階級、以及中產階級、上流社會、以及國家安全部隊的人員,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它沒有法律,也不需要法律。」他說。

祕共的另一派是馬列派,其黨魁是桑德羅(Sendero),主張不但殺地主,而且也殺中產者。他與毒品走私集團合作。在民族衝突地區,桑德羅使盡一切手段煽動人們對利馬政府的仇恨,並建立起集中營。

祕共的兩個派別都以濫殺無辜、血腥著稱,他們屠殺的對象有地主、政府官員、軍警等。祕共由於內鬥走向滅亡,戈斯曼也於2006年被判終身監禁。

另外,在秘魯還有多個左翼黨派。秘魯共產黨-團結成立於1930年,目前在全國總工會有著很大的影響力,其次還有秘魯共產黨-紅旗、秘魯共產黨-紅色祖國、秘魯無產階級黨、秘魯民族主義黨(2011年-2016年為執政黨)、秘魯阿普拉黨、革命先鋒(共產主義無產階級)、革命社會黨(馬列)、社會主義工人黨( 秘魯)、工人革命黨、「爭取正義」、「生活和自由廣泛陣線」、「一起為了秘魯」。由此可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滲透秘魯90多年,秘魯共產黨仍保持了一定的影響。

同時,共產意識也影響著秘魯的文化、經濟、農業、礦業等各個領域,也讓秘魯出現了社會財產分配、所有權爭奪等長期的問題,其中充斥著殘暴、血腥和屠殺。中共多年來也對秘魯的政治經濟影響頗深,秘魯現政府無視共產黨的危害,對中共的依賴超過以往歷屆。

秘魯加入「一帶一路」危機四伏

秘魯屬於市場經濟的發展中國家,三分之一的人口屬貧困水平。其經濟依賴出口賺取外匯。秘魯無法發展出自給自足的經濟,收入分配不均。秘魯是世界上最大的銅、黃金和白銀生產國之一。

中共認為與秘魯的關係是「成功的拉美戰略關係的例證」,同時還聲稱,中國是秘魯全球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國。新浪網提到中祕關係遠超經濟領域,兩國擁有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在社會、政治、技術和文化領域開展合作。秘魯還加入「一帶一路」倡議,進一步建立夥伴關係。

商業人權資源中心網站登載了來自哥倫比亞環境與社會協會大衛•克魯茲(David Cruz)的文章,他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受到多方的批評,一些西方國家對該倡議持保留態度。多國政府對該倡議高昂的融資成本表示關切,擔心這可能造成負債沉重和收益分配不均等。此外,由於對該倡議投資的項目沒有進行環境和社會影響評估,特別是對在拉美和非洲進行的項目沒有此類評估,很多中國公司在投資國造成了負面的社會環境影響。

ABC標題為《一帶一路:世紀工程還是糖衣炮彈?》的文章指出,許多西方大國抨擊這一經濟框架是為了將北京的影響力擴大到海外,並讓發展中國家背負無法持續的債務。

文章提到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專業講師戴倫·利姆(Darren Lim)博士在接受ABC記者採訪時表示,「(習近平)稱這些項目為『一帶一路』,賦予它們凝聚力。這種凝聚力是他對中國走向世界願景的部分內容,也是中國夢的組成部分。他不僅是當中國領導人,也要做國際領導人。」

對於中共倡導的「一帶一路」,大多數支持的國家為發展中國家或最不發達國家。利姆還表示,「受援國政府和受援國家改變了對『一帶一路』的看法,認識到這個項目絕不是好東西。」 「儘管『一帶一路』倡議向發展中國家提供了關鍵的基礎設施資金,但批評者也對債務的不可持續性、缺乏透明度和『債務陷阱』外交提出警告。」文章列舉了斯里蘭卡在2017年未能償還中國的貸款,被迫以99年租約交出具有戰略意義漢班托塔港(port of Hambantota)的例子。

紐約時報中文網也在2018年報道了中共在秘魯鄰國厄瓜多爾建立水壩,使得厄瓜多爾不僅面臨巨額債務,更要面對大壩裂縫,水庫淤塞等問題,報道提到,「如今它卻成了一個令國家陷入腐敗、危險的高額債務——以及受制於中國的未來——的全國醜聞的一部分。」 前副總統、前電力部部長,甚至還有一名監督該項目的反腐官員都受到接受中共賄賂的指控。

秘魯政府以及總統對此置若罔聞,早已引起一些國家的質疑。秘魯國內的交通主要以公路、鐵路、飛機為主。中共以秘魯基礎設施不足,尤其是公路和鐵路不足,涉足該項目,從而對秘魯的交通樞紐加以掌控,並可延伸到通信、電力等重要系統。

另外,在經濟方面,中共傾銷產品,也大大地摧毀了當地的紡織業等行業。同時,秘魯各種礦產資源也是中共覬覦的目標。

今年1月份開始,中共病毒危機擴散,以致秘魯經濟受到重創。BBC報道,據秘魯政府統計機構Inei統計,4月份秘魯經濟活動比去年同期下降40.49%。採礦業占該國出口的60%,由於中共病毒(Covid-19)的限制,產量大幅縮減。經濟萎縮13.1%。

利馬大主教卡洛斯•卡斯蒂略警告說,由於這一流行病帶來的經濟危機,秘魯人面臨飢餓的風險。

結語

大紀元系列文章《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中指出,它(共產主義)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這個邪靈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

文中還提到,共產主義是魔鬼教義,是邪靈強加給人的、專門以禍害人間,毀滅人類為目的而來的。

無論是秘魯政府,還是民眾,一旦無法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以及中共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所隱藏的危害,料將付出慘痛代價。反之,將會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