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不用舉手了? 傳「舉手機器」申紀蘭插喉躺病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6月26日訊】【今日點擊】(3809-2)

提要
網傳90歲申紀蘭胃癌末期 插喉躺病榻 曾言做人大就要聽黨話
北京疫情失控?封死樓房大門困患者

 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端午除惡習,今天沒什麼動靜,我做節目的時候沒什麼動靜。大概就這一兩天吧,全球的確診的人數將突破1千萬,這是肯定的,死亡的人數將突破50萬。1千萬對50萬,死亡率5%,這是肯定的。那這個死亡率的5%,遠遠超過了一百年前的西班牙大流感,當時的西班牙大流感2%將近。那現在的統計數據,它就是按照這個系統去統計了。其實我們可以意識到在各個地區,包括義大利,包括英國都有類似的說法,說真正的死亡,真正因肺炎死亡的人,遠遠超過政府所公布的,不好說,對吧。也就講當真正大疫情爆發的時候,即使人類的統計本身,他總得一個人一個人數來的對不對,在這樣的誤差的背景之下,人人自危無可應對的時候,這個東西永遠是差距的。也就是說大瘟疫的出現,人來記數,記人死亡的數,都是一個不可能準確的一件事情。

先跟大家分享北京城的狀況。這是端午節前後,這個人拍的照片在過街天橋上,是什麼,朝陽區進行這個叫核酸檢測,是這樣的方式出現。整個北京城相互切斷了,這個怎麼切斷了,朝陽的不許去東城,東城的不許去西城,西城的不許去海淀,這是四個城區就這麼連著的。那反過來海淀的不許去朝陽,東城的不許去朝陽,朝陽的不許去東城,它是這麼轉著圈,誰都跟誰不許去。封鎖的街區大概超過了,估計現在超過60個。而表現出來更多的疫情呢,有發現是跟這個新發地有關,同時出現了跟新發地沒有關聯的疫情。學術的說法叫社區開始出現傳染。

而它社區出現傳染,應該是這個社區裡面,有一個人從新發地傳進來了,然後他再傳給第二代第三代再往下傳。那北京不是,北京有出現的是,就像天津的那個,他坐地哪兒都沒去,周邊的人哪都沒毛病,他坐地自己打個嗝感染了,北京也出現了。所以疫情的概念不是這種傳染的概念,疫情的概念可能出現了曾經有人在,有人有本事說他看見瘟神了。他看見瘟神的表述是說,在第一波大疫情當中,太多的人在他的身體裡已經有了病毒,已經有了病毒,而這個病毒就像被埋下了地雷一樣,走到了這個時間點它自己爆發出來,但表面符合人的形式,就是說在新發地出現了狀況。

那這個就是我跟大家解釋過的,進行大排查,所有人,連公園都用不過來了,公園都用不過來了,改用馬路了。這個人拍的視頻,這段視頻是這個人從北京之外進北京城。他說你可以看到,我是進北京城的,馬路上沒有車,我的對面是出北京城的,高速上全都堵死了。因為出北京城有關卡,他得給人家錢啊對吧,出高速的錢,他說那邊全都是滿的。這是24日傍晚,看起來傍晚到晚上啦,應該是這個時間,所以這是在推特上我們看到的。他的隱喻就是說,大批的人在逃離北京城,無論中共官方怎麼說,無論北京城怎麼說。兩個現象,一:北京城大規模逃,有人在逃;第二:北京城占據了高速公路在進行核酸的檢測;三:習近平到現在是死是活沒人知道,政治局常委七個是死是活沒人知道,全都消失了,從北京地表你看不著了。

網傳90歲申紀蘭胃癌末期 插喉躺病榻 曾言做人大就要聽黨話

這是被蘋果日報報成新聞了,舉手機器申紀蘭。大概她在人大呆了多長時間,60年還是多少年,她一直是人大代表,她成為了一種今天共產黨的象徵和共產黨的笑話。習近平在去年還是前年,把她授予了國家級的榮譽勳章,申紀蘭。結果在網上被人推出了這張照片,它一共有三組,那很顯然,拍攝的人是醫院裡面的人,我不知道是醫院的醫生啊護士啊還是怎麼樣。實際的狀況,她是直接從人大開會,北京城人大開會,她就扛不住了。他說是五月底,很顯然還沒有開完會,被海軍總醫院的車輛拉回了她所住居地的地區,住進了醫院。胃癌晚期,已經擴散,年齡太大,所以沒有醫院給她治,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來延續她的生命,所以是五月底的事情。到了端午除惡習的前夕,大概北京時間24日晚上6 、7點鐘的時候,這張照片出來的。有人說行啦,反正都結束了,也不用再舉手了,這是留言當中的一個我以為很有趣的話。甚麼結束了,共產黨結束了,所以她不用再舉手了。

北京疫情失控?封死樓房大門困患者

永定西里小區被封樓,用電焊給焊上。這是在講述了北京疫情,說已經完全控制的背景之下,社交媒體中出現的故事。上面這都是小區的門啦,把整個這棟樓的幾個單元門,都用電焊給焊死了,做法跟當時的武漢基本類似。大家還記得當時武漢出現一個故事,就是一個女的在陽台上去呼救,喊救援,說她媽媽不行了,然後小區被封了,希望朋友能夠幫忙。在她的呼救的整個的過程中,其中方方幫助她轉載,當時方方在寫日記嘛,所以方方在微博、微信上有著影響力。結果她的母親真的是被救了,真的是被救了,而且成功了。結果在後來方方遭到打擊的時候,這個女的,就是本人這個女的說,方方是蹭了她的熱點,方方為了蹭了她熱點,來推出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從而做了那樣的事情。

二次爆發兩週,北京確診200多人,將近300人,就是專家說北京疫情控制,而官媒完全淡化。另外一方面採取嚴厲措施,被鐵皮用焊給焊死封掉了。從武漢調了70名醫護人員,從江蘇、河南也調了疾病控制中心的人員到北京。更有專家認為呢,說6月底患病人數將降到個位,7月中旬是清零。但是在微信、微博等所有社交媒體中,不許討論北京疫情,不許討論三峽大壩,任何討論的人,都是顛覆國家政權罪,會被抓。海淀的永定路70號院520有問題,整個樓區被封掉。永定路的位置應該是在,大家如果去過北京的話,是在公主墳、木樨地之間,那邊應該是海軍大院或者是空軍大院。它這裡沒說啊,但那裡應該是海軍大院或者是空軍大院。從公主墳、木樨地、永定路,特別是永定路是軍隊大院,如果民間是可以查到的。

所以疫情會怎麼樣,處理的手法完全是跟當初在武漢時是一樣的,但是呢,它確實攻進了北京城。海淀區的出現會促成玉泉山失控,那西城區的出現會造成中南海極度危險,所以你看不到中國領導人在何方。其實很難說啦,如果這種情況,目前的這種狀況,當中共的領導人全都藏起來的時候,其實是社會或者政權出現大變更大變化,出現突發事件的可能性就會增加了。中南海是空城計了,對吧,中南海空城了,玉泉山空城了,也就是說習近平自己不在北京城了,那後面將會怎麼樣,這是很難說的。但是疫情的本身,中共再次用起最老的手法,就是掩蓋。

那掩蓋欺騙,這是它唯一會的一種生命的表示。

但今天事情發生在北京城,關鍵是,今天的事情發生在北京城。那你習近平是否就把中央搬到寧夏、甘肅、賀蘭山、大興安嶺,你可以搬到山裡去那沒問題,那確實是一種回歸,再次回到山頂洞人的狀況。我想表達的意思就是我剛才說的,你看看朝陽區,切斷高速路進行核酸檢測,那北京人,甭管是北京人外國人,排著大隊在衝出北京城。然後你習近平、李克強、政治局委員,死活不見人,永定路在封門,你說疫情到底是控制還是沒控制?到底是轉好了,還是更加惡化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