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敗景:輿論暴力吞噬人心

一項研究表明,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傳播有關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消息的推特賬戶中,幾乎有一半是機器人。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的研究人員表示,自一月份以來,他們已經檢查了超過兩億條討論中共病毒的推文,發現其中約有45%是機器人,而非來自真人的用戶。由於都是匿名,尚不清楚機器人背後是什麼個人或團體,但研究人員卡利表示,這些推文似乎正針對美國散播消息。「我們知道它看起來像是一台宣傳機器。」卡利說,並不排除中共是背後操縱者,但要證明這一點需要大量資源。

幕後黑手到底來自何處,還有待證明,然而此前的事實卻擺在那裡,三月十二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在推特上叫囂「武漢肺炎病毒是美軍帶入」。同時,中共調動成千上萬的「網絡信息管理員」(又稱五毛黨),鋪天蓋地地宣傳。中共病毒攻擊的是人們的身體,而輿論暴力卻在吞噬中國人的心靈。

對他國疫情,從幸災樂禍到網上狂歡

二零二零年新年期間,中共病毒向海外蔓延,中國人居然發出這樣的帖子:「冠冠加油!」接著五毛又造謠說巴西總統染病,並授予其「勇奪世界第一位確診政要」的榮譽。

不久後,遼寧瀋陽一家名為「楊媽媽粥店」的商家,突然在門口樹起了一個充氣拱門,上書「熱烈祝賀美國疫情 祝小日本疫帆風順長長久久」。該圖片得到中國大陸網絡社群的迅速傳播。

英國首相病重,四十四萬個中共流氓點讚。美國發病人數最高,一個中共電視台稱,美國「榮升第一」。而意大利、西班牙、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的疫情,都被中共官媒和五毛當成喜事,拍手相慶。

面對這些末世敗德景象,有良心尚存的中國人不禁感嘆:「我的祖國怎麼這麼多成群結隊的流氓?!」

僅在數年前,北京警方召開五毛(「網警志願者」)新聞發布會,並向所謂的「志願者」代表們頒發證書,將他們高調推上前台,不再遮掩,並聲稱這是繼「朝陽群眾」等群眾(特務)組織之後的第五支「群眾力量」。有評論指出,這是中共搞運動、利用一群人迫害另一群人的慣用手段,是文革重來。

法廣說,過去美國人只知道,中共培訓了數以百萬計的「五毛」,讓「五毛」對網上任何批評中共的言論進行謾罵式的回擊。自中共病毒入侵美國,美國人才知道中國還有一個「網絡流氓群體」(中共國內稱小粉紅)。

中共的網絡防火牆和刪帖大軍屏蔽和刪掉了對美國疫情的正確報導,卻任由「網絡流氓」群體在網上狂歡。

利用控制的物資、利益等生活中的一切,而逼迫、引導人們放棄對於是非的判斷,助紂為虐、魔性大發,中共早已運用得駕輕就熟。

踐踏國際交往準則的文革往事

在一九六六年文革開始後,「中央文革小組」公開宣稱,「報紙的調子可以高於政府聲明,群眾的調子可以高於報紙」。這就是「大字報」為什麼可以無故謾罵、栽贓陷害,以至把人逼到自殺,而不用承擔任何罪責。

失去理性的言論不僅在國內,同時也蔓延向國際社會。例如:

「駐×國使館造反派,在大街上散發『造反有理』的傳單,在使館附近牆上張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大字標語。東道國提出抗議;

去×國援建的工程人員中的造反派,要在工地上豎起一塊『社會主義一定要代替資本主義』的巨幅標語,當局不同意,他們集會抗議,與警方發生衝突,造成流血事件;

駐非洲×國使館的造反派,在公共汽車裡朗讀毛主席語錄,在街頭向來往行人硬塞『紅寶書』和毛主席像章,對拒絕接受的群眾揮拳辱罵,引起群眾憤怒。」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北京十幾個單位的造反派跑到英國駐京代辦處門前,召集「聲討英帝反華罪行大會」,並進行示威遊行,隨後又衝入英國駐華代辦處,放火燒毀了代辦處的辦公樓和汽車。英國駐華代辦唐納德‧霍布森和工作人員躲進了保險庫,紅衛兵從迎風口灌進濃煙把他們熏了出來,全部人員不僅遭到拳打腳踢,還被迫向毛澤東畫像鞠躬請罪。

死裡逃生的英國駐華代辦唐納德‧霍布森後來在給他的妻子的信中述說了當時的情形:「我打開門先走出來,其他人隨我之後。院子裡大約有五千人,我立刻遭到一頓毒打,任何可以觸及我的人都用他們手中的不同武器打我。」「他們抓住我的頭髮拖我,揪住我的領帶勒我。」「我的頭上遭到重擊的地方鮮血直流,被打得昏昏沉沉。」

這種公然踐踏基本國際交往準則的反人性的流氓惡行,得到了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支持,六七年八月二十三日的《人民日報》報導說:「首都紅衛兵和革命群眾一萬多人,昨晚湧到英國駐華代辦處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在門前舉行了聲討帝國主義反華罪行大會,並激於義憤,對英國駐華代辦處採取了強烈的行動。」

這是發生在五十多年前的事。幾十年來,中國大陸打開國門、大興土木,終於成為了「第二大經濟體」,然後,在二零二零年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中,中共面對危機寡廉鮮恥,魔性大發,讓世人從對其曾經一度充滿「改良」的幻想,突然破滅。

因此,在世衛大會上才有中共的非洲「老朋友」,甚至俄羅斯、韓國等經濟關係緊密的國家也同意對於武漢肺炎的起源予以真實的調查,中共四面楚歌,危機四起,國際社會正在通過這一次的災難認清中共的真面目。

畫皮剝開,西來幽靈的魔鬼本質正在現形。《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早已揭示,「共產黨把『殺』當作了一門『學問』,一種『藝術』,把『殺』做到了極致」;「為了殺而去找敵人,沒有敵人也要製造出敵人來殺」;「共產黨怎麼殺?用刀把子殺,用飯碗殺,用輿論殺」。

「殺,有幾重目的。一是消滅被製造出來的敵人;二是讓殺人者手上沾滿鮮血,與黨共同犯罪,有了原罪,不得不和共產黨一條心,變成共產黨的殺人工具;三是打造紅色恐怖的環境,震懾所有人。這一切的『殺』,都是為其破壞文化、敗壞道德開路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