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孔子學院使德國蒙難 (2)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在瘟疫中德國經濟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創,而在德國經濟最強勢的巴伐利亞州和北威州不僅經濟上受到沉重打擊,而且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和死亡人數位居德國第一、第二。

在這兩個州,中共建有最多的孔子學院,共7所,它們從經濟、政治、文化上滲透、侵蝕和危害當地乃至德國社會和人們的生活。

接上文:【瘟疫與中共】孔子學院對德國的影響 (1)

孔院的目的遭質疑

2019年11月27日至12月13日期間,榮獲10項褒獎的《假孔子之名》影片導演加拿大華人秋旻女士(Doris Liu),被德國多個人權組織及大學邀請來柏林、慕尼黑、漢堡、法蘭克福等9個城市巡迴放映。

《假孔子之名》通過在孔子學院任教的趙琪女士因信仰法輪功受限制而生活在恐怖之中,終於向加拿大政府申請庇護並公開揭示該學院歧視人權的內幕後,引發該孔子學院被關閉的故事,揭示中共在海外的滲透,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於11月27日在柏林的首次影片討論會上,德國議會綠黨議員瑪格麗特·鮑澤和執政黨基督民主黨派議員弗蘭克·海因裡希(Frank Heinrich)(兩位均為德國議會人權委員會各自黨派的負責人),作為嘉賓參加了討論。

鮑澤認為影片拍得很好,她還認為德國已經非常依賴於中國,在處理一些問題上感到棘手,比如是否接受華為的5G設施的問題。她表示德國不能出賣自己的根本價值;關於孔子學院的運作是否與德國的言論、宗教、學術自由相符,這需要德國政府和各聯邦州公之於眾。

為了解孔子學院涉及到的諸多問題,海因裡希表示建議在國會放映該影片。

在討論會的第二天,11月28日,鮑澤在其臉書上發布有關消息和圖片。她提出問題:「孔子學院到底在幹什麼?它受到中國政府的哪些影響?我們了解什麼?」在下圖中鮑澤(右三)、議員弗蘭克·海因裡希(右二)、秋旻(左二)等參加柏林第一場研討會。

去年12月13日,在法蘭克福應用科技大學舉辦的《假孔子之名》反映會上,秋旻女士介紹,孔子學院的辦學模式,是跟其它西方任何一個語言推廣機構比如德國的歌德學院根本不同。中共是讓西方大學的院系去承辦孔子學院,使孔子學院成為西方大學某一個院系的一部分。這樣中共就有機會從西方教育機構內部去施加它的影響力。

人權組織理事吳文昕在發言時指出,中共在全世界出巨資、大量開辦孔子學院,滲透高院、滲透它國社會,讓中共邪靈附體,使國際社會的人也變得具有它們(共產黨人)的思維。

他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中共的「一帶一路」,它要順利地在其它國家建港、建鐵路、建軍事基地等等。「中共的野心是在2049年成為世界第一超級大國」,孔子學院為其做宣傳。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長春2009年就明確提出過,「孔子學院是中國海外宣傳機構中重要組成部分」。擔任孔子學院總部理事會主席劉延東曾在2002年至2007期間擔任中共的統戰部長。

2010年12月10日,第五屆孔子學院大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李長春、劉延東(右二)出席大會並在觀看孔子學院學生匯報演出後和學生們握手。(中共官網圖片)

此外,孔子學院視人權和信仰為禁區,這已是不爭的事實。總部設在法蘭克福的國際人權組織曾在2011年做過一次調查,給在德國的9個城市如漢堡、慕尼黑、法蘭克福、杜塞爾多夫的孔子學院打電話,諮詢諸如該學院是否舉辦關於西藏問題或中國宗教問題的講座等等。對方的反應不是迴避、就是說「不考慮」、「沒計劃」、「不知道」。

慕尼黑的孔子學院接到電話時被問到「人們是否可以在您們學院學習法輪功打坐方法」,回答是:「不可以!您怎麼會問我們這個問題?這個話題在我們這兒將來也不會有。」

在法蘭克福應用科技大學舉辦《假孔子之名》放映活動時,德國國會議員烏莉·尼森(Ulli Nissen)女士特為此發來賀信。她說,人權問題成為孔子學院的禁忌話題,「在德國的孔子學院把法輪功、西藏和維吾爾族的話題排除在外。」

「我們收到了更多的有關中共如何殘忍地迫害無辜者的信息,只因為他們的信仰不同。已經有令人震驚的線索和證據表明,法輪功學員被違背他們的意願強摘器官,成千上萬的維吾爾族人被關進再改造營。我們在這個星期四上午(2019年12月12日)在德國議會中的全體討論會上談到這些問題。」

國際人權組織理事吳文盺說:「中共不喜歡人權、迫害人權,因為那些追求人權、自由、民主的人都是不聽它的話的人,它就要格殺勿論,因為在它看來這些人會擋住它實現自己稱霸世界的野心。」

為「一帶一路」開路

就在默克爾為施特拉爾松德孔子學院揭幕的兩個月後,2016年11月25日,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來到德國最早成立的孔子學院——柏林自由大學孔子學院,與德國多位漢學家和全德各孔子學院院長見面會談。

據中共官媒報導,當天參加會議的杜伊斯堡—埃森大學(Duisburg-Essen,屬北威州)教授托馬斯·海貝勒(Thomas Heberer),身兼魯爾都市孔子學院(Metropole Ruhr)德方院長向劉延東介紹說,魯爾區是歐洲最大的工業區,杜伊斯堡又是「一帶一路」在歐洲的終點站,而這所學院除了文化和語言以外,主要任務包括介紹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與國際關係。

可以看出,孔院傳播語言和文化只是一個藉口,中共看中的是「一帶一路」和在西方各領域的大外宣。

2013年中共出台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倡議。此倡議聲稱中共要投資數千億美元,在幾十個國家實施橋樑、鐵路、港口、能源的建設。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指出中共的「一帶一路」其真正目的是「以全球化的名義擴張版圖」。

陸地上的「一帶」包括開通中國和歐洲的鐵路運輸的「中歐班列」,是中共計劃中的重要一環。海上的「一路」是要建立重要的港口和節點城市。而杜伊斯堡正是中共最理想的城市。

杜伊斯堡是北威州的第五大城市,位於萊茵河的魯爾河交匯處,是德國傳統的魯爾工業區重鎮,也是歐洲最大的內陸港。自中共提出「一帶一路」後,他便成了「德國的中共城」,是「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大門。

杜塞爾多夫城景。(Pixabay圖片)

據BBC於2018年8月2日報導的消息,每週約有30列來自中國的列車抵達杜伊斯堡,滿載來自重慶,武漢等地的服裝、玩具和高科技電子產品,然後滿載德國牌汽車、蘇格蘭威士忌,法國葡萄酒和米蘭的紡織品奔往中國。

所以,中共早在這座城市設立了孔子學院,而且早於「一帶一路」的提出。

魯爾都市孔子學院建於2009年11月6日,掛靠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學名下。武漢和杜伊斯堡市於1982年建立了中德第一個友好城市。

魯爾都市孔子學院於2016年9月承辦了第二屆「一帶一路」中歐合作國際論壇,150餘位中歐政經界人士參加。

同年12月11日,為期兩天的第十一屆孔子學院大會在中國「春城」昆明落幕,2,200多名來自1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大學校長、孔院代表參加會議。杜伊斯堡—埃森大學魯爾都市孔子學院被評為本年度25家先進孔院之一。

該學院中方院長劉靚表示,在響應「一帶一路」建設戰略上,魯爾都市孔子學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它所在城市杜伊斯堡是中歐鐵路運輸的歐洲重要端點之一,每天都有來自大陸的貨運,對當地的經濟發展產生巨大的影響。

到了2019年12月11日,杜伊斯堡—埃森大學東亞研究院與魯爾都市孔子學院共同組織了第五屆「『一帶一路』與中歐合作國際論壇」,在杜伊斯堡市舉行。

魯爾都市孔子學院德方院長馬庫斯·陶伯(Markus Taube)在開幕式發言中表示,「一 帶一路」如同一張「密織的網,將沿途的所有城市、地區連接起來」。這道出了魯爾都市孔子學院為中共「一帶一路」的實施設計好的一張藍圖。

安插4所孔院的目的

在北威州共有4所孔子學院,占德國之首。按建立的時間順序為:杜塞爾多夫孔院(2006年12月6日建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魯爾都市孔院(2009年11月6日)、帕德博恩大學孔院(2015年6月16日)、波恩萊茵弗里德裡希‧威廉大學孔子學院(2017年4月27日)。

中共把孔子學院安插到這些大學裡不是沒有原因的。

杜塞爾多夫大學在經濟、醫學、生物學領域有著頂尖的聲譽和強大的科研實力,特別是在生物技術方面占有重要的地位。

波恩大學是世界著名的高等學府,前身是1777年創建的科隆公國學院,現屬世界百強大學、德國最大的綜合性大學之一,於2019年7月首次獲得德國「精英大學」的稱號,而且波恩是貝多芬的故鄉。

波恩大學主樓。(維基公有領域)

帕德博恩大學是德國中等規模的大學,但在全球與超過130所高等院校有著合作關係。她的重點學科為信息學、經濟學、工程學等,其中信息學曾在2006年在德國高校中名列前茅。

前歐洲委員會議院大會副主席、前瑞典國會議員約讓·林德布拉德(Göran Lindblad)認為,孔子學院融入了大學,這是進行滲透、從事間諜活動、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思想的絕佳機會。

比利時媒體曾於2019年10月披露,比利時荷語「布魯塞爾自由大學」孔子學院的中方院長宋新寧因涉嫌間諜行為,8年內被禁止入境比利時和申根區。

另外,中共選擇孔子學院的中方合作學院也是頗有用心的。

帕德博恩大學孔院的中方合作院校為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是中國西部地區在德國成立的第一家孔子學院。中共陝西教育廳官媒稱:「該孔子學院的成立對於推動我國西部地區與德國的交流合作,以及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建設有非常積極的意義。」

2016年6月,中國科技院網發表文章《孔子學院助力「一帶一路」建設》道出了兩者的關係:

孔子學院實際上是通過提供語言和文化來打造中國(中共)「軟實力」。「一帶一路」以經濟合作為主軸,以文化交流為支撐,加強國際合作機制,使中國(中共)掌握「主動權和話語權」,其實就是加強它的霸權性。

換言之,孔子學院就是為「一帶一路」開路。

2019年3月26日,據法新社報導,默克爾在巴黎的記者會上表示,北京當局龐大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倡議是「非常重要的計劃」、「我們歐洲人想要參與」。

據路透社報導,2019年12月17日,德國執政聯盟中的社民黨(SPD)的議員支持一項內部提案,要將華為排除在德國 5G 建設之外。而默克爾反對排除單一公司(指華為)的做法。

同年12月,中共駐德大使吳懇在德媒訪談節目中表示,如果德國做出決定將華為排除在德國市場之外,那就會產生後果。他的話被外媒解讀為中共對德國釋放威脅的信號。

美國一再提醒德國,華為提供的設備帶有「後門」,其他國家會被中共監視。美國表示不願與使用華為設備的國家分享資訊。

2020年1月,默克爾要求她旗下的保守派議員,等到3月歐洲聯盟(EU)峰會後,再對德國5G網路建設做出決定。在她看來,歐盟能起協調作用,她一直沒能排解內部黨派的分歧。很顯然,一場始料未及的瘟疫改變了這件事的進程。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