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教授隔離期間離奇猝死 家屬追責遭維穩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湖北省武漢市法學教授徐翔博士,2個多月前因新冠(中共肺炎)疫情被隔離期間離奇死亡。其親友追究死因卻遭官方打壓,有人認為徐翔之死只是(中共)暴力防疫悲劇的冰山一角。死者親屬被維穩也成為常態。

武漢大學法學院國際法教授徐翔博士,2個多月前因疑似感染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在隔離期間,在隔離點突然去世。但事後官方採取資訊管控和維穩,他死亡原因至今仍是一個謎。

知情人士告訴本台記者,根據120救護車的記錄顯示,年僅50歲的徐翔死於2月17日淩晨2時許,此前,他剛從武大中南醫院就診後出院2天多,當時的醫院核酸檢測為陰性,但他依然被武漢大學和社區要求隔離。但其自行駕車抵達隔離點後不久,和隔離點的工作人員發生爭執,此後,他的親屬就接到了其死訊。

她說:他做過核酸檢測,醫囑是陰性。他是14號當天晚上出的院,去世時2月17號淩晨2點,120的診斷通知書,結論是猝死。徐老師近5年的醫療診斷都沒有心臟病。他有一個常規初步檢查,沒有屍檢報告,最後是以新冠報上去的。

該知情人透露,徐翔死後,按理可以根據監控儀器進行調查,但迄今為止,此事都沒有完結。徐翔的親人提出了法律援助申請,但也沒有回音。

她說:隔離點叫麗豐酒店,因為監控都是可以回溯的,所以,給他的死亡原因要給一個具體的說法。到現在,沒有任何回復的內容。已提出申請法律援助,沒有結果。有一些事情我不便於去說,只有他們直系親屬,可以做一些主張。

徐翔的父親徐宗本稱,徐翔到隔離點後,還在和人通電話,但不到一個小時後就去世了,家人也只知道他和隔離點的工作人員有爭執。徐翔死後,武大校方稱有調查視頻,但據他所知視頻裏沒有聲音,他試圖去武漢大學,但因防疫期間,他連門都沒能進去。

徐宗本說:他那個死因沒有查清楚,很冤枉的,他身體這麼好。當時武大的隔離點設在那個賓館裏,一個小時以前還給別人通電話,還不到一個小時,人就沒了。他是在車子裏面走的。武大的人說提取了那個監控,它的結論就是猝死。它那個視頻沒有聲音,隔離點的人說,視頻上啊沒有肢體衝突,有言語上的爭論。我跟他媽媽都沒有見到視頻,我們也都沒有看到兒子的遺體,他們當時就火化了。

另據徐翔的朋友告訴本台記者,徐翔雖然和妻子離婚,但一直到去世當天,實際都還住在一起。他本人是重點大學的法學教授,而其前妻是警官學校的老師,本身具有法律常識,即使如此,親友們試圖追問其死因,都遇重重壓力。徐翔死後,他的女兒和前妻都曾遭到警方威脅。而家人擔心兩個正在上大學的孩子受到牽連,而不敢對外發聲。此外,關於徐翔博士去世的消息,除了法學院的訃告還在,其餘的報導大多已被官方遮罩。

2020年4月,線民「雪在手中」悲憤控訴,他父親在醫院因感染新冠去世後,自己也因要求追責而被威脅。(當事人社交網站截圖)

為此,本台記者多次致電武漢大學,希望了解徐翔死因,但該校一直沒有接聽電話。

本台記者獲悉,在當地,親人去世後,親屬遭維穩已是普遍現象。

據線民「雪在手中」稱,他的父親曾是一位參加核子試驗的老兵,他帶著父親回武漢中部戰區醫院治療腿傷時,父親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他試圖去殯儀館接父親的骨灰,也被要求必須有單位或社區人員陪同。他要求追責卻被打壓,更遭武漢警方跨省追到深圳對他進行傳喚。

多位新冠肺炎死者親屬留言指出,不要說問責,在官方高調鼓吹勝利的宣傳聲中,武漢人連悲傷的權力都在被剝奪。

自去年底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爆發以來,官方嚴密封鎖消息,並大張旗鼓的組織群體性活動粉飾太平,導致毫不知情的民眾慘遭感染甚至是死亡。疫情曝光後,官方全面封鎖疫情的真相,並抓捕獨立記者,導致國際社會錯失防疫時機,疫情進而在全球失控。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 責任編輯:蕭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