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銘:大疫前的保命訣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自去年十二月爆發後,疫情蔓延全球一百多個國家,目前已有160多萬人感染,9萬多人死亡。明慧網三月二十七日報導,網絡上傳出一份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二月份死亡名單,顯示該單位染疫死者當中,中共黨員的比例竟高達88%。死者的年齡分布,50歲以下的中青年佔總人數的將近一半(其中30-49歲的佔了39.7%),並非中共官方報導的老年人居多。由此觀之,中共病毒好像並不針對人的年齡,卻更在意當事人的政黨傾向。

無獨有偶,另一份在網絡廣泛流傳的死亡名單顯示,死於中共病毒的300多人當中,黨員有200多人,也是佔了大多數。如果再考慮每100個中國人中大約只有6至7個黨員,黨員和群眾的基數嚴重不對等,更明顯看出:中共病毒具有超強的靶向性,能鎖定共產黨員去感染。

從科學數據來分析與歸納發現,中共肺炎向世界擴散的路徑,總是依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攀沿。在這場瘟疫中染疾或不幸喪生的個人,很多是共產黨員;而疫情最嚴重的幾個國家,過去數年明顯都是親共者,幾無例外,正所謂大疫有眼,近墨者黑。

多年從事細胞生物研究、曾就職於丹麥奧胡斯大學生化病理研究室的奧爾森女士說:人在大腦中的思維活動是個電化學過程,善念產生的微觀物質是正的能量,具有光明溫暖無私的特性;而惡念產生的微觀物質是負的能量,具有黑暗陰冷自私的特性。病毒是陰性生物,一旦進入人體,便會利用宿主細胞,不斷地複製產生大量新病毒,最終造成細胞損傷、裂解和宿主死亡。病毒這種「損人利己」的特性,與惡念所產生的負能量物質具有類似的性質。物以類聚,病毒自然喜歡親近自私、心懷惡念者的細胞。

從現實情況看,導致「武漢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其特性與中國共產黨確有相似之處:

一,隱匿性。新型冠狀病毒有潛伏期,感染者在出現症狀之前,病毒已經潛伏人體內長達兩星期甚至更久;中共數十年來,不斷滲透西方世界,頻頻偷取高科技以壯大其經濟,或隱居幕後,推出各式代理人遂行它蠶食鯨吞之計。

二,迷惑性。新冠病毒與一般感冒或流行性感染的症狀極為類似,初期不易察覺,許多罹病者失去戒心;中共奪取政權後,以政黨為包裝,卻專門鑽自由社會的空子,假借言論自由來散播它「無神論」的唯物邪說,魚目混珠,讓世人真假莫辨。

三,狡猾性。新冠病毒採檢體時,即使前兩次呈陰性,有可能第三次才呈陽性,甚至患者出院後「復陽」,增加治療上許多不確定感;中共擅長化實為虛,包藏禍心,以宣傳與造假掩蓋真相,前述「一帶一路」施行多年後曾讓許多國家大呼上當,即為實例。

但中共之危害深鉅,其實遠甚於這次病毒本身。疫情在爆發後,中共不專注控制疫情,卻搞「假大空」自欺欺人︰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擴散、甩鍋並栽贓它國、製造劣質產品輸出它國、用醫療物資脅迫它國,「假、惡、鬥」的邪惡本質展現的淋漓盡致,自然使中共黨員更容易成為病毒喜歡的宿主。易言之,中共肺炎瘟疫是人禍,共產黨才是罪魁禍首

既然中共病毒是長眼睛的,直奔中共黨員和親共者而來,要想抵禦該病毒,首先就得遠離中共。很多中國人當年加入少先隊、共青團或共產黨,並不是真心誠意想參加,但無論出於主動或被動,只要是參加過共產黨的組織,就在靈魂深處打上了邪惡的烙印,所以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就是救贖自身的靈魂,使生命遠離罪惡(包括瘟疫),免受牽連。

中共肺炎肆虐百日以來,世人已經越來越看清︰中共是撒旦的代表,更是全人類的公敵。當今醫學界企盼研發疫苗,以躲過病毒之害。但拯救生靈的靈丹妙藥,其實只在一念之間。很多中國人的親身經歷驗證了:只有退出中共相關組織,遠離紅魔,擺脫邪惡烙印,就有幸逢凶化吉,遠禍得福。平安走過劫難是世人的共同心願,保命要訣就在眼前,誠心選擇「三退」,剷除共產黨毒瘤,就能得到上蒼護祐而免於瘟疫災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