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必須對病毒大流行負責 美媒析3個原因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03日訊】隨着全球中共肺炎病例持續暴漲,病毒源頭中共幾乎已為千夫所指。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研究員邁克爾•奧斯林(Michael Auslin)日前列出三大原因,呼籲國際社會必須要對中共追責。

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3月31日發表奧斯林的評論文章,呼籲為了道德、政治治理和未來,國際社會必須確保中共政權為其不法行為付出代價。

奧斯林指出,中國共產黨正在發起一場兇猛的全球宣傳運動,旨在轉移因中共肺炎的起源和傳播而受到的譴責。此外,北京正試圖利用這場大瘟疫來提高其全球地位和影響力。當今世界必須讓中共為百年來的第一次全球大流行病負責,這主要出於三個原因

道德

中共必須為這場流行病負責,第一個原因就是出於道德的要求。

中共官員早在去年12月就已知道疫情的嚴重性,但他們仍然拖了數週才開始限制旅行,結果導致數百萬人離開武漢,將病毒傳播到全球各地。英國科學家認為,如果北京提前三週採取行動的話,可以將病毒的傳播減少95%。

國際社會還知道,中共趕在全球疫情明顯之前銷毀了實驗室樣本,並懲罰了那些試圖向本國和世界發出警告的醫生和民眾,同時拒絕外國支援。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共嚴重低報了武漢的死亡人數,且不再報告中國大陸的新增感染病例。僅根據火葬場的數據估計,武漢的死亡人數就多達46000人,遠遠高於中共官方所公布的3300人。當人們絕望地想要離開武漢時,卻在檢查站被攔截,並發生了騷亂。

簡而言之,中共雖然多年來一直宣稱自己是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但在這場危機來襲時,展現出其本來面目。不能再否認,中共政權對世界構成了威脅。正義要求,它要為其危險和冷酷的行為承擔道德責任。

全球治理

中共政府必須承擔責任的第二個原因是政治原因——中共的行為嚴重破壞了全球政治管理體系。

正如法律專家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所指出的,對於潛在的公共衞生緊急事件,作為2005年《國際衞生條例》(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的締約國,中共在道義上和法律上都有義務向世界衞生組織(WHO)提供快速、及時、準確和足夠詳細的信息。

但是,北京沒有這樣做,而是積極誤導世衞組織,隱瞞該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關鍵事實。結果是,世界已不再相信中共所宣稱的遵守國際法,受到中共滲透的世衞組織的腐敗性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

此外,在聲稱向其它受疫情影響的國家提供醫療援助時,中共實際上通過出售設備而獲得了數億美元的利潤。但這些醫療用品大部分是無用的,西班牙、捷克、馬來西亞等國家正在退貨。中共是地球上最不利他的政權的典型。

認為良好的全球治理無論多麼有缺陷、但都是維護國際和平及促進世界發展的重要工具的人,應該對中共破壞自由國際架構及收買全球機構順從其願的行為感到震驚。不能允許將這種不當行為正常化。

抵禦下一種致命病原體

北京必須承擔責任的第三個原因是:防止未來另一場大流行病肆虐世界。

全球化讓曾經孤立的病原體跨越了國界。意大利已經被中共病毒摧毀,部分原因是它接待了大量中國遊客及製造業工人。共有310,000名中國人居住在意大利,許多人在中國大陸過完年後回到意大利,並將病毒傳播到這個國家。這是中共的過錯之一,儘管他們知道疫情的嚴重性,但沒有實施適當的旅行限制。

如果北京的上述行為都逃脫了責任——或者更糟糕的是,如果它所謂的援助行動真的贏得了全球讚譽,那麼當另一場大流行病爆發時,將沒有一個國家會感到有必要對世界誠實,像現今這樣致命的失敗將會重演。

與此同時,一個有恃無恐的中共只會變得更具侵略性和鎮壓性,因為它已認識到它可以愚弄和脅迫世界屈服。很簡單,如果民族國家不明白這種違法行為會有什麼後果,那麼我們這個全球化的世界將在未來遭到更多中共病毒式的大流行病的侵襲。

北京方面選擇了否認中共病毒的真相,其不當的管理和無能導致了一場全球瘟疫。為了道德、政治治理以及未來,世界必須向強權說真話,記住事實,並譴責中共的行為。

(記者李佳欣編譯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