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巴裔港商:港府讓武漢港人自生自滅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2月20日訊】簡浩名(4):疫情影響全球貿易,美國客戶或不再大量採購中國製品;復工令下,陸廠開門不開工;港府讓武漢港人自生自滅;中國人已對共產黨離心離德。

簡浩名(Philip Khan)是巴基斯坦裔香港商人,其家族紮根香港百年。2016年簡浩名代表社福同行參選社會福利界選舉委員,以3,517票當選。

簡浩名在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政府鼓勵大灣區發展,出事時卻由得港人自生自滅。疫情對於貿易的影響超乎想像,未來很可能會從大陸撤離資金轉而投資到其它更加安全的國家和地區。

97之後,很多香港人開始大量移民海外;2019年下半年,反送中運動過程中,很多香港人對於林鄭政府利用警察暴力鎮壓抗爭者的手段恨之入骨;今年初又面臨中共肺炎的強烈衝擊,港府「擠牙膏」似的封關策略再次讓香港人失望至極。同時身為社福界選舉委員的簡浩名對此表示,香港距離「50年不變」大限2047年只剩27年,近年來中共的各種打壓手段,已經使港人失去了對香港未來的信心,可能引發另一波移民潮,他希望香港人不要再僅依賴大陸生存,放眼世界是未來的走向。

大陸廠商開門但未必開工

梁珍:這次中共肺炎對你們企業家有什麼影響?

簡浩名:我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市民。當然很多香港人與大陸是分不開的,尤其在經濟方面。很多工廠在90、80年代已全部搬到大陸,我與其他人一樣,曾經有寫字樓在廣州及上海,但現在我大部分時間在香港,幫客戶在大陸採購一些產品,採購生產完成後運去美國或其它地方,包括俄羅斯。

這次的疫情確實有很大影響,但最大的影響是去年的中美貿易戰,因為我們最主要的市場是美國。美國對中國加關稅對很多進口商、採購商來講有很大影響,有很多客人不斷叫我(從中國大陸轉移),所以我現在被迫去印度、孟加拉、越南或印尼採購產品。

這次大陸疫情影響有多大呢?1月7日,很多廠商突然告訴我說要放假,我覺得很奇怪,以往不會這麼早放假的。我想大陸政府本身當時已知道疫情,要求企業、廠家儘早放假,但大家可能沒想到放完假還未必就能開工。如果當時我下了單,也接了單回來,也交了定金,但到時間我拿不到貨,因為我不知道廠家什麼時候開工,會不會有倒閉的現象,這問題就大了。另一方面因為有合同,必須要向客戶交代,如果我交不了貨就麻煩了,所以這次影響是大的。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恢復正常,是否真的能做到像政府所說要求企業、廠家復工,我相信這說的只是部分,並非全部,有很多廠家我知道是開門了,但事實上是否開工了呢?未必。

疫情對貿易影響超乎想像

梁珍:習近平是叫大家開工,但下面很多地方不聽。

簡浩名:不是說企業聽不聽,是那些民工是否願意回來。很多大陸企業需要員工、民工去幹活,他們不回來,你不能去強迫他們,每個人都怕自己生命有危險,而且也要有一個安全的環境給工人才行,所以復工是否能實行,我持懷疑態度。

梁珍:這段時間有什麼應對措施嗎?

簡浩名:我與很多香港人一樣,不知道如何去處理,因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生產線轉移到其它地方,(轉移)是需要時間的,就算去越南、孟加拉、印度或任何一個地方,需要時間,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將所有東西搬走。所以這(中美貿易戰)不只影響香港貿易,大陸也會受影響,對美國進口商和消費者也有影響。川普(特朗普)最後是否會與大陸達成某方面協議?是有機會的,就看大陸的回應如何,我想這次疫情會逼迫大陸讓步,最起碼會讓一步。

梁珍:大陸同事有因疫情而染病?

簡浩名:還好,我認識的人暫時還沒人染病,但意識上分兩類人,一類還是很「愛國愛港」,他們只看黨報,會維護黨的消息,對國家充滿希望和信任;另一類人,覺得國家這次隱瞞了疫情,是否還能相信官方的數字和新聞呢?最起碼意識到不能只看官方的數字和信息,因為如果不是真實的話,就很麻煩。

中共肺炎讓一部分中國人開始覺醒

梁珍:這次事件讓中國人覺醒?

簡浩名:一部分覺醒了,但有一部分還沒有覺醒,對國家的情結太深了,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他們覺醒。

疫情爆發之後,還繼續壓制像醫生李文亮那樣的人士,他只是講了真話就被公安找去,還說他造謠。壓制真實的聲音對誰都不好。

梁珍:是否覺得中共有隱瞞?

簡浩名:我覺得它有隱瞞,消息已到了國家主席級別(卻遲遲不說),但越早告訴大家有危險,好過出了事才說。就像林鄭一樣,如果一早封關,香港就不會有那麼多疫情個案,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就是因為林鄭不肯封關,像「擠牙膏」那樣一點一點封,造成現在香港有五、六十人確診武漢肺炎

梁珍:現在社區還有爆發的跡象?

簡浩名:是的,還搞得醫務人員去罷工。而大陸官方媒體竟然說他們卑鄙無恥,說他們是為了想加薪水。其實他們根本就沒要求加薪水,官方在大陸可以違背事實去報導。我的同事也問我說,香港那麼奇怪,醫務人員說罷工就可以罷工嗎?他們不是救人的嗎?我叫他們閉嘴,「你們都不清楚香港發生了什麼事,你只是看官方的報紙,你們根本看不到事實。」至於這次有多少人死,武漢有多少人染上這個疫症,大家不知道,未來大陸經濟發展怎麼樣?大家都很擔心。

若疫情持續 大陸生產線難以為繼 將加速資金轉移

梁珍:你身邊有不少做生意的朋友在中港之間來回,做生意,這次疫情他們是否有應對失準的情況?

簡浩名:1月底的時候不少人還去大陸,還告訴我說,「沒事,我剛剛從什麼什麼地方回來。」還有人告訴我剛從武漢回來,我說:「拜託你從武漢回來,別來找我。」

去武漢是因為生意的關係。其實現在深圳、廣州、東莞很多工廠已經北移了,武漢是個交通樞紐城市,所以比如去到浙江,很多廠家在那裡。如果這次疫情控制不了的話,不知要等多少個月才能恢復正常,我也很擔心,因為經濟再這樣下去的話,怎麼辦呢?

我本來想1月30日到大陸,因為我有一筆定期存款到期了,但坦白講,我不敢上去,唯有通過電話他們特別安排我轉存多3個月或半年,但問題是如果疫情繼續,3個月或半年後我敢上去嗎?或在大陸下單了,我要到大陸看貨,那我還找不找人去呢?這是人命關天的!所以這次疫情對大家都有很大的影響。信心什麼時候可以回來?企業是否很快可以正常復工呢?

梁珍:這是否會引起港資和外資從中國撤離,轉移資金,搬廠會有新一輪高潮嗎?

簡浩名:我反而覺得大陸企業經過這次疫情之後,會加速離開大陸,將資金轉移到其它地方。

梁珍:大陸人先走。

簡浩名:是,大陸人先走,想移民的會多起來,這次疫情之後,有點錢都會想辦法離開,最起碼想送兒女、家人出國,但問題是外國移民是否會收緊還是個問題。長遠來說,比如外資,他們敢不敢像以前那樣將企業或廠房投資在大陸,這是一個問題。

梁珍:現在已經在限制官員離開中國,將護照統一管理?

簡浩名:會的,我想它(中共)會這麼做,但晚一些會不會限制資金呢?我相信他們肯定有他們的辦法的,用什麼渠道轉移資金,在大陸我想他們肯定有辦法,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出來的。

梁珍:是否碰到大陸的人想走,向你們求助?

簡浩名:暫時大家關心的是人命關天的疫情,我想過了之後,會有很多人想走,現在想走也走不了。

但是那些官員、權貴、有錢人,已經搭飛機走了,有的說去了印尼旅行,但其實是沒有想回去的,嘴巴說會回去,對國家很有信心。在加拿大,拿著加拿大護照去「愛國」罷了,資金全部在澳洲、加拿大或其它地方。

疫情不封關 2047前景堪憂 或啟動又一波移民潮

梁珍:怎麼看香港的前景?香港不封關,全世界就封香港。作為非華裔,以香港為家的,經過反送中和疫情,是否還想在這裡居留?

簡浩銘:那要分兩方面了。部分人有辦法離開香港的,其實基本上都不用擔心這次疫情了,一早已經離開了,已經取得外國護照了。但也有一部分人不知道去哪裡好,也沒有資格去申請移民,那樣反而會不會想不如回鄉下吧!回去巴基斯坦,回去印度,這個可能有機會啦!因為他們在香港這麼多年,經驗也好、讀書也好,他們本身自己有技術等各方面,他們是可以回去那邊發展的,是不是啊?因為:一、對大陸的政策,對香港的前景,2047年以後會怎樣呢?林鄭搞出來大家都覺得一國兩制不存在了;第二個問題,今次疫情以後,可能有另外一波的移民潮。

政府鼓勵大灣區發展 出事時卻由得港人自生自滅

梁珍:自己怎樣打算啊?

簡浩銘:我自己在這一刻,其實一直在觀望著,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香港,但是現在覺得要考慮一下,或者應該想一下香港是不是真是值得繼續居住下去的地方呢?

梁珍:你的家族在香港有100多年了。

簡浩銘:是啊,《中英聯合聲明》的時候我都沒有想離開香港,九七年我都沒有想離開香港,到現在,其實我一直也沒有離開香港,因為香港是我家,這個是事實。但是有個問題,當見到這次疫情的時候,如果真是有事,萬一我當時在大陸某個地方或者在船上,香港政府都不會理會我的時候,我怎樣呢?這次在武漢的香港人,林鄭有理會他嗎?從梁振英到林鄭一直都講「一帶一路」,一直講到大灣區發展,當真是去大陸、去大灣區發展,有事的時候政府是不理會你的,由得你自生自滅,還可以相信或者去依賴政府嗎?

有林鄭 香港很難時來運轉

梁珍:怎樣去自救呢?民眾怎樣選擇一條應該走的路?

簡浩銘: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啊,很難在很短的時間就可以講出怎樣去走出一條路來,如果香港繼續有林鄭在,香港一定沒有好運。

梁珍:接收什麼資訊怎樣去判斷事情的真偽?

簡浩銘:我不會貿然地去大陸,甚至於我會嘗試將我的資金搬離大陸,寧願少賺些,或者去其它地方發展。這個我估計是明智之選了。

生死關頭 中國人已對共產黨離心離德

梁珍:怎麼還有人去相信國家相信黨呢?

簡浩銘:我不覺得他真的相信黨相信國家,他們有些人口裡是這樣說,其實心已經是離開的了。我覺得在大陸他們真面對生死關頭的時候,其實沒有人會繼續去維護這個東西。

香港不能僅靠大陸 要懂得放眼世界

梁珍:估計香港未來的局勢會怎樣發展?

簡浩銘:我估計很多大陸人會來香港,但很多香港人會離開。當然了香港是福地,會不會有另外一個新的景象出來呢?或者會不會有些廠家將工業搬回香港呢?比如口罩,如果在香港有口罩供應給自己,我們就不會搞到沒有口罩了。

梁珍:太多人覺得沒有希望,可以給大家一些希望嗎?

簡浩銘:以前個個都想著北望神州,但現在不是北望神州,是遠望世界、遠望去其它不同的地方。沒有人叫你一定離開香港,這是你的根,很重要。但是最低限度可以嘗試去發展其它的入口、出口,就是不要完全靠大陸。大陸一有任何第二次的疫情,香港就死定了;每次都靠大陸,你說死不死呢?蔬菜現在很多都是靠大陸,現在是不是要想一下本地種植農場呢?所以可能有危機,也可能有機會,香港人是曉得變通的,他們應該會知道不能只單靠大陸,不要將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現在要想想其它的地方了。

梁珍:在大陸投資多長時間了?

簡浩銘:我都經營十幾二十多年了,其實我在大陸跑馬頭已三十多年了,不過我這二十年來在大陸有自己的公司,之前是打工的形式,這是這個社會逼迫你要這樣走的是不是啊?同樣道理,這次疫情要逼你放棄「只是去一個地方」,去嘗試、去找不同的地方。

訪問日期:2020年2月17日
記者:梁珍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