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謊言為何迷惑了眾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08月19日訊】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共樹起的高牆仍然封鎖著真相,中國人根本不知道大牆外面的真實情況,世人聽的、看的、說的、唱的、想的,無一不是中共數十年灌輸、洗腦的結果。

這些年來,與一些年輕人講法輪功真相時,經常碰到一種情況,他承認法輪功好,但有一個疑問:我們村有一個煉法輪功的,這個功這麼好,她為甚麼自殺呢?

十餘年來,這樣的情況碰到數次,所謂的「自殺」到底是怎麼回事?

讓我們看幾個真實的情況:

高蓉蓉被餓死 對外稱自殺

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高蓉蓉,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點,慘遭連續七個小時的電擊。她被嚴重毀容的照片刊登在海外媒體後,引起國際社會的震動。她被法輪功學員從醫院中營救出來後,又遭綁架。

高蓉蓉被馬三家教養院秘密關押在遼寧省監管醫院,家人得不到任何消息。2005年6月6日,她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高蓉蓉在「醫大」的10天內,很多不明來歷的人把醫大所有的門都把守得嚴嚴的。

有穿便裝的高聲問:「甚麼時候死?」與此同時,高蓉蓉家大門口也有人蹲坑把守,並向周圍的鄰居說:「高蓉蓉絕食,快死了。」中共在為謀殺高蓉蓉提前放風。

2005年6月12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馬三家教養院的通知後趕到醫院。當時高蓉蓉已經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骨瘦如柴。早就預備好說辭的醫生說:「高蓉蓉來時就是危重。」

但是,據馬三家教養院的獄警說:「高蓉蓉剛到醫大時還能說話。」 據知情人講:高蓉蓉被馬三家警察送到瀋陽醫大急診室時,當時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能夠坐起。

有7、8個便衣輪流看守,不許講話。看守不給飯吃,但卻在記錄時都記上吃了這個、那個。便衣說不給飯吃就因為她煉法輪功而沒吃,稱記上是「領導讓這麼幹的,回去好交差。」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對病危中的高蓉蓉不進行實質性的搶救,並不給她飯吃,而且還在觀察她的記錄上寫上吃了東西,就是為了餓死她,並將謀殺的責任洗刷乾淨。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被餓死,年僅37歲。高蓉蓉死後,遼沈司法部門到處放風,說高蓉蓉絕食「自殺」。

從事先向高蓉蓉的鄰居放風、到醫院的醫生稱病情危重、再到遼寧司法部門散播消息,讓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認為高蓉蓉是為了抗議迫害,而採取了絕食方式,導致了死亡。

左志剛1.7米身高在1.6的門「上吊」

2001年5月30日,河北省石家莊青年左志剛正準備第二天結婚,全家都在忙著操辦他的婚事。當天下午,石家莊橋西公安分局突然闖到左志剛工作單位,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左志剛帶到了興華街派出所。次日下午5點多,家屬被通知左志剛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留置室「上吊自殺」。

全家人不敢相信,怎麼一夜人就沒了?左志剛沒有理由自殺。他原是菲力普駐中國公司的優秀電器維修工程師,有一門維修電器的好手藝。怎麼可能在結婚前自殺呢?

家屬在火葬場發現很多異常情況:屍體的脖頸部兩側各有一條明顯的較細的傷痕,周圍尚有血跡;背部有兩塊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顯的傷坑,且後背大面積皮膚為紫色;頭部有傷:左臉部、腮部有鈍器擊打的腫塊;右耳全部為紫藍色。而衣服上並沒有血跡。公安部門不讓看屍檢報告,並不斷催家屬火化遺體,被家人拒絕。

5月30日當天,石家莊連日的火爐高溫忽然陡降,一時間寒冷異常,風景區河北省靈壽縣五嶽寨降下漫天大雪,足有一尺多厚。隨後,石家莊市流行鼠疫,老百姓人心惶惶,到處議論:六月飛雪,定有奇冤。

起初,橋西公安分局稱,看管人員打掃留置室外間不足2平米的地面衛生,裏外間僅隔一道鐵柵門,既能聽得見又能看得見,怎麼可能讓他自殺?後來又稱,看管人員去倒垃圾了,回來後發現他已上吊。留置室距垃圾點僅有幾步遠,來回需要幾分鐘,這麼短的時間他要想自殺的方式,又要實施自殺,怎麼可能?橋西公安分局稱自殺過程僅6、7分鐘,身高1.72米的左志剛是在1.6米高的門上上吊的,腿部彎曲上的吊,老父親質問:我兒子身體健康,出於本能一掙扎就會踩地,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而且用半袖上衣想自殺也是困難的。

河北省石家莊市檢察院檢察技術鑑定書顯示,法醫只做了簡單的屍表檢驗,認定縊死的特徵不明顯,不足以認定是自縊死亡。

把趙德文屍體掛到門上栽贓自殺身亡

50歲的天津法輪功學員趙德文被關押在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期間,警察指使吸毒犯、刑事犯打她,並揚言「打死白打死,死了算自殺」;誰把法輪功學員打得寫了悔過書就給誰獎勵、減刑,否則加刑。這些刑事犯就大打出手,無所顧忌。姓郝的警察指使四個犯人把趙德文舉起來往地上摔,趙德文被摔得內臟出血而死。勞教所為了掩蓋事實真相,通知家屬說她自殺了。

勞教所還偽造了自殺現場,家屬看到趙的脖子上有「上吊」的痕跡,兩手腕被割破,身上換了新衣服。當家屬要原來的衣服時,勞教所卻說找不著了。等家屬給她換衣服時,發現腋下有一個大口子還在往外淌血,而且身體後面發青,陰部也在流血。勞教所不讓家屬把遺體接回家中,為掩蓋事實,將遺體強行火化。

趙德文的丈夫呂振強,後來聽一位和趙德文關押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說,趙德文是被摔得七竅出血而死,蓋著白床單雙腳露在外面被抬出禁閉室。禁閉室當天晚上就被重新刷了塗料,從新收拾,造假來迎合錄像。同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李明鳳在訴江控告書中稱:「她們把趙德文的屍體掛到門上,說是自殺來栽贓陷害她。」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2年6月13日,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輪功學員中,有44例疑點重重的「被自殺」,有104例則是被警方謊稱為「自殺」或偽造事故的迫害致死「假自殺」案例,總計為148例。

法輪大法是佛家大法,而佛家對於殺生有著嚴格的規定,法輪功學員不能殺生,也不能自殺(殺自己也是殺生),即使在殘酷迫害下仍然慈悲對待眾生,怎麼會輕生呢?從哪一個方面講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中共對於輿論的控制,有著嚴密而精確的體系,要抹黑一件事情,從上至下,從前到後,都可以用一整套謊話來掩蓋。在70年代,為打擊劉少奇是叛徒,偽造劉少奇通敵的親筆信,多少年前和誰打過交道、出賣情報的具體事實等等,編成整整一本影印書冊,全國各單位散發,人人學習。結果在十年之後平反時,人們才知道,劉少奇叛徒的材料是有人模仿筆跡編寫出來的。

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以來,從一開始明目張膽,到面臨國際社會的壓力,迫害從公開轉為地下,法輪功學員被自殺、被上吊、被精神失常,用的都是殺人不見血的「軟刀子」、「陰損招」,偽造現場、讓家屬在自殺鑑定書籤寫;同時威脅家屬如果消息透露出去,家庭成員的就業、升職、上學、生意等等一切都將受到影響,有的公安甚至和家屬說,把消息傳到海外是「洩露國家機密罪」,要判刑、坐牢。在相當程度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信息沒有完全傳遞到海外明慧網,至今還被掩蓋著。

謊言與暴力總是形影不離,無辜的民眾在中共二十年來布下的「謊言迷霧」中,了解真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直至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共樹起的高牆仍然封鎖著真相,中國人根本不知道大牆外面的真實情況,世人聽的、看的、說的、唱的、想的,無一不是中共數十年灌輸、洗腦的結果。

讓年輕人了解真相,讓年輕人衝破高牆,讓年輕人明辨是非,我們的世界就會充滿希望。

當法輪功的小冊子發到您手裏,希望您靜心閱讀,這裏面有千載難遇的緣份,有鮮為人知的真相,有他們真心誠意送上的美好祝福!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文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