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16日訊】【熱點互動】中美貿易談判成拉鋸戰:結構性改革能談攏嗎?: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2月15日星期五。

為期一週的美中高層貿易談判,週五在北京落幕。媒體報導,雙方正在準備一個備忘錄,以便在下一步「川習會」時為達成協議作為框架。不過在關鍵的結構性改革方面,中方幾乎沒有做更多讓步。白宮聲明稱,中美下週還會在華盛頓繼續談判。

那麼在這樣一個談判中,距離3月1日的關稅調整上限已經只有15天,川普是否會延長期限?川習雙方都面對什麼樣的壓力要達成協議?中美在結構性問題上能談得攏嗎?

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妳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在節目開始,我們還是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週五,美中新一輪貿易談判結束。

美國財長姆努欽週五發推特表示,與劉鶴等人的會談「富有成效」。

週五晚些時候,習近平會見了萊特希澤和姆努欽等美方代表。

中共官方媒體報導稱,習近平表示,雙方團隊磋商取得重要階段性進展,下週雙方將在華盛頓繼續談判。

習近平希望達成互利雙贏的協議。

美方首席代表萊特希澤回應表示,這次談判雙方在非常非常重要和非常困難的問題上,取得進展。

週五,白宮發表聲明說,雙方同意以諒解備忘錄形式,記載雙方任何承諾。

聲明還說,本次會談美方關注重點為結構性問題,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網路盜竊、農業、服務、非關稅壁壘和貨幣。

雙方還討論了中國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的問題,旨在減少美國與中國鉅額且持續的雙邊貿易逆差。

聲明表示,下週雙方將在華盛頓,繼續舉行部長級和副部級會談,美國期待進一步會談,期待更多進展。

週四,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白宮還沒決定是否延長貿易談判的最後期限。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簡訊來發表您的評論或者提問,您也可以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我們YouTube的直播頻道現在是「新唐人熱點評論」,歡迎您訂閱這個頻道,您可以收到直播的即時通知。

破空想先請您來談談總體的貿易談判,一共談了5天,我們看到先是低一級的級別,然後又是高級別的談了2天,您覺得這樣一個談判,從迄今的消息來看到底談成了什麼?它有什麼樣的成果呢?

陳破空:從美方發布的一個聲明和中方的報導來看,實際上是進展不大,應該說從1月份到2月份問題都在那裡徘徊,徘徊就是美方所關心的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如果談成這些中方在呼應美國的要求似乎願意承諾,願意承諾那個的時候,但是美方關心的如何強制實行、如何監督實施,這是美國關切的問題。美國關心的是結構性問題,結構性問題現在其實完全沒有完全鋪開,表面上看是經濟結構性問題,跟政治結構還沒有關係。

中方的重點還是在第一個,增加對美國的進口,更大規模的採購東西去平衡貿易逆差;另一方面就在應付美國關於怎麼核查的問題在應付,或者在結構性問題上打轉,能承諾多少、不能承諾多少。

我想之所以出現這麼一個拉鋸戰的原因是,因為中方擅長拖延為,它主要特長是拖延,它喜歡談判,而且談判能夠拖延。既然能夠拖延的話,3月1日還沒到,還有2個星期,幹嘛要這麼早去答應一切呢?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至少它拖到3月1日,而且這是一個拖法。

還有一個拖法就是,如果習近平和川普能夠會見的話,有些問題可以拖到習近平和川普會見去解決。所以由於中方打定主意就是能拖多久拖多久,以拖待變這樣的心態,目前應該說談判的結果很不明朗。

主持人:趙培,我們看到確實這個談判像擠牙膏似的,一點點往前挪,所以在您看來這次談判,或者具體說您覺得有什麼樣的是達成了協議,而有哪些問題是僵持不下的呢?

趙培:其實等於雙方都開出一個清單,比如美方清單上要求北京在哪些哪些方面做改變。其實這兩個清單最開始雙方開出來都是虛的,比如說美方有大的清單,它其實有些東西是無關緊要的,但他新開出來作為一個談條件的砝碼,中方就跟他在這清單上磨蹭,就是這些東西可以減掉,美國說行,你可以減掉,但是你要答應我什麼什麼,雙方其實是這麼一個談判方式。

所以星期五的時候,白宮發的聲明裡說:雙方將會以備忘錄的形式記載雙方的承諾。也就是說之前一開始,就是在這一輪之前,雙方只是把清單裡面的一些無關緊要的砝碼拋來拋去,拋完了,現在開始正式承諾了。承諾了哪一些呢?這個就很有意思了。

白宮的聲明裡面很模糊,其實他說的美國代表團關注的重點性結構問題,包括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網路、盜竊,還有農業、服務業、非關稅壁壘和貨幣,一直都在談,其實一直都在談的意思就是說這些方面沒有進展。但是雙方要到什麼時候能有進展?據說是這一切要到,中方是想拖到習近平跟川普見面的時候才想要有進展。

但是關鍵問題,3月1日之前,習近平和川普是不見面的,那麼中方到底答不答應?這個拖延態度讓美國,現在看起來主戰場是在談判桌上,其實主戰場真正的是在美國白宮裡面,美國白宮裡面的鴿派和鷹派都要決定,到了3月1日談判沒談下來,中共還在拖延,我們美國要怎麼辦?其實主動權在白宮,但是主戰場也在白宮,這才是這一個談判的關鍵性問題所在。

主持人:所以談判表面功夫。我想問一些具體的,破空,我們看到這次談判中,中方似乎拋出一些新的東西,其中有一個新的建議就是要大量地購買美國半導體,把其它菲律賓什麼地方的都弄到中國來,算是美國對中共的出口,這樣增加了出口量。美國相關業界的人士有人評論說,這樣一個提議是聰明過頭了。您怎麼看?

陳破空:這是一個陰謀,也是一個陽謀。說它是陰謀是因為中共歷來用採購,向美方提出採購來削減雙方的貿易逆差,想迴避結構性問題。但是為什麼算是陽謀呢?他公開提出來,原來提出採購主要是其中是農業方面和原油方面,比方購買美國的大豆、美國的豬肉、還有美國的石油來平衡;現在進一步提出購買美國的半導體,大規模購買。

但這個為什麼說它是個陽謀呢?因為半導體剛好出問題出在這裡,中共方面來說,中共的企業,中國的國營企業和中國的企業也好,兩種東西生產不出來,第一個,高進階的晶元生產不出來;第二個,高進階的半導體生產不出來。恰恰就這兩樣事情發生了問題,晶元是出在華為和中興上要依賴美國,美國一說停,華為和中興都會停擺。

半導體也出在美國,前一段時間發生一個事情是中國有一個晉華公司,設在福建的,這個公司是中共當局親自撥了57億美元所扶持建立的一個所謂的民間機構,實際上是中共黨內的機構。這個機構一建立就是為了盜竊美國的技術為人事,然後來建立自己的半導體企業。

他怎麼盜竊?他找了一個渠線,他跑到臺灣,美國的美光公司在臺灣有個分公司,他通過收買臺灣的員工,從美光公司駐臺灣的分公司盜取了技術到了中國大陸。而且這次不僅盜取了技術還非常惡劣的是,當美光公司追究的時候,他用中國的法院來判決,而中國的法院是黨的領導,這個企業是黨的領導,結果中國反而判決美光敗訴,晉華還勝訴。

這個消息傳到美國就震怒了,所以美國政府親自下令斷絕給晉華公司的半導體供應,而且是半導體大量限制。中共這次提出半導體之後,試圖想使這個東西復活,實際上晉華公司已經陷入癱瘓,中共可以說偷雞不成倒蝕把米。中共打的算盤是,一方面說我在大量的購買,現在每年購買你的半導體是61億,我希望6年之內達到2千億美元,那是什麼意思?每年300多億美元,其實這個東西對美國來說沒什麼意義。

但是這次非常奇怪的是,美國的商務部的確是諮詢美國半導體公司和企業的意見,但是遭到美國半導體公司一致的拒絕,為什麼拒絕呢?他們寧願犧牲利益、犧牲這種出口、犧牲這個經濟利益,都不出口給中國,因為美光公司的教訓給美國的企業震動太大了,傷害太大了,不僅盜竊技術,還在中國的法院判美光敗訴。

所以由於這麼一個氣氛下,美國的商界企業非常的一致,比美國政府這次表現的還堅決,你現在說美國政府要怎麼怎麼做,美國企業擔心,這次美國政府還想有一點猶豫想諮詢的時候,美國企業堅決不讓。

所以中共這個陽謀和陰謀也好,應該是不會得逞。從這點可以看出來中共是在繼續的耍花招,它要耍到窮盡它自己絞盡腦汁、費盡心機,否則不會善罷甘休。

主持人:趙培,對於中共這樣一個要購買半導體的新提議,您有什麼補充?先請您很快談一下,然後我還有另外一個問題要問您。

趙培:其實這個半導體不光是它在這一次中美談判談出來了,因為很多根據商業界的消息是,華為現在要求它在臺灣的新聘供應商把它們的工廠挪到大陸去;類似的中共的要求也陸陸續續被發現。

可以看得出中共現在是怕了,因為它不想參與全球的自由世界,它覺得你們自由世界既然不吃我共產這一套,那麼我把所有的產能給圈在中國,跟網際網路一樣,像一堵牆,我把所有的設備圈在中國,產能圈在中國,這樣我還能夠在你們對我關起所有門之前,我先關起門,閉關鎖國,我能把所有的產能給限制在中國。他估計中共的下一步的戰略性、政略性的一個條件,就是他提出的2025已經作廢了,這可能是一個新的變化,也是值得業界關注的一個重要的問題。

主持人:對,還有一個,我們看到「路透社」有個報導,它說中共方面似乎在補貼方面有一些表態,說是要符合世貿組織規則,然後要做出宗旨,所謂扭曲市場的國家補貼。但是並沒有給出細節,您怎麼看中方的這樣一個表態?如果是真的話。

趙培:真的也沒用呀!萊特希澤他都記得中共以前答應過美國什麼什麼,到現在不做。就是我以前偷你100塊錢,然後我跟你講,我跟你談判,說以後我不再偷這100塊錢。你信得過嗎?

這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你之前進WTO你答應的東西你做不到;這一次你再跟川普去談說,我把我WTO的東西給做到。那麼川普是不是應該把你在WTO佔的好處給收回來呢?等你做到了WTO再讓你進去呢?

這是一個很強盜的邏輯,就是我偷你的東西,我跟你說,咱們來談個條件,說以後不再偷了,你是不是再給我點好處?是不是一個很強盜,就是強盜都沒這種邏輯的,一種共產邏輯。

所以自由社會很難理解你怎麼答應了的東西還能答應2次,佔2次便宜?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可是值得大家深入去探討的一個問題:你能不能信得過共產黨?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

陳破空:這個補貼我補充一下。這次在結構性的問題中,中共唯一非常爽快答應的就是補貼,為什麼它爽快答應呢?因為補貼這件事是最難查的,最難核查。你想中國的那些分公司在美國行動,美國都已經很費心去查了,它抄襲、盜版、嫖竊、搞商業機密、什麼機器人手臂,什麼玩意兒都玩了!不僅盜竊,還把美國的產品技術賣給美國的敵人,這都是美國經過很多年才去發現、查證、考證的事情。

這個補貼就更難查了,為什麼?補貼發生在中國,什麼叫「反市場」?比如中共當局是通過單方面來說是國有銀行,中共當局撥款來補貼國營企業,在國際上去做不公平的競爭。因為市場經濟是說企業自主競爭,在市場上公平競爭。中共是單方面的扶持一些行業,比如單方面的給華為、單方面的貸款,或者是軍方無限的技術支持、國有銀行無限期的貸款給華為,讓華為取得這樣的優勢,這是對市場經濟的一個破壞。

但它說要停止補貼,停止補貼是最難查,你說我停止了,很爽快答應,怎麼核查呢?我就說我沒有補貼呀!那錢哪來的?是企業自己搞的錢,自己融資的。你怎麼知道政府補貼呢?證據在哪兒?死都不承認!在中共裡面來說是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一切都在黨的控制中,它可以說不是我的。

就跟這次華為出來這麼大的事情,居然華為的創始人、總裁任正非還出來說:「我雖然是共產黨員,但是我們不聽政府的,我們不損害客戶,我們中國政府要我怎麼怎麼洩密,或者竊密、監控,我堅決不執行!」。

這根本不可能嘛!第一,他是個黨員;再來,他是情報機構的。還有一個,中共自己公布了一個《情報法》,10條,一條條數下來,其中一條寫得非常明確:只要國家有需要、政府有需要,任何企業和民間、個人都要配合政府搞情報工作。你華為是中國的公司,你又不可能逃脫這個《情報法》的約束,所以這完全是自欺欺人之說,欺人而且自欺。所以在補貼上答應得越爽快,越說明其中有詐,根本就查不出來!

主持人:是,談到這個,我想很快問一下趙培,我覺得大家現在都看到一個,就是不管它到底結構性改革能承諾多少,但是關鍵就是說,哪怕它承諾了一點,你怎麼去核實,怎麼確保它履行它的承諾?你覺得在這一方面美國到底能用什麼樣的監督和執行機制呢?

趙培:這個制衡機制,我們之前做了一個猜測,也是在這裡做的,能不能像派到朝鮮的核武核查員那樣派到中國去?當然很多的專家也提出過類似的意見,就是派核查員到中國去。但是你很難去核查,因為你在中國沒有執法權,這就涉及到司法權。就是說即使你抓到它的證據,到底在哪裡判?在中共的法庭判?還是到美國的法庭判?所以這個制衡機制其實是個司法管轄權的問題。

在這個方面,中共根本沒有法律,你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管得了中共,而且中共是黨領導政法工作,也就是說中共就是無賴,中國沒有正常的國家機構,沒有正常的三權分立的司法體系。美國的這一套自由社會的想法跟思維在中共那兒行不通,你能不能把它弄到美國來?非常難!

費盡心思美國才引渡了兩個中共盜竊的人,一個從加拿大引進、一個在比利時抓捕,還有孟晚舟在加拿大這兒引渡,正在打官司的過程當中。非常難,這個司法成本非常高。那麼怎麼去監督?怎麼制衡機制?這就看美國政府的智慧。

當然鷹派的萊特希澤提出來,咱們先把稅收上來!這2千億關稅咱們先收。收完了,如果北京方面履行承諾,咱們也看到這個成效,咱們再把稅一點點給降回來,行不行?也就是說先把它在WTO佔的好處,咱們先給它暫時性的沒有。如果中共也就是北京尊重承諾,真的結構性改革成功,我們也看到實效,我們把稅降回去,它還是WTO,我們還按照自由社會的規則玩,這樣就可以。

當然這是一個鷹派作法,我比較偏向於這種做法。因為這樣的話主動權就在於美國,你不用在WTO的法庭上、或者在中共的法庭上跟它去嚼那些法律條文啦、繁文縟節的東西,你直接看到效果你就直接辦,這樣的話白宮就有主導權,這樣應該是對美國最有利的核查機制。

主持人:是,等一下我們再接著談一下這個話題,但是我想在談下一步之前先問一下破空這個問題,我們看到這一次美國貿易代表團在中國,最後一天習近平也和姆努欽還有萊特澤會面,您覺得這樣的一個會面是尋常的,還是它有一些不尋常的信息?

陳破空:一方面來說是禮尚往來,因為美國總統會見中國的代表團劉鶴,習近平會見美方的代表團都是順理成章。但是另一方面也有一個不尋常,不尋常就是美國總統3次會見劉鶴,去年的2月份、5月份,和今年這一次,總共是3次;習近平是第一次會見美國的代表團,所以這個顯得有點不尋常。當然這跟兩國的體制有關,中共想排出一個天朝大國,跟滿清一樣的,想排出皇帝不容易見到那麼一個樣子,架勢,座位安排都跟美國很不一樣。這是一個。

再一個,習近平會見的時候,實際上主要是著重於國內宣傳,現在新聞上有很好的標題,就是說美國在打貿易戰,但中共在打宣傳戰,因為一邊中共在拖延的同時,它一邊在觀察美國的國內政局怎麼走,看一步走一步,看在最後的期限到之前,川普會不會被國內政治所困?然後中共有機可乘。

另一點,中共在精心的打宣傳戰,所以最近《環球時報》的調子都變了很多,完全變得跟以前不一樣,完全是咄咄逼人鷹派的調子,現在變得軟軟的,有點像中共的其它報紙一樣。然後中共宣傳戰上打的就是說,如何宣傳中美的談判,中美貿易戰對中共是有利的,始終要樹中共是贏家的特點。

比如說這一次習近平會見就是這個架勢,中共的媒體怎麼宣傳呢?中共的媒體報導是,第一段是習近平講什麼,第二度還是習近平講什麼,第三段還是習近平講什麼;至於美方代表萊特希澤和姆努欽講什麼呢?說他們轉達川普總統的問候,還說川普總統對習近平非常敬重。然後講完了,沒話了。然後接下來又是習近平說感謝川普,我跟川普有很好的關係,也希望雙方能按照我們的繼續去談判。在塑造他的高大上形象、偉光正的形象。

所以這裡面全都是一些宣傳戰,主要是基於國內民意。中共在整個談判過程中,它小心翼翼看護的還是它的政權,或說領導人的個人權力。所以這個會見如果說有意義的話,它主要是對國內宣傳,起這麼一個作用。

主持人:是,所以就是說,習近平會面的時候他也提到說下週,說中美雙方下週會在華盛頓繼續談。趙培先生,您是否看好下週的談判?因為下週之後再有一個星期就是3月1日,也就是午夜12點,也就是3月2日的凌晨,就是關稅的上限期限。您認為這個關稅會不會加成25%,還是會真的延期?

趙培:這個白宮還沒有定論,從現在看來我還是說主戰場在白宮,現在看鷹派跟鴿派的意見。但是這個中共的作法呢,其實剛才陳破空先生講得非常重要,為什麼呢?因為現在大家看看這個談判,其實就跟平常老百姓到菜市場買豬肉是一個樣的,我買你美國多少斤豬肉多少錢,它其實去談這個的;但是美國明顯比它高了一個等級,美國說我要跟你談這個知識產權保護,我們怎麼樣框架性結構,怎麼樣的司法執行,怎麼樣的制衡機制。

你不覺得是兩個層次的東西嗎?北京怎麼能低端到這樣?去美國買豬肉、買大豆的這種,這叫買賣,商家性的一次性買賣,這根本不是一個貿易框架性的一個法律框架性的談判。

為什麼呢?其實中共黨內是一種四分五裂的狀態,就是說,頑固派就是死活不放棄共產黨的利益,那麼習近平架在中間上,這裡面的這個關係錯綜複雜,他能做這種結構性改革,把共產黨給革掉嗎?共產黨就靠在各種貿易當中吸血,吸老百姓的血存活到現在,那麼他能去革掉這一切嗎?所以就是黨內形成了一個沒有意識的狀態,就是不可能做結構性改革,像進入WTO那樣,就是一拍板我答應什麼。

其實共產黨已經處於一種將死的狀態,那麼在這種狀態下,它只能是說我跟你美國商量商量,我多買點東西,咱們倆就怎樣,買豬頭肉去。那這種買豬頭肉的成不成功呢?你看你歷史上成不成功。

2017年11月川普訪華的時候,你已經答應了購買2,500億美國產品,買豬頭肉,那川普回去他就一商量不行,信不過它,這一筆買賣不行,我們要做結構性的改革,一下子就開始收中共關稅,中共又急啊。那麼習近平跟川普在G20峰會上又見了面,行,川普再給90天期限再談。那麼再談回來你還是去買豬頭肉。你覺得美國人覺得你還能夠被信任嗎?

所以我覺得大概情況,如果在3月1日之前,北京不答應這種結構性改革,被徵稅的可能性比較大,鷹派的比如萊特希澤,把小本子一拿出來,說他們之前答應過我們什麼沒做到,我們先把稅收上來吧。所以這就是起到這個作用。

另外,中共買這個豬頭肉的目的也是在美國宣傳,你看它買的是什麼?它說我買晶元,立馬這個鴿派的財政部長就在推特上說,重大進步,接著股票就漲。所以它在美國收買的利益是華爾街和大財團的利益。

另外它說我買農產品就是希望收買川普,因為川普背後主要支持他的是美國具有傳統價值的這些農民,它是希望你看我怎麼樣讓你能當選,是不是放過我一馬?它其實一直是另外一種腐敗之國的想收買美國的政策。你這種政策拿到美國那兒肯定不行!

你看川普他為了要修這道牆,他認為這道牆能夠阻擋住非法移民對於美國的這種滲透,吃光美國的福利,他寧可宣布國家的緊急狀態,他也是要去做這個事,你就明白他是個意志堅定的人。

所以現在就看在3月1日最後一週,北京能不能痛下決心,我要做結構性改革。或許它真的有這種表態,川普還真的給它延;如果沒這種表態,那可能是一種必然的結果。

主持人:其實挺有意思的,破空,剛才趙培先生提到國家緊急狀態,川普今天剛剛宣布。我記得您上次做節目的時候,您說中共在看美國這邊的情況,那麼上次政府關門,川普做了一定的讓步,是不是中共就理解為川普是可以讓步的?那麼今天這樣一個宣布國家緊急狀態這樣的舉動,您覺得會不會讓中共又有一種壓力?

陳破空:當時中共國內的媒體、國內的喉舌或者網站曾經登過一個文章,叫做川普跟佩洛西之間的鬥法,川普跟民主黨所主導的眾議院的鬥法,中共能學到什麼?還總結了三點。說川普最後妥協了,妥協在民主黨不讓步,佩洛西和查爾斯•舒默不讓步的情況下,川普不讓步的情況下,川普妥協之後同意先讓政府開門,然後再接著談。

所以中共認為學到東西,說川普也不是不讓步,必要時也能讓步,就對手如果是足夠強硬的話。他總結了三點,所以接著就是中共的新拖延戰術就開始了。

那麼這一回川普的表現就可以說讓中共大跌眼鏡,川普再重新開放政府,繼續談判,結果國會只撥14億,跟他的差距很大的時候,就斷然地下令國家緊急狀態法,為了兌現他競選時的承諾,為了堵住這個非法移民。

這個決心一下,那麼對照過來再看中共這邊,中共應該從這點觀察,它要反過來總結了。也就是3月1日談得成、談不成,我想有一個指標是,習近平和川普見不見面,最近都是一波三折,一會兒中共提出說要在海南島見面,後來美國商量在越南見面,後來中共又不幹;後來又說,美國的總統和白宮顧問都說這個見面很遙遠,暫時不會;但最近兩人又傳出要見面,說在美國的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但是也不排除兩人又說不見面了,都有可能。

就川和習會不會再次見面,可以倒過來鑑定談得怎麼樣,如果說3月1日前談得差不多,雙方認為還不錯的話,那有可能見面;如果不行的話,也有可能不見面。

那麼這個對中共來說是很大的風險,中共它現在在冒風險,一方面它想要冒到最後1分鐘,看看究竟怎麼樣。但如果中共成僥倖心理的話,那川普對待民主黨那一招,就宣布緊急狀態有可能出臺,突然之間川普的白臉唱完了,突然宣布該加稅就加稅,這個加稅不只是從中國那邊拿幾十億、幾百億這麼簡單,發生的是深刻的市場轉移,整個市場往東南亞,往其它投資、市場、產品大規模的轉移,中國經濟危機的加劇或製造業的空轉,製造大國的空轉等等,還有高科技的繼續延伸戰、升級戰,都可能發生。

所以中共實際上它要冒這個風險是非常大的,如果它真要冒這個風險的話,我想雙方這個關係的急轉直下,甚至於脫鉤,所謂傳說中的經濟脫鉤,這種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主持人:是,因為這也是有過先例的。特別是他在今天宣布這樣的一個緊急狀態,而馬上下週開始就是中方要到華盛頓來談判,所以您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下,中方是不是會有很大的壓力,說我們不要再誤判川普了?

陳破空:中方可能沒想到,因為他看到川普說為了讓政府開門,暫時妥協,開了門再談。它就以為這就是美國的大勢,所以它在觀察,一直想從美國國內政治中總結出中共跟川普鬥爭的一個經驗。那麼現在看出來,川普為了要達到目的,不會讓步。一看國會這個狀況,我給了你讓步,給了你民主黨讓步,結果民主黨摳摳巴巴最後撥出14億,和他要的87億這個差距太大,川普就乾脆動用他的緊急狀態法,就緊急狀態。

這個是非常破先例的,就在歷史上,美國總統很少動用緊急狀態法,特別是針對這個非法移民的狀況,如果戰爭狀況有可能,或者是巨大的天災這種情況下有可能,但是這次是在邊境非法移民浪潮衝擊的情況下動用了這個法令,就說明川普的決心。

而川普在競選的時候有兩個重大的承諾,他有很多承諾,至少兩個最重大的,一個是杜絕非法移民,再一個就是要強制地反擊中共。所以說既然非法移民他有這麼大的決心,那麼他強制反擊中共這個決心也應該不可低估。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觀眾發了不少簡訊和YouTube留言,我們很快讀一下。那麼一位觀眾簡訊發言說:別說結構性問題談不攏,就是減少貿易逆差也談不攏,越談美國越虧。根據中國海關的統計,今年1月份中國向美國出口372億美元,同比增長1.9%;而中國向美國進口只有96億美元,同比下降38.2%。中國順差278億美元,擴大了31.2%,也就是這貿易順差還在擴大,請專家評論。好,這是一點,等一下二位可以評論一下。

另外還有一條簡訊說:所謂終止扭曲市場的政府補貼,這個定語大有文章,留有很大的解釋空間,言下之意,不扭曲市場的政府補貼就不會終止了。

簡訊三:川普與習近平都互捧彼此的友誼,與共產黨還能講義氣嗎?希望雙方能夠公事公辦。

簡訊四:中共是不見棺材不流淚,至今貿易戰根本沒有傷到中共根本利益,所以川普總統只能再加稅了。

我們網友評論都很精彩。趙培請您回應一下網友的評論,另外第一位網友談到說這個貿易順差還在增加,也請您談一談。

趙培:對,其實貿易順差還在增大,這是1月份的消息。其實這裡面有多方面的因素,一個是中國今年的新年是向前提前的,所以有很多廠家要趕在新年之前把貨出口到美國,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因為1月份,大家都知道如果3月1日要加稅,你想想,你跟美國簽訂單,你是不是要趕在2月份趕快出口到美國呢?其實這裡也有這個因素。

另外一個因素就是美國確實是從中國進口更多的東西,在這個1月份,這是一個確實的因素。那麼怎麼解決這個方面呢?我覺得這個貿易順差或者逆差,如果在一個雙方都公平的貿易環境下是一個正常的,這個大家應該是沒有異議的。

最大的問題是中共到底給中共自己的國企有多大的補貼,和中共到底在這其中幹了多少違反公平貿易的問題,這是需要美國在接下來通過這一系列的結構性改革的逼迫來去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也拭目以待。

所以跟中共能不能談?跟中共你一定得要去談,但是談判只是一個策略之一;另外,你沒有強制手段去保證你的談判成果,你的談判也就成了一個被中共欺騙的過程。這個網友確實說得對。所以我們一直重點在談這個背後的制衡機制和這個實際驗收效果。你信不信得中共?信不過!信不過怎麼辦?這是擺在白宮桌面上實實在在的問題,也是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所在。

共產黨還是那樣,大家都不指望它可能變好。那麼怎麼辦?白宮面對這個流氓,他要怎麼樣去談?要怎麼樣保證這個流氓能夠不再作亂?這是美國白宮面臨的嚴苛的問題,他們需要不能妥協的問題。所以我覺得網友們談這些問題是談得十分好。

主持人:好,破空先生您對於網友有什麼回應?

陳破空:說到這個順逆差還在發展,這本身是個結構性問題,因為結構性問題沒有解決,沒有解決的話,就說這個低價傾銷、關稅、非關稅壁壘、市場準入,這些都還存在,所以問題沒有解決之前,現在那個關稅戰沒有升級,在90天談判期間,當然這些順逆差的問題肯定會存在。而且順逆差的解決它需要一個時限的體現,它叫滯後效應,就是美國在貿易戰產生的一個滯後效應。這是一個。

第二個,剛才有觀眾提到說,在目前為止來說,習近平跟川普在互捧,意思是說川普跟中共的獨裁者沒什麼好談的。關鍵對川普來說是這樣,兩點,第一個,川普是一個商人,商人在治理企業的過程中本身就有一個讚揚文化,美國的讚揚文化。這第一個。

第二個,川普始終把這個當成一個策略,就說一方面是硬的一手,就泰山壓頂,面對面的談判讓鷹派官員去談判;另一方面就說,有人唱黑臉有人唱白臉,他用軟的一手,通過私人交易給對方面子。

還有,川普把中共這個結構研究得很透,中國這個文化、中共文化,還有中國領導人的這種心態研究的很透,他們需要面子,需要台階下,美國要贏裡子,給中國領導人面子,或者美國需要贏得實質上的東西,那給人家一點風光的東西這是可以的。所以川普始終抓住這一點不放,哪怕是彭斯副總統發表一個新冷戰演說的時候也都做了一個保留,說兩國元首保持良好關係。

對習近平那邊為什麼他會接受這個呢?因為對習近平來說這個確實非常重要,川普不僅迎合了他的心態,對中共這樣一個體制,對內來說,它主要是需要控制住人民;對外來說,中美關係是重中之重。中美關係穩定的住,他在黨內的地位穩定的住;如果中美關係穩不住,在黨內都會受到很多的攻擊。

文革之後,基本上從毛澤東開始的領導人一貫如此,把中美關係看成自己政治上的一個支柱,執政的一個支柱。他們有很多話,習近平講過什麼中美關係一千個理由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搞壞,那任何關係都可以這麼說。這次會見萊特希澤他們又說中美關係是最重要的什麼關係,又說這個說法。其實倒過來,對他們的政權、對個人的權力非常重要。因此他也看重這種個人交易。

當每一次川普讚揚的時候,中共都會大幅度地去報導,或者選項報導,但它這次有一件沒報導,就是劉鶴當著川普的面提出,實際上代表習近平、代表中共政府,要習近平跟川普會見。這個建議中方根本不做報導。為什麼不做報導?因為中方想造成一個是川普需要這個會見,而不是習近平需要這個會見。然後是川普提出要求可能要延期,而不是中方;實際上是中方想延期,而不是川普。

所以中方想延期,川普在考慮;或是中方要求會見,川普在考慮。但是在國內宣傳完全倒過來,這也符合它的面子哲學。川普看這點看得很清楚。所以不管談到什麼程度,再砸鍋的程度,他都要給習近平主席本人一個面子,這應該是他的一個底線手法之一。

主持人:是。所以這一方面趙培先生也請您做一下分析,因為我們看到確實就是劉鶴來的時候提出說習近平願意跟川普見面。那我們也知道3月份馬上要開兩會了,剛才破空先生說這個中美關係是重中之重,所以您覺得為什麼習近平他想要與川普會面,那他面臨著什麼樣的政治和經濟的壓力?跟我們分析一下。

趙培:其實這裡面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剛才陳破空先生講得非常好,就是中共黨內把外交的成功啊,主要指的是對美外交的成功。你看歷史上,江澤民為了去吃頓烤肉,花了多少大的價錢買了美國多少東西,出賣了多少、拱手讓出了多少利益,這才換了去吃頓烤肉。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非常簡單,他是要想給胡錦濤一個下馬威。你看,你們搞不定美國總統,我能搞定。不管他出賣多少利益,我能搞定。

那麼習近平如果是要跟川普談,就是說有一些東西他可以成為在兩會上壓制反對意見的一個砝碼,你看,你們所有人跟川普談不下來這個問題,我談下來。最後的結論只能是這個,你們接不接受,或者在黨內你們不要再說你們懂外交,你們外交部懂外交,或者有人敢就挑戰他在這方面的權威。你看你們都談不下來,貿易什麼你們都談不下來,而我能談下來。這是習近平的一個政治資本,他要壓制黨內反對聲音。

但是從另一個方面看到黨內的反對聲音很多。那麼涉及到結構性改革,已經被中共宣傳部門給渲染成了一種低頭的行為,說我們絕對不會低頭,包括利用孟晚舟這個事製造愛國情緒也宣傳絕對不低頭。每年拍一兩部中共替自己宣傳的片,上次拍了《戰狼》又拿出來重放,那個吳京在國內查稅,戰狼呢?戰狼呢?在那兒查稅,出不了國。

今年又搞了《流浪地球》,意思就是太陽系承受不住共產黨要衝出太陽系。就是挑動這種極端的愛共精神,它不是愛國精神,它那個票上寫著「只有共產黨才能救地球」,所以它挑動了這種東西,就是把自己吹得很高,架得很高。

它其實在架誰呢?把習近平架到火上烤。習近平想跟自由世界有所溝通、有所交流,也被黨內這一派給架到火上烤。你怎麼辦?它已經創造輿論了。好,習近平全部答應,這一派就會馬上說習近平你喪權辱國,你搞不好經濟,搞不好幹什麼,所以也是一個很難的事情。

我倒是勸習近平,你不如把這個頑固派搞掉,你把共產黨搞掉,結構自然改了,是不是?你比如說這個網際網路,美國現在已經說了,你網際網路封鎖,你搞區域網,你是不是就是一個貿易壁壘呢?我們的這個亞馬遜、谷歌進不了中國,而你這個中共就圍圈起來弄了一個騙人錢財的這個百度,你是不是一個貿易壁壘?其實也是一個貿易壁壘。那麼怎麼辦呢?你只有把共產黨給拿掉了,共產黨不搞審查了,是不是中國結構性改革了,沒有貿易壁壘了?大家都在公平的一個起跑線上進行這個貿易競爭。這才是一個真正國家領導人的一個責任。

所以我這裡也勸不要搞這個閉關鎖國。中共現在正在搞一個錢財不讓出去,技術都偷進來,把所有的生產線挖進來的一個中共的一個長遠的閉關鎖國,這也是它拖延的一個目的。我建議習近平不要這麼搞,你直接把這派徹底給弄掉,把共產黨給整垮,這樣中國徹底結構性改革了,我想川普也滿意,全球人民都滿意。

主持人:好,那還有點時間,剛才問了趙培,但是沒有問破空先生您這個問題,就是3月1日這個期限,您能不能綜合談一下從各方面的這個情況來看,您覺得它會不會延期呢?

陳破空:這個談得成、談不成都有可能,但是這個談的標準是什麼?比如說你美方原先設定的標準有沒有差距,要50%達成、85%達成、100%達成,這是一個標準;另外,中方究竟能夠答應到什麼程度、最後落實到什麼程度,這都是一個標準。

另外我覺得習近平現在有一個考慮,他可能是有一個布局,這個布局就是主要是圍繞兩會,兩會在3月中舉行,那麼他在3月兩會之前希望能夠終止貿易戰,或者是暫停貿易戰,比如達成某種協議。還有這個兩會之後,他馬上去會見川普。促成一個中美……。

主持人:還沒有訂時間,所以會不會兩會之前?

陳破空:現在提出來了。現在提出來一個非常怪的時間,是3月下旬。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不是2月下旬,為什麼不是3月1日馬上見面,而是在3月下旬?他是等兩會結束之後。

為什麼等兩會?就是習近平設置了一前一後兩個有利於自己權力支撐的砝碼,就是之前試圖要宣布貿易戰結束,至少宣布雙贏,要嘛就宣布中方勝利。另一個,兩會之後,在兩會中營造一個氣氛,兩會一開完我就飛往美國見美國總統去啦!這樣子顯示他內外可以震懾住群僚,所以他有這個盤算。

但是對川普來說,川普應該說聽到了這個盤算,包括這次會談中報導了一些、沒有報導了一些,那麼川普聽到了。當然,川普配不配合,關鍵看能不能談成重大的協議,如果是很成功的話,我願意考慮。

主持人:是,能不能讓他滿意,特別是3月1日之前。

陳破空:對。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