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09日訊】【熱點互動】(1871)川普國情咨文中共新冷戰」不可逆轉?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2月8日,星期五。

本週二(2/5),川普總統在國情咨文中有幾處談到中共,一處是在談到中美貿易摩擦時川普稱,任何最終的貿易協議都必須包括中共真正的結構性改變。談到軍事時,川普總統提到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並且說,如果談判一項多邊協議要包括中國。

川普總統的國情咨文對於中共發出什麼訊息,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中方如何反應,在經濟、軍事和意識型態領域,美國對中共的「新冷戰」態勢是否已經不可逆轉?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進行討論。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節目開始,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川普總統在國情咨文中談到中國的部分。

美國總統川普:「我們要對中共說清楚,長期以來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並竊取我們的智慧財產權,這種竊取美國工作機會與財富的行為,已經走到了盡頭。」

美國總統川普:「我們正在與中國達成新的貿易協議。但協議必須包括真正的結構性改革,以結束不公平貿易行為,減少長期貿易逆差並保護美國就業機會。」

美國總統川普:「在我們遵守該協議的同時,俄羅斯一再違反其條款。這就是我宣布美國正式退出《中程導彈條約》或稱INF條約的原因。

也許我們可以就一個不同的協議進行談判,增加中國和其他國家,或者我們不會──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支出和創新將遠遠超出所有其他國家。」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跟我們互動,您可以通過手機簡訊和我們互動或者提問、或者在YouTube觀看我們《熱點互動》的直播並在YouTube上和我們文字互動。

唐靖遠先生,我想第一個問題先問問您。川普國情咨文中談到中國,很多分析都說,他發出什麼訊息?特別是第一個部分他說到「中共盜竊美國就業和財富的時候已經結束了」,並且說「任何貿易協議都要包括真正結構性的改變」。您怎麼理解他這一段話對中共發出的訊息?

唐靖遠:我覺得他這一段講話釋放出三點關鍵訊息。第一,我覺得他非常清楚地表示,美國政府要阻止中共彎道超車的破壞性經濟行為、竊取美國財富的行為所表現出的決心。我覺得他已經說明,這種決心是美國政府的整體共識,而且這種戰略可能會長期執行下去;不是短期的行為。這是第一。

第二,他在講話中提到,中共盜取美國就業機會和財富的行為必須要終止。我覺得他把就業和財富分開提出應該是有所指。就業,在我看來主要涉及產業鏈的問題。長期以來,中共非法利用國家補貼企業,進行大量、低價傾銷,搶佔美國公司、美國產品的市場;反過來又利用廉價的原材料和勞動力,搶奪美國公司的就業機會,導致整個美國產業的空心化。背後直接涉及到的是中共的國有化體制問題。

而財富,我覺得他最主要指的應該是長期的貿易逆差,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造成大量美元被中國賺走了。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包括美國非常重視的知識產權和強迫技術轉移。這是美國視為非常寶貴的財富,被中共用不正當的手段奪走。

至於川普提到「結構性的改變」,這句話我覺得我們可以把它反向理解。他說,如果達成貿易協議必須包含結構性的改變。如果我們反過來理解:如果中共不做任何結構性改變的話,那麼美中之間就不會有任何的貿易協議。

一旦美中之間沒有任何的貿易協議可以達成,我覺得可能會導致至少兩個結果。第一,很有可能貿易戰會繼續打下去。川普這邊可能會繼續使用貿易手段、甚至包括其它手段迫使中共一直到它改變結構、制度為止。這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我覺得川普可能釋放出訊息,他很有可能已經在打算要重新塑造經濟秩序,比如通過跟盟友、盟國之間締結各自的自由貿易協定以及包括對WTO的改革,包括他曾經提過,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退出WTO。

川普的目的是什麼?他的目的就是一個,首先在經濟上與中共脫鉤,然後再逐漸把中共排除在以美國為首的真正的自由貿易體系、市場貿易體系之外。他其實是要達到這樣的目的。我們看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剛剛才給國會提交一份報告,報告裡面直接提到,通過修改WTO規則來約束中共的想法很可能是不切實際。也就是說,美國對中共的不遵守規則是有所準備的。所以我覺得他很可能已經有另起爐灶的打算。

主持人:是。在國情咨文中提到這個,應該是有比較重要的訊息。破空,這方面您有什麼補充?另外,談到貿易戰,我們看到,川普昨天已經明確表示,3月1日之前不會見習近平。結果導致美國股市應聲下跌。您覺得是否代表中美貿易談判並不樂觀?

陳破空:有兩點。第一,關於他在國會談到中國部分提到盜竊知識產權、就業和結構性改革。本來這些語言、最近這些關鍵詞,並不是川普經常講的;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或者其他美國的鷹派官員講的。最近一段時間,我們看到川普唱白臉、其他官員唱黑臉這麼一個角色,川普說了很多的客套話,在會見劉鶴的時候說了很多客套話、強調他跟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在國會演說中也提到尊重習近平,但必須達成協議。

他的訊息就是,客套話歸客套話,實質歸實質。因為國情咨文是正式文本,他講的是正式的立場,由他的立場可以看出來與他競選時的立場一點都沒改變;那就是要改變長期以來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並且通過結構性的改革實現長期貿易逆差的改變,同時停止中共對知識產權的盜竊、對美國就業和工作機會的損害。

其實美國就業現在是歷史最高點,15年來最高點;失業率是最低點,包括非洲裔、西班牙裔、亞裔的就業率都達到最高點,最低工資也達到最高點。但是為什麼還強調這一點呢?他上任兩年,可以說有效遏制了中共對美國經濟上的進攻、經濟侵略,但是他覺得不夠;他是要追求長期目標,要穩定下去,這是一個。

至於他昨天(2/7)宣布,3月1日前不會跟習近平見面。我認為中美雙方有兩件事情沒談攏,第一件沒談攏的是關於川習會。當時劉鶴代表習近平或中共當局提出,希望3月1日以前川習會再舉行一次,並且提到地點是海南省;想給中方一個面子,因為中共要開兩會,會給領導人本身一個面子。川普當時很客氣地「答應考慮」,隨後川普的幕僚分析利弊之後提出在第三國。所以美方的方案出來了,第三國就在越南,在2月下旬,跟川普、金正恩的會面差不多同時;這個方案最後中方可能經過考量又不願意。因為那樣是給越南站臺了,而且相對是跟金正恩去比高底、比高矮。所以這樣的情況下這件事情沒談攏。而這件事情是證明中美雙方的貿易協定也沒談攏。

貿易協定本來美方提出很多的要求,中方試圖什麼都答應,但是中方又不願意接受核查和美國的強制執行;而美國的重點在於核查和強制執行,中方不願接受的話雙方就談不攏。

川普不願意見習近平,釋放一個重要信號:到目前為止雙方沒有談攏。所以3月1日以前不一定達成協議,3月2日關稅有可能增加;最好不見面,不見面的話雙方都還有點台階下。接著,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說了一句話:兩國領導人、兩國元首會見面,但是現在談還很遙遠。這句話就暗示了中美首腦級會談的敲定有可能很遙遠;預示著談不攏,目前為止。

主持人:是。所以大家現在都在猜測,各種猜測都有,3月1日到底加不加關稅、會不會有部分協議?唐靖遠先生,確實在美國國內我們看到,現在對於川普總統壓力是比較大,比如像商界、華爾街似乎都希望他放棄以關稅作為籌碼的態勢。但是另外一方面,似乎關稅已經不僅僅是美國用來制衡中共、要求結構性改革的手法,最近我們看到對於華為事件美國一系列司法方面的手法,華為可以說是高科技方面的典型,這方面您有什麼觀察?跟我們談一談。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的確,川普的角度,關稅並不是他唯一施加壓力的手段。關稅最主要對美國帶來兩方面的變化,第一,在一定程度上矯正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貿易不平衡狀態;另外還有比較關鍵的是,剛才也提到,關稅可以起到的作用是迫使產業鏈進行轉移。

我們都知道,過去的經濟格局從宏觀來看是大範圍的,中國是世界工廠,尤其是近幾十年已經成為最主要的產品製造國;而美國基本上可以說是世界第一大的產品消費國,因此,中國製造,美國消費,剛好是形成這樣的態勢。這也是造成長期、大量中美之間貿易逆差最主要的原因。

關稅能起的作用就是使產業鏈進行轉移,轉移之後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中美之間的角色可能都會發生改變。產業鏈一旦轉移,不管是流到美國還是轉移到東南亞,美國都可以避開被中共權貴資本主義(或者用川普的話:國家資本主義)低價傾銷的模式進行侵害、比較尷尬的局面。所以我覺得關稅只是一方面。

剛才提到華為,美國在技術方面對中共進行封鎖;我覺得其實不是簡單的封鎖問題。因為華為本身是個很複雜的角色,華為並不是一家正常企業,它可以說是一個複合體,我們從現在已經公開的訊息都可以看到,華為涉及到幾個案子。

比如波蘭華為王偉晶被抓,反映出來的是華為可能跟中共的國安系統有關係,反映的是華為有情報機構的屬性,對孟晚舟和華為公司的起訴,包括在T-Mobile偷機器人等,這些案子反映出的是華為背後有政府以及經濟間諜的屬性;第三件案子剛剛發生不久,華為可能涉嫌竊取美國一家公司的鑽石玻璃技術,是比較先進的技術,這個案子反映出來一個直接、非常重要的訊息,華為被證明和中共的軍方有聯繫。

這一家鑽石玻璃的樣品被華為拿去以後,還給這家公司時裂成兩塊,這家公司把樣品交給FBI進行檢測,發現破碎的原因是受到武器級別的激光(雷射)打擊,是激光打擊所造成的。也就是說,這塊玻璃一定是被中共軍方拿去作了關於激光武器方面的測試,換句話,說明華為跟中共軍方有關係,它同時還具有軍事方面的屬性。

綜合這些訊息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華為不是一家簡單的企業,它可以說是具有多重功能、多重屬性的複合體,涉及到政治、經濟和軍事,各方面它都有涉足。美國現在對華為的封殺、抵制態勢,相當於是在政治、經濟和軍事等三方面同時針對中共的急先鋒──華為,華為扮演的其實就是急先鋒的角色,美國對它的反擊不僅僅侷限於經濟領域;是比較全面的反擊。

我覺得這就涉及到一個概念,就是我們今天談論的主題「新冷戰」。新冷戰究竟存不存在?可能到目前為止眾說紛紜,但是在我個人看來,至少中美之間新冷戰雛形的起始階段已經開始了。冷戰一般我們認為它具有三大標誌性特徵。第一就是政治上和意識型態上的對立;第二是經濟上的分割;第三是軍事競賽、軍備競賽,軍事上的競爭和對立。那麼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三大領域基本上中美之間已經開始出現一些標緻性的事件,尤其華為是比較典型的代表。我就是這樣看。

主持人:好,我們等一下再延伸談一談。我也想問一下破空,就我們看,其實在高科技領域也許有比關稅更有效的手法,在華為這件事情上,我們看到美國的司法部相當於直接用刑事手法來對待,您覺得是不是體現美國有用其它方式在科技領域對中共竊取知識產權的遏制?

陳破空:美國的確是該採取這種措施的時候了!這本來是已經很晚了,現在是亡羊補牢,猶未為晚。對華為公司提出23項刑事起訴,完全是有根有據,應該說早就應該這麼做,早些年、在歐巴馬時代就可以提出刑事起訴,只不過那時候沒有這樣的氣氛和條件;現在氣氛、條件成熟了。

再就是,現在傳出消息,本月底、下旬,美國總統可能簽署全面禁止中共科技行業進入美國網際網路市場的禁令。

主持人:電信市場是嗎?

陳破空:對,電信市場、網際網路市場,包括華為、中興、海康威視、大華技術、晉華等都可能被全面禁止。一旦美國全面禁止,盟國都會跟進;如果被美國禁止後它又進入盟國,同樣對美國構成損害。這是一項重大進展。

另外在高技術的領域說明什麼呢?中美之間不僅有貿易戰,現在有科技戰,如果加上後來所提的中導條約,它更有軍事戰;美國跟中共之間現在的對抗是全面的。所以我一直用「全面對抗」的說法來描述,任何領域都在進行,包括地緣政治比如南海、東海、台海態勢;國際關係全面調整、全面變化,就好像我們看到昨天、前兩天,日本跟德國急遽改善關係、急遽聯手來對付中共一樣;還有印太聯盟的形成。是全方位的,而高技術是其中重要的一環。

現在美國已經把高技術提到這樣的高度,兩種說法,一個叫「核武器」,如果讓華為的5G、第五代移動通信主宰世界,那就相當於是核武器級別了,這是一個說法;還一個說法叫「珍珠港事件」,華為對於美國和其它國家大規模的間諜和監控活動,相當於珍珠港事件,是另一種入侵美國。如果說當年日本是明的用槍、砲、軍艦攻打美國;中共是用看不見的槍、砲和軍艦在攻打美國,那就是以華為為首的間諜公司。已經提到這樣的高度就意味著「宣戰」或者暗示「反擊」。

主持人:是,您提到珍珠港事件很有意思,談到司法部宣布華為23宗罪,當時我們在節目中說,好像半個美國都出來了,11位高官站到那邊;有網友說,好像是珍珠港事件之後美國宣戰的感覺。所以可以說是對華為的一種宣戰!

二位都談到軍事,我們接下來談一談川普在國情咨文中談到的軍事方面。川普說,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如果要談多邊協議要包括中國。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和中共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關係?

唐靖遠:在我個人看來,美國這一次退出中導條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共。為什麼呢?川普雖然表面上的理由是俄羅斯違反規定,其實他真正退出的原因是因為是中共。美蘇之間當年簽署中導條約到現在已經差不多三十多年了,這已經是很長時間;中共當時並不在條約裡面,三十多年的時間,中共充分利用了戰略空間,發展出一系列型號如長劍、東風等中短程導彈,射程可以覆蓋500公里一直到5,000公里範圍之內,它已經發展得非常成熟,有各個層次、各個級別的導彈體系。它的導彈體系造成的結果是,使中共在對美國的軍事戰略態勢上取得了不對稱優勢。

所謂「不對稱優勢」,整體中共的軍事實力和美國其實不在一個檔次上,中共還是居於下風,但是在某一個局部上比如中程導彈這方面中共佔據絕對上風。美國和俄羅斯因為受中島條約限制不能發展中程導彈,所以對美國造成的結果是首先在台海和南海已經失去了戰略平衡。中共已經可以部署大量的中程導彈,而且是陸基、移動的,可以把美國的航母戰鬥群納入火力範圍之內,對美國來說已經構成非常大的威脅,而美國並沒有相應的手段來應對。因為美國並沒有中程導彈;都銷毀掉了。所以美國只能通過海基或是空基,通過航母戰鬥群或者通過飛機發射導彈,而且這種導彈都是亞音速的,比如「戰斧」導彈很有名,它是亞音速,速度很慢。

現在中共已經在開發高超音速導彈,美國其實已經居於劣勢,會打破平衡;對俄羅斯來說也是一樣的。我們都知道,中共發展的中程導彈射程基本上覆蓋整個俄羅斯絕大部分的國土面積,甚至包括俄羅斯的首都莫斯科都在射程範圍之內。從這個角度上講,中共發展中程導彈對俄國的戰略威脅要比美國的威脅還大,其實俄羅斯也是非常擔心。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俄羅斯口頭上可能抗議一下,其實心裏是暗自高興,當美國一旦退出中導條約,你看俄羅斯馬上也宣布退出。這個條約就作廢,作廢以後,俄羅斯馬上就可以公開在遠東地區部署中程導彈。不管俄羅斯也好,美國也好,導彈技術都有非常深厚的積累,只要不受這項條約的限制,它們可能在幾年之內就能夠迅速把劣勢的平衡重新找回來,相對打消了中共的戰略優勢。所以中共為什麼反應這麼激烈、這麼不滿?我覺得這是主要原因。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意指中共的意味有多濃?

陳破空:中導條約這件事情是美國虛晃一槍,明裡針對俄羅斯,實際上針對中共,可以由俄羅斯的反應和中共的反應來證實這一點。俄羅斯的反應從普京總統到政府層面,表面上是不滿和抗議,一方面不承認自己違反中導條約;另一方面也宣布暫停中導條約,不恢復的意思,雖然歐洲勸他60天之內改變,但是俄羅斯無意改變;反過來,俄羅斯的媒體和智庫一片歡呼聲,非常鼓舞,並且說美國總統川普這一著是高棋,英明,非常睿智和智慧,一舉解脫、解放了美國和俄羅斯兩個國家。

原來美、俄被綑綁手腳32年不能發展中程導彈,現在不僅把美國解脫出來,而且把俄羅斯也解脫出來了。俄羅斯的媒體和智庫歡呼的重點是「明確是針對中共」,因為中共過去30年放手發展導彈,對世界形成威脅,對俄羅斯尤其構成威脅,現在美國騰出手來,俄羅斯自然明白是對付中共;不是對付俄羅斯。

主持人:我插一句,為什麼對俄羅斯也構成威脅呢?

陳破空:因為中程導彈覆蓋的範圍是500公里至5,000公里,現在中共所謂的「東風-21」、「東風-16」號稱是5,700公里的射程;中共還把一些洲際導彈甚至部署在中國東北、黑龍江,宣稱是瞄準美國,但是洲際導彈其實也瞄準俄羅斯歐洲部分,莫斯科中心地帶。俄羅斯心知肚明,所以俄羅斯的媒體和智庫一片歡呼的重要原因是,美國出手腳不是對付俄羅斯;是對付中共。這是第一個,就是目標轉移。

第二,俄羅斯也可以解脫手腳,至少跟中共去抗衡。還有,中共自己的態度證實了這一點,中共的態度是雙反對,一反對美國、俄羅斯解除中導條約;第二反對把中國納進新的中導條約。世界上還沒有見過這樣的邏輯。見過荒唐、流氓、無賴的邏輯,這恐怕是我見過的最荒唐、最無賴、最不要臉的邏輯,等於什麼呢?說得好聽一點就好像有控槍的狀況,比如美國有槍枝事件,學校和社區是控槍的;外面有社會流氓集團或土匪集團、黑幫集團不控槍的,黑幫集團要求學校要控槍、社區要控槍,你們不能夠不控槍,你們不能持槍。

主持人:不控槍就威脅和平。

陳破空:我們黑幫集團不控槍,不僅不控槍我還天天去試射子彈。這是一個比喻。說得不好聽還有一個比喻,比如幾個兄弟之間,有一個兄弟對他的兄弟反覆要求,你不能離婚,你必須在婚姻裡面待著,你必需要怎麼怎麼樣,但是我這個人可以亂來,我可以在外面亂整亂來濫交,就這麼一個口氣;中共就到了這麼一個口氣,完全直接道德淪喪、直接淪落。

還有一點,美國國務卿公布的一件事情讓我自己都大吃一驚,我自己還真不知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每年中共試射導彈的次數超過其它所有國家的總和。可以看到中共是多麼瘋狂,試射導彈到這個程度,這個數據連我都是第一次聽到,大吃一驚。恐怕還有一個數據會讓世界大吃一驚,說不定美國國防部情報局有一天突然說,中共所擁有的短程、中程洲際導彈總數超過世界的總和,可能大家更大吃一驚!不用吃驚,因為中共根本就不會公布,它既不參加協約、條約,而且放肆地發展,數字從來不公布,就跟它的軍費一樣。

中共這個瘋狂的政權,瘋狂發展中程、短程、遠程導彈,給世界和平構成重大威脅,在這個時候它卻要約束別人不能發展:美國、俄羅斯你們都不要發展導彈。意思就是讓我中共放手來發展,最後的意思就是:我來領導世界,我來控制世界。就跟它統治中國國內的情況一樣,中國人民不僅不能擁有槍枝,連刀具都不能擁有,買菜刀還得實名制,但是中共「武裝到牙齒」,什麼都得有,中共是槍砲實彈甚至最近為了應付2019年的「9」字年,下令各地的武警可以採取斷然行動,甚至可以持槍、可以配發子彈都來了!它自己可以武裝到牙齒,但是人民什麼都不能有。

回到古代,秦始皇所幹的事情也是這樣,秦始皇所幹的事情是,我有兵器,天下的兵器全收了,全部鎔鑄成12個銅人,民間連兵器都不能有,結果是什麼呢?秦朝只生存了15年,它的軍隊沒有保護它;中共今天武裝的牙齒也保護不了中共政權。

主持人:外界有憂慮,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是否會立刻引發軍備競賽、會不會對世界有不太好的影響?您可以先補充再回答我這個問題。

唐靖遠:我想先簡單補充有關中導條約。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以後,我覺得可能在很短的時間之內,無論美國還是俄羅斯都會重新找回戰略平衡,換句話,意味著中共在中程導彈方面的優勢可能會喪失,喪失優勢之後可能帶來兩個直接的結果。第一,中共在台海和南海方面會處在非常被動的境地。近些年,中共好像對武力佔領臺灣的調門是越來越高,是因為中共最大的本錢就是靠中程導彈,它覺得憑著中程導彈的依靠可以衝破第一島鏈,第一島鏈被設為是捆住中共海軍非常重要的關口,如果一旦優勢喪失,很有可能中共海軍會再一次回到被困在第一島鏈的範圍之內,相當於斷送中共海軍走出近海成為地區性甚至是世界性的強國夢想。可以這樣說。

第二,如果一旦中共在台海地區的優勢喪失以後,中共想要武力佔領臺灣的設想可能阻力會非常大,一旦阻力大了會帶來一個政治後果,因為我們都知道,臺灣民主自由政體一直都是中共合法性的巨大障礙,有點像現在委內瑞拉的局勢一樣;臺灣自由政體的存在有一點像放大版的瓜伊多政府,被中共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如果這個問題它要不解決的話,很有可能會最終引發中共體制的不合法性。它的不合法性一直得不到解決,我覺得這個是比較重大的後果。

至於軍備競賽,我覺得短期之內很有可能會引發。美國只要一旦退出中導條約,起碼在中美之間、在亞太地區、局部地區可能會出現小范圍的軍備競賽。原因是為什麼呢?美國肯定是要迎頭趕上,要不然它不會退出這個條約;中共,就像剛才陳破空先生已經提到,中共是堅決不會加入到中導條約談判裡面。我們看見美國和俄羅斯現在都有表態:我們還是可以談,但是中共必須要納入進來。但中共堅決拒絕,它是絕對不可能自動放棄這部分的優勢。這樣一來,必然會出現雙方競爭的局面。

我覺得以美國的技術底蘊,再加上它有中共所不具備的一項優勢,就是美國已經有了比較完善的反導系統。美國可能不一定要像中共這樣,據說中共現在已經有超過2,000枚以上的中程導彈,我覺得美國可能只需要擁有一部分數量的中程導彈,再加上反導系統的制衡,應該就可以達到戰略平衡。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軍備競賽這件事情?

陳破空:軍備競賽有兩點。第一,如果美國退出中導條約而導致軍備競賽,這是美國不得以而為之。從人類歷史長河和宏觀圖景來講,軍備競賽當然無益於人類、無益於地球,是毀滅性的舉措。這是其一。這一次的軍備競賽連俄羅斯都聲明瞭,俄羅斯宣布暫停發展中程導彈時,普金說了一句話,他說,俄羅斯無意跟美國展開新的軍備競賽。因為他們在吸取前蘇聯的教訓,其中的暗示就是讓中共跟美國去搞軍備競賽吧。所以新的軍備競賽只能是美中之間;而不是美俄之間,角色、時間和空間都發生了轉換。

第二點,關於軍備競賽,我6年前寫的一本書《假如中美開戰》就講到,中共引發了全球軍備競賽,由於中共窮兵黷武。從1989年「六四」屠殺鎮壓以後,窮兵黷武,以兩位數狂增軍費,從江澤民時代開始,連續狂增20年,甚至二十多年,大量增購軍備,大量採購武器、彈藥,軍隊大量提薪、加薪等,引發周邊國家的軍備競賽,最後日本、韓國包括臺灣、越南、菲律賓全部都跟進;還有中共在東海、南海、台海所有這些作為引發了軍備競賽。

這是當時我在書中講的主要觀點,軍備競賽已經開始了,美國不可能再等待,單方面地讓中共發展。

今天我們談的話題「新冷戰」,也是我在6年前《假如中美開戰》所提到的主要話題,我說,中共已經發起了新冷戰,是單方面發起的新冷戰。新冷戰已經開始,就是在經濟、科技、盜竊和武器等領域對美國發動的攻擊。今天,5、6年之後,美國都在談論「新冷戰」,我不能說我有多英明或者多麼有先見之明,我只能說我當時的分析和判斷跟今天發展的大勢完全符合。

主持人:所以您的說法我覺得有一點像川普說「貿易戰並不是我們發起的,是中共早就發起了貿易戰」。

陳破空:對!美國是反擊而已。今天美國的用詞還在說「反擊」,包括導彈;中共每年測試導彈是所有國家總和的時候蓬佩奧說了一句話:「我們必須反擊、反制。」

主持人:另外我還想問您。川普總統一直說,通過擁有力量來達到和平。從軍備競賽的角度來講,如果美國有震懾力的軍事平衡,是不是反而對世界和平有維護作用?

陳破空:是的。川普競選和川普當選的時候,我們在這裡作節目曾經說過一個主要觀點,「美國再次強大」、「美國優先」政策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用實力來維護世界和平;而不是像歐巴馬時代。歐巴馬時代是什麼呢?雖然有「重返亞太」、「圍堵中共」的戰略,但是他居然在裁軍、在削減軍費,這非常不智的,只是把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艦隊作調整,5比5調成6比5,太平洋為重點,但是不足以遏制中共。

川普當選前後我們就說過,你必須拿實力來證明「美國優先」、「美國再次強大」的原因。過去所謂的是「中共崛起」,中共在武裝著牙齒,中共在向整個世界膨脹、擴張,不僅是經濟領域,還有軍力等的擴張以至於外太空都是瘋狂的擴張,在這個時候你美國不是用言語來勸說它、不是用語言可以勸說它;美國必須用實力,包括你的經濟實力、軍費的增加、軍備的強化、高科技佔優勢,佔壓倒性優勢才能守住文明世界的民主堡壘。

而中共作為最大的專制堡壘,事實上是面臨著跟美國民主堡壘的對決,美國如果沒有實力怎麼對決?美國有了實力之後,全世界的國家自動會站隊,所以擊倒中共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主持人:對!我覺得您二位說得非常好。談到對抗,剛才唐靖遠先生也提到新冷戰的三個標誌,經濟分隔、軍事對抗;在意識型態領域這一方面您看到什麼跡象,雙方的對抗或者滲透、反滲透?請您談一談。

唐靖遠:我覺得有一個比較標誌性的事件,最近才發生的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是中共的黨媒、大外宣的一部分,被美國要求必須註冊為「外國代理人」,我覺得這就是標誌性事件,美國在反中共的輿論滲透和意識型態滲透方面一個標誌性事件,也是剛才我們提到「新冷戰」的一大要素其中的一個組成部分。

「外國代理人」註冊起到的作用是,首先讓中共的外宣媒體必須自己亮出身份,它並不是一家正常、獨立的媒體;只是中共的代言人。這樣一來,產生的結果是讓這家媒體的信譽受到一定的打擊;所有的讀者看這家媒體的時候,就知道是中共官方的媒體,而且是它的外宣媒體,首先對它的信任度會有保留態度。

第二,這一家外宣媒體在美國的很多許可權可能會受到限制,比如有一些敏感的場合可能不發給記者採訪證。這種許可權也是美國對它滲透力影響的防堵,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

主持人:我現在很快讀一位觀眾的發言,也跟陳破空先生有關。這位觀眾說:「其實貿易戰所有表象是一個天象,中共政權是違背天意和民意的,它把中國帶到了強權、奴隸制度的社會,由於長期對中國民眾的打壓而造成的恐懼,使得許多人被迫服從了這個政權。所謂的結構的改變,只有實行民主制度,真正依法治國。說埃及人出埃及是上帝指引摩西,讓埃及擁權者不要再迫害猶太人,埃及擁權者不聽,導致埃及大軍的全軍覆沒;今天中共迫害人們的信仰,所做的一切超過了埃及和羅馬帝國,已經到了群起而攻之的時候了,順天者昌,逆天者亡。」然後這位先生說:「請問陳破空先生認同我的觀點嗎?我是加州李先生。」

陳破空:非常認同!他說天意,正是我最近演講中反覆提出的。我最近演講中,在各地演講中提到貿易戰、提到對華為圍剿的時候,我說相當於美國破壞了一個重大的陰謀,這個重大的陰謀就是中共通過華為這樣的公司,在控制、監控了13億人之後,試圖監控整個世界、監控70億人;在監控了中國各個部分之後,試圖監控世界其它的國家。毛澤東說的「把紅旗插到全世界」,他們幾乎這個重大陰謀就要得逞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美國維持了目標、揭穿了這個陰謀、挫敗了這個陰謀,這就是天意。

我最後的結論是什麼呢?我說:「一句話,邪不壓正;二句話,上蒼有眼;第三句話,人算不如天算。」就跟這位網友說的一樣。

主持人:陳破空先生,您覺得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川普識破了陰謀,但是態勢是不是還沒有到擊碎陰謀的時候?新冷戰態勢是不是現在已經過了逆轉點,不可逆轉了呢?

陳破空:很明顯,我們現在每天看新聞是目不暇接,接踵而至的新聞密集的全是怎麼對付中共,科技領域各個國家在抵制華為、抵制中興;議員的各種議案要禁令;貿易戰整個世界在支持美國;各個國家的關係都在調整包括日、德關係、亞太國家的關係;印太聯盟都在形成;軍事領域出臺的美國的措施;各國情報分享機制的五眼聯盟、日德分享情報。每天的新聞都跟進不完,這就說明已經是大勢所趨,今天國際社會對付中共出現的緊迫性。

當年對付蘇聯可以說是溫水煮青蛙,慢慢來,幾十年跟它磨,兩大陣營、東西方兩大陣營慢慢磨;今天的中共簡直武裝到牙齒,可以說是到了對世界文明威脅的程度,幾乎就是要擊敗人類、擊敗世界文明瞭。在這時候,我想美國和文明世界拿出緊迫性、拿出重大性,每天我們的新聞跟進就可以看出這一點,新冷戰不可逆轉,而且全方位對抗和圍堵,事實上在某種程度上殲滅中共這方面是無可避免的。

唐靖遠:我覺得也是這樣的,我非常認同陳破空先生的說法。其實是因為中共先發動超限戰,在政治、經濟、軍事三大領域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主持人:不只美國。

唐靖遠:對。我們現在看中美之間的態勢,這種不平衡的態勢,其實是中共在進攻。嚴格說,我覺得美國現在還只是處在一種防守的階段,並沒有真正轉入反攻階段,從這個態勢來說,形勢是不可逆轉。因為美國都還沒有真正扳回平衡,我覺得這種趨勢會一直持續下去。

主持人:現在只是在扳回平衡的初期階段。

唐靖遠:對,過程之中。「初期階段」可以這麼說。

陳破空:我補充一句。中共經常說別人「懸崖勒馬,改正錯誤」,我說現在是中共懸崖勒馬,改正錯誤的時候,否則就是滅頂之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