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10月05日訊】北京人權律師高智晟失蹤逾一年多,各地公民先後發起多起尋找行動,但是至今高律師仍音訊全無,生死不明。近日,全國各地公民及上百名維權律師再次發起關注高智晟行動,要求當局立即釋放高智晟。

參與聯署的人士表示,直到現在全國各地公民,仍然在到各地法院、看守所、監獄等場所查問,希望能夠打聽到高智晟的下落。

參與聯署的遼寧維權人士王素娥4日對自由亞洲表示,她與多名民眾自從關注高智晟失蹤後,一直都受到當局監控,電話也一直被干擾。

但她表示,不怕當局打壓,會繼續參與行動,她相信事件在愈來愈多人關注下,當局遲早會公開高智晟的情況,她強調絕對不會放棄尋找高智晟行動,直到高律師出現為止。

參與聯署的覃永沛律師認為,即使有一萬人聯署關注高智晟的情況,估計作用也不會大,因為共產黨都不會在乎的。但是他也強調,作為一個公民,應該要為被打壓的人士發聲,免得更多人再受害。

覃永沛律師認為,現時只有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可以幫到其丈夫,他希望耿和可以在美國循法律途徑,控告中共侵犯人權,迫使中共交待高智晟的下落。

上述聯署信是繼9月20日,來自中國各地的眾多維權人士發起「尋找高智晟律師萬里行」之後,又一次進行的聯署行動。

參與聯署的中國維權律師包括:劉躍、汪麗、李發旺、邵重國、王素娥、王一、刁繼軍、崔斌、趙鵬飛、李勇生、張五洲等近百名律師。

維權律師們在聯署信中表示,釋放高智晟律師是人心所向,高智晟律師是正義的象徵,他維護弱勢苦難群體的合法利益,維護法律的正當實施。他的行動不但沒有違法,而且於國有功。

因此,律師們強烈要求中共當局立即無罪釋放高智晟、恢復他的自由,讓高智晟律師與家人團聚。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說,中共用惡毒的手段,對高智晟迫害和折騰了十多年了。高智晟已經完成了對他的判刑,也完成了緩刑,現在是不是應該讓他回家了。但中共不但一直對高智晟加以迫害,把他強迫失蹤。

耿和繼續說,中共「不但迫害高智晟,還殃及他和我的親屬們,我在新疆親屬們的身份證已被當局沒收了,他們沒法離開當地。他們每月還必須到公安局報到和簽字,當局的理由是,我和孩子是通緝犯。為了不連累親屬們,我現在盡量不聯繫他們。」

耿和表示,她很感激那勇敢的維權律師們發起行動和寫聯署信為高智晟說話,但同時她也擔心,這些律師們因此會遭到中共的打壓和迫害。

耿和希望國際社會、海外人權組織和媒體,也多多關注這些為高智晟說話的律師們的命運。

目前在美國紐約任律師的李進進說,沒有任何法律支持中共把人強迫失蹤的做法,就連中共自己的法律也沒有這樣的條文。中共不僅對異議人士,而且對它認為有問題的所有人,都進行這種強迫失蹤的懲罰。這完全是違法的,更違反了國際人權法。

現年54歲的高智晟曾被中共司法部評為「中國十佳律師」。從2004年12月開始,他多次上書中共高層,要求停止對法輪功慘絕人寰的迫害。2006年8月,他被吊銷律師執業證,隨後被長期綁架,遭受駭人聽聞的酷刑,最後,他被關進新疆偏遠的沙雅監獄。

2014年8月7日,高智晟從沙雅監獄釋放後,回到陝西省北部老家,3年多來,被大批國安一天24小時監控。

2017年8月7日,高智晟刑滿出獄3週年,當天他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希望能改變中共邪惡的制度,讓中國人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回歸正常的人類文明。

高律師說,儘管當局對他嚴密監控打壓,但2015年至今,他陸陸續續在這樣的惡劣的環境下做了一些事情,尤其是讓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的著作《2017年,起來中國》,《2016年中國人權報告》和《2016年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的出版。

他說,自己完全是出於個人對國家、對民主、對未來的責任和考量或者擔負的心態下做成的,「所以我認為這是公事,我希望更多的人去關注它、傳播它。」

為了擺脫中共國安24小時晝夜監控,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在山西維權人士李發旺、邵重國等人幫助下,逃離到山西躲藏。但於6天后的19日,高智晟再次遭警方搜捕帶走,至今生死不明。

2018年8月底,高智晟獲得了人權機構「第一步論壇」授予的「沙赫巴茲-巴蒂自由獎」,該獎每年頒發給一人,以表彰獲獎人在人權、自由、宗教方面的傑出貢獻和重要影響。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鏈接: 高智晟「成功出逃」?19大前離奇失蹤不尋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