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06日訊】北京天安門「六四事件」29週年到來之際,有德國媒體專訪了六四流亡學者吳仁華。作為當年中共軍隊屠殺北京學生和市民的一名歷史見證人,吳在過去的29年間一直在做同一個研究,要揭開這場慘烈屠殺的歷史真相,其中包括追查當年駕駛坦克追碾學生的凶手究竟是誰。

《德國之聲》在「六四事件」29週年到來之際,發表了對六四流亡者吳仁華的專訪。在這次專訪中,吳仁華表示,自己當年親身經歷了六四鎮壓事件,包括6月3號晚上到4號清晨5點30分在天安門廣場武力清場的過程中,中共軍人屠殺學生和市民的記憶仍然還在自己的腦海中,當時在六部口至少有3輛坦克從背後追壓學生隊伍,壓死了11名學生,還有很多學生受傷。

吳介紹說,他總共搜尋了30萬到40萬解放軍官兵的資料,花費了很多時間去艱難地進行考證和搜尋,才確定其中有3千多名中共軍人是參加了六四鎮壓和屠殺的戒嚴部隊成員,並列出了他們的名單,其中就包括「六部口坦克追壓學生隊伍事件」的106二炮手。

吳表示,29年過去了,只有5名軍人寫出了自己當年的經歷,其中有3名官兵從懺悔和反對武裝鎮壓的角度去講述了自己經歷的故事;而另外有2名軍人只簡略地說出當年的經過,對此事件沒有表示贊成或反對,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表達懺悔的官兵中,39集團軍步兵1164的李曉明中尉軍銜算是最高的人,他曾提到1164部隊的許峰師長當時消極抗命,沒有按照命令抵達天安門廣場參與鎮壓,最後被軍方處理。此外,29集團軍的軍長何燕然和28集團軍的軍政治委員張明春少將,也因為消極抗命受到降級處分,調離野戰軍部隊。張明春被處理後憂鬱成病,不到一年就去世。

談到六四事件中那些受難而又倖存的情況,吳仁華表示,他知道的六部口坦克鎮壓事件的受難者,包括北京體育學院的方政,兩條腿都被碾壓沒了;北京航空學院碩士研究生王寬寶被坦克碾壓後整個骨盤粉碎性骨折;當年中國留美學生張雅來,也是因為當時在中國參與六四活動在屠殺過程中被槍彈擊中而失去了一條腿。像這樣的受傷者的數量很多,他一直在致力於整理六四受傷者的名錄。

吳仁華表示:「六四屠殺」這麼一個侵犯人權的災難性重大事件,如果沒有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基本記錄,這個歷史紀錄完全是不合格的,所以即使工作量非常大,難度也非常難,自己還是覺得必須做下去。

在談到這項工作的重要性時,吳仁華說:「中國政府事後一直利用掌控媒體顛倒黑白,說北京發生反革命暴亂,戒嚴部隊不得不鎮壓,給開槍鎮壓提供合理依據。他們利用錄像、媒體把軍隊開槍跟部分民眾以暴制暴,把時間先後、關係因果顛倒。因此還原真相、留下歷史紀錄很重要。」

吳仁華表示,六四屠殺還有很多細節和關鍵性問題需要研究。為了還原這段歷史,長時間研究、收集資料,對於自己來說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他說:「這些資料讓我悲傷、憤怒、激動。這麼多年接觸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害。」

他表示,現在自己正面臨着必須要再次跨過心理障礙的問題,只有先修復好自己心理受創傷的部分,才能重新出發。

他說:「外人很難想像,這麼多年來,接觸這些資料,對我情感的起伏影響。無數個夜晚,我都是通宵達旦,在軍人的網站上聊天室追蹤他們的談話。追蹤中斷的話,會錯過最關鍵的話題。這麼長年的,慢慢的對你精神傷害,我覺得很難說清楚,要讓人去理解很難。」

談到香港人為紀念六四而每年舉行的大遊行和維園的燭光晚會,吳仁華表示,這些活動很有價值、有意義,但對於平反六四起不了太大作用,中共政府不可能給六四平反。

他表示:要對六四做「重新評價」的話,既不指望香港、台灣,也不指望中共。他說:「只能說指望中國大陸以後能出現新的政治反對運動,出現一場社會變革運動。當然是來自於民間,不是中國共產黨。只有中國社會發生變化以後,或是民主轉型以後,六四事件才會得到公正的評價。」

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時,時年33歲的吳仁華正在中國政法大學做國學研究。當年4月17日,他和中國政法大學幾百名學生進入天安門廣場,生命就此改變。1990年,他逃離中國開始流亡生涯,一次回鄉探親就遭拒絕入境。他撰寫了《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一書,揭開了參與那次鎮壓行動的中共軍人的另一面。

(記者阿竺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