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23日訊】八仙之一韓湘子,字清夫,是唐代著名詩人韓愈的侄孫。韓湘子手中的寶物名為紫金蕭,據說是用南海紫竹林裡的一株神竹做的。韓湘子為度化韓愈用宿命通功能點悟其,終使韓愈向道之心俱誠。

史料記載,韓愈功名成就之後,將其侄孫韓湘子接來,視如己出的撫養,想把他教導成一個知書達禮,經世治國的人才。

然而韓湘子自幼就異於常人,他天資聰穎,偏不喜讀書;他生有仙骨,率性而行,對繁華艷麗之事感到厭惡,喜好恬淡清幽。佳人美女,不能讓其為之心動;美酒佳餚,不能讓其為之喪志。他專心致意地勤於修煉,潛心鑽研道學。

韓愈屢屢勸他要好好作學問,韓湘子卻答道:「我的志向與您不同啊!」。韓愈因此發怒而斥責他。

韓湘子二十歲那年,有一次去洛陽探親,在途中偶遇呂純陽和鐘離權兩位仙人,于是韓湘子離家出走,跟隨二人學道,並得其真傳。

得道之後的韓湘子想度化韓愈,但韓愈不通道學之事,于是他就先用法術來打動他。

那年正好天大旱,皇帝命韓愈去南壇祈禱上天降雨雪。韓愈祈求多次,亦不見雨雪從天而降,面臨著被罷官的危險。

韓湘子裝扮成一道士,在街頭立了一招牌,上面寫著:「出賣雨雪。」有人見此,馬上通報韓愈,韓愈即派人請他一起代為祈禱。

只見道士登台作法,瞬間,天降鵝毛大雪。韓愈卻不信這是道術使然,于是對道士說:「這雪是我求來的,還是你求來的?」道士說:「是我求來的。」韓愈說:「有何憑據?」道士說:「這雪三尺三寸厚」。韓愈派人一度量,果然如其所說,韓愈這才相通道術不同凡響。

韓湘子在韓愈眼前消失了二十年,這一日韓愈生日,親朋好友們紛紛前來致賀,壽筵席上好不熱鬧,只見韓湘子亦飄然而來。韓愈又喜又怒,問他:「你長久遊歷在外,不知你的學問是否有長進,請作一首詩,來表達你的志向。」

韓湘子開口便吟:「青山雲水隔,此地是吾家;手扳雲霞液,賓晨唱落霞。琴彈碧玉洞,爐煉白硃砂;寶鼎存金虎,芝田養白鴉,一瓢藏造化,三尺新妖邪;解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有人能學我,同共看仙葩。」

韓愈聽完他所吟之詩,便責問他:「你難道有造化自然的本事嗎?」

韓湘子微笑不語,搬了一個空酒瓮來到大廳,在裡面注滿清水,再用金盆蓋住。過了一會兒,打開酒桶一看,竟成了一壇香味四溢的美酒。接著他又在地上聚起一個小土堆,轉眼土中就鑽出了嫩芽,繼而長成一株翠綠的植物,並開出了一朵牡丹大小的碧綠花朵,但色澤比牡丹更為華麗好看。

花朵上現出兩行小小的金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這兩句話是什麼意思?」韓愈不解。韓湘子說:「天機不可泄漏,日後自會應驗。」在坐的賓客無不稱異。酒席散時,韓湘子又向韓愈告辭而去。

至唐憲宗時,韓愈因諫迎佛骨,惹憲宗大怒,貶韓愈為潮州刺史,限日動身。韓愈別離妻兒,往潮州而去。走了不到幾天,寒風急起,大雪紛紛。

韓愈走到一處,雪有數尺之深,馬難以前行,附近不見一戶人家,不知路在何方。想循路而退,也無歸路。風刮得緊,雪飄得急,韓愈是全身濕透,難捱的凍餓,萬般愁苦無處訴說。

就在韓愈絕望之時,只見一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一看竟然是韓湘子。韓湘子問韓愈:「您還記得那花上所寫之聯嗎?」韓愈問:「這是什麼地方?」湘子答道:「這裡是藍關」韓愈默然良久,長嘆道:「事物既然有此定數,我為你補齊那花上之聯。」遂吟誦一詩:

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

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

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這首詩現今被收錄於《唐詩三百首》之中,證實了事情的可信度。)

于是韓愈與韓湘子到藍關傅舍中借宿,韓愈這才相信湘子所說皆是真實的。這一夜,韓愈與韓湘子談論著往來之事,修真的大道,韓愈心悅誠服。

第二天,辭行之前,韓湘子取出一瓢仙藥,對韓愈說:「服一粒,可以御寒暑。」韓愈恍然大悟。韓湘子又說:「你不久就會回來,不只是沒病,還將再被朝廷重用。」韓愈問道:「我們後會有期嗎?」湘子答道:「不知道:」于是飄然而逝。

後來韓愈在潮州為官,他勤政愛民,並曾寫下〈祭鱷魚文〉(收錄於《古文觀止》中),神奇地趕走長久於潮州為害百姓的鱷魚,潮州百姓對他敬愛崇仰,祭祀至今未息。後來韓湘子再度度化韓愈,韓愈終於也得道成仙。

(責任編輯:唐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