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3月20日訊】去年中共從朝鮮進口電力大漲91%,朝鮮賺取了1,100萬美元。外界認為,這是中共在變換方式支持朝鮮,對抗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去年中朝電力貿易平衡明顯被打破,朝鮮對中國的電力貿易順差從2016年的260萬美元激增至1,080萬美元。

中共海關數據顯示,中國從朝鮮進口的電力大漲91%,至319,681千瓦時,創下自2000年最高記錄。同期中國對朝鮮的電力出口則下降96%左右,至942千瓦時,合13.2萬美元,為2005年以來最低。

報導說,儘管朝鮮自身長期受電力短缺困擾,但去年對中國電力的出口,意味著朝鮮賺到了更多的硬通貨幣,在其他收入來源遭國際制裁措施切斷之際,這一出口給朝鮮帶來的收入進一步增加。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這個出口是以發電廠的合作形式,輸到中國去多一點,中國給它的錢也就多一點,有了錢它可以買一些它所需要的戰略物資,所以這是換一種方式違反聯合國的禁令,中共一直搞這一套,換一種新的形式給金家王朝輸血。」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嚴震生:「它們兩個是一個共生的體制,中國需要朝鮮成為國際社會一個比較麻煩製造者,中國不可能完全遵守國際社會的制裁,它總是要在關鍵的時刻協助朝鮮。」

在大量從朝鮮進口電力的同時,中共不停的在中朝邊境鴨綠江上修建新的合資水電站,幫助朝鮮增加電力供給,繼雲峰、老虎哨、水豐、太平灣水電站後,2010年,中共又耗資11億人民幣,修建了望江樓和長川水電站。

2012年,中共還設計了把朝鮮接入中國國家電網的計劃,從中國邊境城市琿春市至朝鮮港口城市羅先建設一條66千伏的輸電線路。

不過,儘管電廠不少,朝鮮民眾用電卻極其缺乏。經常造訪朝鮮的遊客稱,最近幾個月,電力短缺促使朝鮮實施了越發嚴格的用電管制,一些區域每天只有三小時電力供應,晚上的朝鮮一片漆黑。

嚴震生:「我認為是這樣,即使有新的電的供應的話,他還是讓人們習慣於就是那麼多的電,萬一有一些新的制裁的話,它還是需要這個。作政策的人,即使有供電的新的來源,他也不一定馬上釋放出來,而是讓它在手中,有多的選擇可以用。」

公開資料顯示,朝鮮人均用電量在1990年達到1,247千瓦時的峰值,到2015年卻降到460千瓦時,大約相當於韓國人均用電量的4%。

國際社會認為,朝鮮在把應該提供給普通民眾的能源轉而用於軍事和核計劃。

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也試圖透過朝鮮的用電情況,來評估制裁影響。

事實上,去年的制裁已經顯示出成效。今年3月9號,韓國高級國家安全顧問鄭義溶在白宮突然宣布,金正恩已經承諾:半島無核化;避免進一步核試驗和彈道導彈試射,美國總統川普將於5月之前同金正恩舉行會面。

藍述:「當然中共現在基本上是排除在這個談判之外,但是中共又想在這裡面插一腳,它怎麼插呢,它就要支持金正恩,金正恩手上的籌碼多一點,就可以在美國的談判上爭取到更多的東西。」

旅美時事評論員藍述認為,川普看得非常清楚,真正對世界造成威脅和侵蝕的是中共,朝鮮只不過是中共指使的一個小流氓而已。

藍述說,因為金正恩一心想得到美國保證他安全的承諾,估計接下來的川金談判中,不但能夠解決朝核問題,往後美國還可以騰出手來,專門對付中共對全球的危害。

不過,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嚴震生認為,朝鮮和美國的談判來得太快,可能存在問題。

採訪編輯/劉惠 後製/周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