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9日,中共經濟學家、教授韓志國公開對中共證監會新股發行涉嫌腐敗進行了質疑。韓表示,從2016年8月2日至2017年1月24日,A股市場共有9只銀行股上市,這9只新上市的銀行股中,竟有6家來自江蘇,佔比高達66.67%。而新任中共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是江蘇灌雲縣人,存在對江蘇公司首發上市特殊照顧的可能。尤其是江蘇銀行,2011年至今其業績一直處於下滑之中,2017年一季報顯示,江蘇銀行更是訴案纏身長期應收款巨增5倍。現在江蘇銀行作為被告的案件共計39件,涉案金額為人民幣7.23億。在證監會從嚴審核的情況下,這樣的企業能順利通過審核上市,其中原因耐人尋味。

5月21日,韓志國繼續在網路上表示:「自證監會新主席上任一年多來,共發行新股並上市445家(這個全世界真沒有!),其中,新主席的家鄉江蘇就有74家,從上年的第四名一躍成為全國第一;新發行的9只銀行股中有6只來自江蘇,佔比66..67%。在各省的省級區域銀行還大都沒有上市的情況下,張家港銀行、江陰銀行、無錫銀行、常熟銀行,吳江銀行等次級銀行紛紛上市,江蘇銀行更是在業績連年下滑的情況下令人瞠目地登上A股市場。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每週核發的10只新股竟然有3只來自江蘇!」韓志國此番言論一出,市場頓時沸騰,很多人都表示證監會及其主席應該對此特殊現象給出一個「合理解釋」。有人表示中紀委應該立案調查,以還證監會新主席一個「清白」。

中共證監會新主席被公開舉報早已不是第一次,2017年4月25日,浙江股民徐財源公開實名舉報證監會新主席劉某,並對劉某從輕處罰原深交所發審委委員馮小樹表示不滿,他認為從輕處罰馮小樹是選擇性執法,劉某作為中共證監會第一責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股民徐財源的舉報並沒能掀起任何波瀾,而中共經濟學家韓志國第二次公開發言卻迅速引來了證監會主席劉某的請客吃飯,劉某人作為中共正部級幹部為何會迅速向韓志國服軟呢?劉某人為何不動用強制力把韓志國抓起來或者公開反駁韓的發言是造謠呢?

資料顯示,韓志國,吉林省乾安縣人,先後在國家計劃委員會政策研究室、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理論與經濟管理》雜誌社和《中國社會科學》雜誌社從事研究工作與領導工作。其長兄韓志君,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長春電影製片廠副廠長,國家一級編劇,代表作品有《籬笆女人和狗》。可見韓志國一家屬於中共當朝權貴,深厚背景,在這一點上浙江股民徐財源不能同其相提並論。此次韓志國公開發言質疑中共證監會劉某涉嫌以權謀私不排除韓背後有更深層次的政治勢力支持,所以這決定了證監會主席劉某必須妥善處理此事。

從韓志國公開舉報列舉的證據來看,江蘇企業上市比例和數量大幅高於全國其它省份這種現象說明瞭證監會發審委在審批上市企業時存在傾向性執法的可能。尤其是從2016年8月2日至2017年1月24日,A股市場共有9只銀行股上市,其中竟有6家來自江蘇,而且其中5家銀行是江蘇的等次級銀行。在全國各省的省級區域銀行還大都沒有上市的情況下,江蘇省下屬地級市的銀行卻能均紛紛挂牌上市,按照中共社會資源從中央到地方,從上到下按順序排隊分配的規則,這5家江蘇地級市銀行上市無疑是人為通過權力打破了中共資源分配的規則,它們上市無疑是得到了某些領導的特殊照顧。韓志國作為體制內的人,完全熟悉體制內的這種規則,所以他提出的質疑完全點到了證監會的痛處,並引發了體制內其它人士的共鳴。面對這種扒光式公開舉報,證監會主席根本無法給出合理解釋,也無法進行有效反駁,迅速服軟以圖最大限度消除這種惡劣影響是證監會唯一的明智選擇。

在證監會發審委加大對擬上市公司財務報表審核力度的大背景下,江蘇銀行財務報表存在諸多硬傷也能順利過會上市,這種行為無疑讓中國投行人士深深體會到劉士余提出的「三個監管」也是因人而異的,看人下菜是中共執法中的一貫作風。公開數據顯示,江蘇銀行在2016年8月2日上市以前業績一直都是出於下滑狀態。2011年至2013年,江蘇銀行營業收入增速分別下降44.35%、20.08%和12.72%,2014年其增速微升至13.44%,2015年則又降至10.74%。按照證監會發審委審核的規則,這種主營業務增長速度長期下滑的公司是不能通過首發審核的。而且根據2016年年報顯示,江蘇銀行尚未終審判決的訴訟案件中,江蘇銀行作為被告的案件共計39件,涉案金額為人民幣7.23億元(2015年12月31日為人民幣0.54億元),而在2016年6月28日江蘇銀行發布《招股說明書》中並未提及這些訴訟案件,而在上市後不到5個月內該公司便發生了涉案金額巨大的諸多訴訟糾紛,且公司至今仍未公布這些訴訟糾紛的具體情況,這種奇怪的現象都表明江蘇銀行有涉嫌進行財務造假的可能,同時也有涉嫌隱瞞重大訴訟事項欺詐發行上市的重大嫌疑。

韓志國通過細心的研究對江蘇銀行上市存在的諸多硬傷問題提出了的質疑,讓標榜「三個監管」的證監會頓時形象掃地。可見韓志國的公開舉報無疑戳到了證監會某些人的要害。面對專業而深度的質疑,證監會根本無法合理對質疑給出合理解釋,所以證監會主席火速請韓志國吃飯,通過私下溝通的方式來表示服軟,讓韓放證監會一馬也在情理之中。

中共證監會主席迅速向舉報人服軟說明,中共證監會提倡的「三個監管」是經不起市場質疑的,也經不起時間檢驗的。中共證監會在執法與監管過程中真正保護的是中共及其權貴的利益,懲治金融腐敗與從嚴監管只是一個手段,目的是通過這種方式把上一批腐敗分子趕下臺換上一批自己的人去腐敗,這就是中共一黨獨裁帶來的最大特色,聰明的中國人又豈能對中共抱有任何希望?中共經常說:「打鐵還須自身硬」,現在中共證監會主席面對舉報,迅速向舉報人服軟說明瞭,「打鐵還需自身硬」在中共一黨獨裁的體制之下永遠無法實現,中共本身就是腐敗的始作俑者,很多人當中共的官不就是為了能腐敗一把而來嗎?不解體中共誰又能在中共體制下徹底根除腐敗呢?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