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國「留守兒童」之殤:誰之過?

【新唐人2016年04月05日訊】【熱點互動】(1444)中國「留守兒童」之殤:誰之過?:近日,中共民政部宣佈將全面普查留守兒童人數。作為中國特有的一個特殊群體,留守兒童近10年來已經成為中國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留守兒童自殺或意外死亡的事件時有發生;長期與父母分離更是造成了嚴重的精神創傷。中國的留守兒童們在過著甚麼樣的生活?造成留守兒童現象的原因何在?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近日,中共民政部宣布,要全面普查中國「留守兒童」人數。中國的「留守兒童」指的是父母雙方或一方到城市打工,這些兒童被留在農村,這是中國特有的一個特殊群體。

過去10年,中國「留守兒童」問題已經成為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留守兒童」自殺或意外死亡的事故時有發生,而長期和父母分離也造成他們嚴重的精神創傷。

中國「留守兒童」過著什麼樣的生活?造成「留守兒童」現象背後深層的原因又是什麼?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解讀和分析,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另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紐約城市大學夏明教授。二位好!

杰森、夏明:主持人好!觀眾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節目開始,先看一段有關「留守兒童」的新聞短片。

中共國務院最近發布《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意見》規定:外出務工者要盡量攜帶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或父母一方留家照料,暫不具備條件的應委託他人代為監護,不得讓未滿16歲的兒童單獨生活。若公安機關發現有兒童單獨居住,須責令其父母立即返回或確定受委託監護人。

19日,民政部副部長鄒銘表示,對於不履行監護責任、實施家庭暴力、虐待或遺棄農村留守兒童的父母,當局規定了幾條措施,包括勸誡、批評教育、治安處罰、立案審查,直至撤銷監護權。

吉林農民工王先生表示,沒人願意撇下家人出去打工,並且,農民工每年要拿回工錢都有困難。

實際上,大陸在收入、教育、養老保險等方面,城、鄉之間的差距一直很大。

從大陸統計局公開的數據看,2008年城、鄉居民收入比是3.3倍,2011年是3.23倍,到了2015年,城、鄉之間居民收入差距有所縮小,但還是高達2.73倍。

河南麟格律師事務所律師姬來松表示,中國人講究倫理、親情,父母都願意待在子女身邊;現在農民工背井離鄉出去打工是迫不得已。因為不外出務工,就無法養活兒女和家人。

姬來松認為,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就要消除城、鄉差距和廢除戶籍制度,實現遷徙自由。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晚討論的題目是中國的「留守兒童」這一特殊群體,如果您在這方面有什麼觀點或有想跟我們分享的事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

杰森,我想先請問您,可能有些觀眾並不熟悉「留守兒童」是什麼概念,請您給我們簡單介紹中國「留守兒童」現象是怎麼形成的?現在到底有多嚴重?

杰森:這純粹是因為中國過去十幾年經濟發展,農民工現象的出現以後,自然而然就出現了「留守兒童」的問題。沿海地區包括現在內陸的大量城市需要廉價的勞動力;中國農村一方面是赤貧,再一方面是人多地少,造成年輕的勞動力進入城市。

中國有戶籍制度,這些人不可能在城市結婚、生子,因為牽涉到計劃生育的問題,基本上大部分都會回到農村生下孩子,但是農村不足以讓他們撫養孩子,沒有經濟條件,同時,逐漸他們內心的歸屬感也在城市。他們不能在城市養孩子,只能把孩子留在農村,就出現了「留守兒童」的概念。「留守兒童」包括父、母雙方或一方離開農村,把孩子留下來。

按中共的統計,大概2014年「中國婦聯」有統計,這是目前唯一中共自己爆出來的數據。

主持人:有白皮書是不是?

杰森:白皮書是另外一個概念。「中國婦聯」的報告大概是說,最近中國有6,100萬「留守兒童」,「留守兒童」包括父、母都不在身邊或只有單親在身邊,其中比較悽慘的是大概有一千來萬的孩子幾乎常年看不見父母、一年都見不到父母一次,這一千多萬孩童最悽慘的大概有300萬,完全是自生自滅,沒有人照養;其他大部分孩子要麼是單親在家,要麼還有爺爺、奶奶照顧。

其中的300萬孩童幾乎是自生自滅,在這群人裡頭慘劇不斷發生,包括我們2012年11月份爆出貴州畢節市的5名孩子,在垃圾箱裡取暖,因二氧化碳中毒全部死亡;最近,貴州又爆出來4名孩子,最大的13歲,最小的只有5歲,共同喝農藥死亡。這還是大家爆出來的,沒爆出來的案子還有很多,這些孩子成為整個中國社會的最弱勢群體。

過去4、5年,媒體爆出有關兒童被性侵案,「留守兒童」占農村兒童大概1/3,但是被性侵的案例,超過一半都是留守兒童。其它負面影響,如遭受整個社會的歧視或自己內心不健康的發展,都成為社會問題的因素。某種程度上講,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原罪之一。大家只看到環境汙染,其實經濟發展造成的留守兒童包括留守婦女、留守老人都是另外一個原罪。在中國人不管是良心上還是未來的社會安定上都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主持人:是,是這樣的。夏明教授,我知道汶川地震之後,您曾經去過當地作調研,能不能夠跟我們講述一下您當時看到當地兒童的一些生活和受教育的情況?

夏明教授:2008年,我最後一次回到中國,我在四川的震區採訪,主要是採訪校舍垮塌後孩童被炸死的父母,為他們討得公正。

2007年,我在中國國內教學,也到湖南湘西當地的教育機構生活了兩個多月,也看到了當地的一些情況,同時我還到藏地區去旅行,看到這些孩子的情況。

根據我在四川調查的情況,四川是勞務大省、輸出大省,從四川到沿海地區或成都或地籍市徳陽等地打工的,基本上每碰到5個家長,就有一名是去外地打工的。剛才杰森也講到,留守兒童在中國大陸的數據,有人說是2,000萬,有人說6,000萬,是很龐大的數據,相當於一個中等國家。

問題主要是這些孩子沒有任何照顧,生活、教育和心理的發育都受到忽略。所以我覺得他們最大的問題是健康、學業、未來的發展,是不是能成為健康的公民?是不是能夠有各種社會技巧,成為溶入社會的良好公民?這是很大的問題。

我想補充一點。剛才杰森講到貴州畢節市爆出的醜聞很多。還有一個醜聞,我們知道有103名中、小學女孩子,被當地人包括學校已經捲入了把她們弄去賣處,很多都是留守兒童,她們因為沒有錢、沒有關愛,也不敢向父母反應各種問題,結果成為犯罪分子包括學校的教育人員性侵對象。我覺得這是很大的問題。

主持人:謝謝夏明教授。我們現在接聽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您好!三位好!關於今天的主題,問題是除了從前的一胎化暴政與現在遲來的二胎化政策,兩種不同的負面的影響以外,再就是地方官員所犯下的極大錯誤,草菅人命!尤其是那些貪官汙吏,這兩種不同的官員所犯的最大過錯。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想請問杰森,「留守兒童」是龐大的群體,這樣的現象是不是主要分布在一定地區?這些地區的父母們是不是沒有辦法留一人在當地,而必須父母倆人都出去打工才能維持家庭生存?

杰森:「留守兒童」是非常複雜的問題,已經成為包括國內、外的很多人文科學學者的研究對象。中國是一個龐大、複雜的國家,不可能用一個概念就把所有「留守兒童」的情況涵蓋;6,000萬人,這是什麼概念?是兩個加拿大的人數。所以它是有非常複雜的因素。

往往我們媒體爆出來的是比較悽慘的一面,但是確實也是有不同狀態的。浙江大學有一篇研究報告,發現各個地區情況不一樣,但主要是貧困地區,比如雲南、貴州、安徽、四川、江西等地區以及西北、東北的很多省分,而且在不同的省分,留守兒童的父母去地方也不一樣,有的僅僅是從陜西的貧困地方到西安等省會城市;貴州地方的人就直接到廣東打工,離得很遠。

這樣就出現了有的「留守兒童」每年保證可以看見父母兩三次,有的甚至多少年都看不見一次的情況;跟據打工的遠近,根據本地的交通情況。但是整體共同的現象是所有「留守兒童」的成長過程都沒有完整的家庭。這種現象不是現在西方所謂「婚姻不穩定」等造成的不穩定家庭,而是實實在在因為經濟問題、社會問題或其它問題造成不能共同生活的現實。

換句話說,中國官方講的「中國夢」,對於中國的大概二億多農民工和六千多萬孩子,他們只有一個夢想就是「共同生活夢」,如何能共同生活在一起,是這一群龐大的、近3億、美國整個人口人群的一個夢想。

主持人:您認為長期跟父母分離,對這些孩子會造成什麼影響?

杰森:這是另外一個研究課題了。中共作了很多研究,出來了很多報告,通常用一些可量化的指標,比如孩子學習的積極性、跟人交往的能力、性格表現的外向型狀態,甚至包括孩子的經濟狀況。從指標來看,好像沒有非常明確的問題,包括甚至學習、組織、積極性或者經濟條件,可能比同村的非留守兒童還好一些。但是有一些也能展現出來,比如孩子的自卑感,超過將近60%的留守兒童認為自己很一般,認為自己將來的目標也就是到城裡打工。另外,對於陌生人的恐懼感遠遠大於非留守兒童,包括比他們同村生活上比較更貧困的孩子都會要差一些。這都是可量化的。

但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小的時候離開父母在農村生活過,從2歲半到5歲,這段過程我非常明顯的感覺,這一段只有兩年半的時間,後來很快就跟父母在一塊生活。但是這兩年半時間給我造成內心的影響,後來很久很久才逐漸意識到,包括我跟我父母的親熱程度,我可能到上高中的時候才逐漸跟父母能真正當一家人,我上小學的整個過程中,都是很客氣的對待父母。這種感覺,跟父母的親近感、後來的與人交往、比較內向的性格,跟兩年多離開父母生活都有直接關係。

主持人:雖然只有兩年!我想請問夏明教授,對於父母雙方全部出去打工,把孩子留在農村的家庭,難道真的是必須兩個人出去才能維持家庭的生存嗎?為什麼不能一位家長留在家裡,另外一人出去打工呢?

夏明:中國現在很多都是獨生子女,其實父母對自己子女是非常寶貝的,即使把他們給留在家裡邊,他們也會千方百計寄更多的錢,讓子女能夠過得更好。我當時在四川也看到幾個家庭,那些在外工作的父母儘量滿足子女的各種要求,覺得對子女有愧疚,就給他們多寄點錢,由自己的父母──爺爺、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照顧。

雖然我不認為中國的父母們甘於做出這種殘忍的選擇,而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為什麼說沒有辦法的辦法呢?從大的、宏觀的角度來看,中國過去六十多年的政治、經濟發展兩階段,一是從1979年以前改革開放,以犧牲農業為工業現代化作積累,所以通過農業的「剪刀差」變了為工業、為城市化做出貢獻;後來到1979年,中國實現改革開放,尤其是海外的跨國公司、海外資本進入中國,中國又是用犧牲農民工作為中國經濟模式的最基本資源。

所以我覺得這兩次的犧牲,使得中國農民在中國的整體人群中是弱勢、是受到傷害的。而在農民中婦女又是受到傷害更多的,我們也知道,中國婦女的自殺率在全世界是最高的,就是農村婦女。這是很大的悲劇。同樣,農村流動人口的出現,使得農村老齡化、女性化以及留守兒童增加。所以人們說,留下來的都是「386199部隊」,38當然是婦女節,61是兒童節,99是重陽節,指80歲的老人,他們都是社會的弱勢群體。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由於對農業的盤剝、沒有建立良好的社會保險機制,所以對農村來說,對於兒童來說,當然他們是犧牲最慘重的。對這些父母來說,因為農村的地,基本上我們知道如果農村要過上小康日子,一家起碼要有30畝的耕地,人均耕地起碼要在7、8畝到10畝,其實中國農村只有1畝至2畝的人均耕地。所以農民從土地裡邊是沒辦法刨出生活的。農民辛辛苦苦幹上一年,收入恐怕只有500、600塊錢,尤其在貴州這些農村。由於現在物價、種子、化肥、承包土地,還要繳一些費用,這些加在一起,甚至農民也可能幹一年還沒有收成、沒有收入,這些事情都會發生。

杰森:剛才夏明談到了很關鍵的一點,為什麼他們必須離開農村?在各個國家,農村逐漸向城市轉化,城市化的過程其實都在發生,但是中國這個獨特的情況是為什麼父母得離開?而孩子得留下?這就是中國的特色問題。這完全是中共的制度直接造成的。

我們知道,非常明顯,大家都會說是戶口制度,但是戶口制度龐大、牽扯到很多問題,包括住房、教育、個人戶籍等等問題。還有計劃生育制度,本身來說為什麼他不能在城裡生育?就是有計劃生育因素在,當然還有其它很多因素,最後造成必須出現「留守」現象。

主持人:雖然剛才夏教授說,人均只有一畝多,但是我看到報導,有些地方的農民甚至是無地可耕。為什麼會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呢?

杰森:這就是另外一個殘酷的發展方式。中共很多城市叫作「經營城市」,政府不是管理機構、服務機構,它是商業機構。薄熙來當時在重慶就做這事,辦法就是基本上把城市周邊要發展的地區,把農民的土地拿過來。按中國的土地法,農民土地是集體所有制,賠償辦法是給現有出產價值10年的價值,比如說,種玉米1年1畝地能生產1,000塊錢就不錯了,10年多少呢?1萬塊錢。好,1萬塊錢就把你的土地買下來。買下來以後立刻搞相應的城市規劃,修公路、蓋房子,就變成了國有土地,國有土地的商品房子國家拍賣,一拍賣就是多少億。1畝就出去了。

政府不是「空手套白狼」的問題,是極褍牟利,可以說是無本百利。但是在這個過程中農民怎麼辦呢?比較好的地區,可能給農民較好的賠償,比如給農民3、5套房子,這樣,很多農民可以出租房子生活,但是這些人精神上也是極端頹廢的,因為他們沒有任何城市生存的技能,幾乎是以打麻將甚至吸毒為他們生活的常規。

悽慘的是,真的是2萬塊錢拿到手以後,從此沒有土地,又沒有技能,基本上只能靠自己的年輕的孩子到遠方打工,給自己寄回來一些錢,換回來的是自己在家裡帶孫子。

名義上是帶孫子,其實是相依為命,小一點的時候,是爺爺、奶奶照顧孫子,再大一點,孩子只要7、8歲,奶奶、爺爺顧不了了,這孩子照顧爺爺、奶奶。是非常淒涼的生活場景。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觀眾的電話,澳洲的邱先生,邱先生您好。

澳洲邱先生:你好,大家好。我想請大家思考另外一個現象,那就是中國的春運,每年CCTV都報導,春運期間有幾億人次返鄉,好像還很自豪地表示,春運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人口遷徙。我想問一下,是什麼原因導致那麼多人口不在自己的家鄉工作?我想,原因跟「留守兒童」現象類似。媒體報導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很悲哀!謝謝。

主持人:謝謝邱先生。夏明教授,請您回應一下這位觀眾提的問題。

夏明:春運當然跟「留守兒童」現象是有關的,歸結戶口制度問題。戶口制度不僅是中國政府用來控制人口,控制的就是農村人口,盤剝農村的手段,同時妨礙了農民財富的積累。為什麼呢?因為每年的春運,農民把大量的錢花在春運上、花在路上。

我們想,如果沒有戶籍制度的限制,農民就可以把幾百塊錢花在春運的路上開銷,節約用在自己的家裡;如果沒有戶口制度,孩童可以跟著自己的父母在父母打工的城市,如果能夠享受當地的社會、教育和衛生等各種社會服務,當然,他們一方面會得到更多的關愛;另一方面,他們各方面的條件也會得到更多的改善,同時農民家庭會真正的節約一大筆錢。所以我覺得這兩者當然是息息相關的。

主持人:夏明教授,剛才杰森提到,農民工的土地被政府用2萬塊錢買走了,他又沒有什麼生存技能,2萬塊錢花完之後,他就沒有錢了,只能出去打工。在您看來,農民工的出路在哪裡呢?

夏明:中國農村的土地是國有的。現在有經濟學家提出,是不是要實行土地流轉?因為農民經營這麼一小塊土地也養活不了自己,可以把它變賣出去,他就可以脫離土地,移到城市裡面去;另外,可以加強農民的集約化生產,提高農村效率。現在中國的農業產品,即使國家有一些補貼;即使現在中國政府在溫家寶任期以後,已經把農業稅給廢除了,但是農業的生產成本還是高於國際價格水平,尤其跟美國這樣的大工業化、集約化的農業生產相比較。

中國現在還出現一個現象,農民拋荒的現象。農民只有這麼1畝3分地,他即使耕種也種不出什麼錢來,反而一方面中國耕地不足,另一方面又出現大量的拋荒現象,這些都是農民們面臨的問題。怎麼解決?其中兩個問題,一個是對戶籍制度一定要進行完全的廢除,要讓農民享受根本的遷徙自由;還有一個,利用遷徙自由,能夠讓農民的勞動力,變成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上公平的商品得以出現,這樣的話,農民可以得到沒有歧視性的雇用。

當然,還有中國對於基礎教育尤其對農民工的教育如何跟進,使得農民不是被掠奪性的使用,而使他們的勞動可以升級。

主持人:杰森,還請問一個問題。剛才新聞中提到,現在中共出了一些政策,對所謂「只生不養」的父母進行責罰;去年年底,中共也出台政策,發給農民工居住證明。這與鼓勵農民工在三四線城市買房子可能是一脈相承,買了房子小孩就可以過來。您覺得類似這樣的政策能不能解決問題呢?

杰森:根本不可能解決問題。因為大部分農民工真正能賺到錢的地方並不是他們縣城、三四線城市;是廣州、深圳、北京、上海,而這些地方中共的政策是嚴格控制人口,甚至制訂了控制人口的目標。就是讓他掙了錢,從農村搬到三四線城市,仍然是留守兒童,只不過是從農村留守兒童變成城鎮留守兒童。其實這個問題已經成了中國未來幾十年要解決的問題。

主持人:它所謂懲罰「只生不養」的父母?

杰森:這完全是流氓做法。我們剛才談到,根本的問題是中共的政策造成留守兒童,不去真正解決這個問題,卻懲罰父母!哪個父母願意把孩子扔到家裡頭不管?某種程度上講,我們可以這麼看這個問題,最近國內有很多報導,中國南方很多城市出現了黑社會幫派,叫做「貴州幫」,到處搶,造成社會治安很成問題。但是你仔細想一想,我說這是一個原罪,為什麼我要講原罪呢?中國沿海城市的經濟騰飛,其實完全是靠整個內陸的農民工創造的財富起來的,但是,它拒絕讓農民工把孩子帶來。

這些城市只拿到了這些農民工的勞動力價值,但是拒絕承擔農民工基本為人的真正的社會責任,那麼在此時此刻我們看到,這些孩子長大了以後,沒有父母的教養,當他們發現唯一能生存的方式就是燒、殺、搶、掠,事實上你不覺得這是一個原罪嗎?這是非常悽慘的循環;讓他們的父母必須留在城市,而他們在沒有教養的情況下長大,當他們長大了以後、進入城市那麼做。

主持人:所以不但對他們自己有非常大的影響,對整個社會也是長期的隱患。

杰森:是長期的隱患,甚至是中國未來幾十年都不知道能不能真正最終解決的一個問題。這些孩子你問他,很多孩子說「沒有影響」,就跟魚說不清水是什麼東西一樣,他根本不知道有什麼影響。

主持人:是,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當然我們今天只能分析一下形成的原因,我想制度不改變,可能很難根本上去改變它。

杰森:對。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和收看,希望和您下次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