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12月22日訊】今天我們繼續為您報導對羅瑞卿之子羅宇的專訪,像很多中國人一樣,他的人生也因為「六四」發生了轉折。目睹了「六四」中軍人們隨便開槍的一幕幕,他覺得,身上的軍裝沒法再穿了。

1989年6月4號,羅宇預訂出發去巴黎參加航空展。前一晚睡在父親臥室裡,羅宇始終感到有小蟲叮咬,只見胳膊上起了一塊塊紅腫,卻哪裏都找不到小蟲。然而多虧這一夜折騰,才讓他清醒的聽到了北京的槍聲。

羅宇:「晚上睡不著覺的時候就聽到外面嗒嗒嗒嗒,我還以為甚麼人在放鞭炮。我說今天又不是甚麼節假日,然後這個工作人員回來以後我才曉得,這不是鞭炮,這是槍啊。」

羅宇立即叫上司機直奔機場。他在回憶錄中寫道,到了巴黎,「我坐在電視前,看著軍人發瘋一樣坐在車上,隨便開槍。」他深感只有軍隊國家化的一天,中國才有希望。

李沐陽:「通過『六四』這件事然後您就決定出國?」

羅宇:「嗯,『六四』以後就覺得這軍裝沒法穿了。當時當權的是鄧小平,楊尚昆,他們把坦克開上天安門廣場,這就是我對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再存在甚麼希望了。」

李沐陽:「作為您這樣的一個身份,能夠把您父輩對您的那種蔭護給拋棄的話,我覺得很不容易。」

羅宇:「其實你說把我父輩對我的這種蔭護拋棄了,不一定對,這種蔭護是一種甚麼方式?就是,讓自己的後代是道德很高尚的人,有信仰的人,而不是一個鑽到錢眼裏,不知道東南西北的人,這也是一種蔭護。」

拋下高官厚祿,羅宇選擇謹守道德。之後,生活中又有許多神奇經歷,讓他突破了從小被灌輸的無神論,成為一個相信神存在的人。

羅宇:「每個人都想,習近平也得想,為甚麼經過了共產黨60年的領導,像他所說的『沒信仰沒道德了』,這是怎麼回事?我說這就是共產黨沒道德,共產黨沒信仰,所以才把老百姓教壞了。」

李沐陽:「您也提到了在文章中,說中國大陸危機遍地,它的總根源就是一黨專政,那如果結束一黨專政,中國會怎樣?」

羅宇:「結束一黨專政中國就會民主化,民主並不是說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但是沒有民主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記者:「可是有相當一部分人是這樣認為,如果中國共產黨實行多黨制的話,那中國可能會亂。」

羅宇:「這都是胡說的,所有民主制度的國家,多黨制的國家哪個也沒亂,關鍵問題,經過60多年一黨專政的統治,要解除一黨專政,是要逐步的穩妥的。那麼你說怎麼一步一步的? 看看蔣經國,連設計都不用設計,人家走過來了,看看他怎麼走的。」

羅宇在辭職後自動脫黨,之後江澤民在92年簽令,開除他的黨籍和軍籍。不過羅宇說,這反而讓天下人知道,自己已經退出中共,和這個黨做的惡事毫無瓜葛。他認為,其他紅二代也可以用假名,或其他方式退黨,拒绝當中共幫兇。

採訪/李沐陽 編輯/尚燕 後製/舒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