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江澤民或直接參與指揮六四大屠殺

【新唐人特稿】編者按:中國古代的刑法制度中有「十惡」,由於直接危害朝政社會的核心,所以自隋唐開始歷代法典皆確立「十惡」之重罪。但早已不適用於現代,於是有更多的刑律條款來管束。古人有「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說法,但在中共社會特權階層不受刑律制約,往往不追究其罪,江澤民便是站在刑律之上凌駕法律的前中共總書記,他所犯下十惡不赦的滔天大罪,用歷代法典都無法涵蓋和論處。有律師統計江澤民犯有數十種令人震驚的重罪,但江澤民至今仍然逍遙法外。在此且僅以「十罪惡」一窺江澤民的主要犯罪史。

罪惡三:六四屠殺 受益掌權

1989年是江澤民政治生涯中最關鍵的一年。江澤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使得原準備退休的江澤民從上海市委書記一躍而為手握黨、政、軍最高權力的「核心」,成為「六四」屠殺事件最大的受益者。

1989年4月8日,被視為黨內良心派的胡耀邦在一次政治局會議上突發心臟病,他的去世,激發了民眾多年積存的對中共政治的不滿,對中共改革的前途充滿了悲哀與失望,民間憤怒開始表現出社會公開化。

北京幾千名學生離開校園走向天安門廣場,將花圈放在人民英雄紀念碑腳下。學生打出了「悼念胡耀邦」,以及「剷除腐敗」、「依法治國」、「打倒官僚主義」等標語。同時全國各地學生紛紛響應,各地都舉行大規模集會、遊行、請願等。

中央各報的記者還打出「我們要講真話」的橫幅。與此同時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對《世界經濟導報》進行整肅。對於整肅《導報》引發的抗議聲浪,江澤民承認,「後果比我們預料的要嚴重得多。」有人指責他的行為引發了「上海大規模的示威」。事實上不止上海,而且促發了北京的大規模示威。

4月27日晚,江澤民在惶恐中打電話給原中共中央組織部常務副部長,懇請向北京朋友通融,又在電話里探詢北京情況。4月30日,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訪朝歸來,當晚江澤民與曾慶紅飛赴北京,向趙紫陽彙報工作。趙很快接見他,江彙報工作後問趙對處理《導報》的看法,趙反問江的看法,江澤民支吾其詞,趙紫陽只好表態,對江澤民把小事化大致使引發了大規模示威的做法非常不滿,言辭之厲讓江澤民嚇得六神無主。

在5月中旬的政治局會議上,黨內鬥爭明顯升溫,趙紫陽乾脆宣布既然《導報》事件「是上海市委挑起的,就應當由上海市委來結束」。趙公然點名陳雲和李先念中意的江澤民,這讓幾位黨內大佬怒火中燒。

據有關透露,江澤民私下從上海寫一封信給「李鵬總理並呈鄧小平主席」,信中吹噓自己怎樣做大學生的思想工作,怎樣「反自由化」。信中說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等人是「反黨集團」是「陰謀家和野心家」,如不採取「果斷措施」,「任資產階級自由化泛濫,就要亡黨亡國」,云云。

五月下旬江澤民接到中央辦公廳通知,要他去北京開會。江澤民自覺凶多吉少,以為因上海《導報》事件處理不當而大禍臨頭,江的夫人王冶坪更是憂心忡忡,與江話別時不禁抱頭痛哭。5月26日,江澤民來到北京。選擇半夜裡進城,化裝成教授,還換了眼鏡。隨身帶四名警衛,很緊張,好像自己要上殺場,當時北京街頭的局面完全被學生控制。江澤民的車每到一個地方,遇見學生就掉頭。從機場到中南海開車走了一個多小時。

當時的總書記是趙紫陽,江澤民卻寫密信給李鵬轉鄧小平,它促使黨內的幾個大佬決心用武力屠城,換取所謂20年「穩定」。從江澤民在信中對形勢的估計和對策,可以看出他的秘密信件對慫恿鄧小平屠城,到最後決定下令屠城這個過程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密信揭開了江把趙紫陽趕下台,而使自己成為屠城後的最大受益者的真正內幕!

許多人都在思考江澤民為何成為了六四後的最大受益者?筆者認為,六四大屠殺的當天,江澤民也應該正在北京,對當時的屠殺現場應該了解得一清二楚,甚至江澤民被賦予了特權,直接參與屠殺指揮。六四屠殺是中共火線考驗一個即將擔任中共總書記的最佳時刻;六四屠殺是用黑社會的殺人手段捆綁一個中共黑老大,並死心塌地的為中共服務的最佳方式;也是為了離退休後的中共元老們不被清算或波及子孫們的前途。

而江澤民也深知中共的本質,表現得越是暴力邪惡,才越是中共所需要的,讓元老們抓住的把柄越多,掌權的成功率越大。這個邏輯推理應該是說得過去的。反過來說,江澤民一個漢奸身份,並且無德、無能、無特殊政績、更無元老背景,哪一條都不夠不上成為總書記的材料。因為如此種種,所以江澤民成為了六四後的最大受益者。

1989年的六四是個永遠銘刻在歷史上的日子,這一天北京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槍聲、北京街頭高速行駛的坦克車、成千上萬的中共軍人、軍車向手手無寸鐵的學子們發起猛攻,遍地是血肉模糊肉體、殘缺不全的屍塊,廣場被鮮血染紅,火光沖天,滿腔熱忱義士和學生的抗議聲、呼號聲早被槍聲蓋過,最後久久的迴盪著「天安門母親」的沙啞聲和吶喊聲。

罪惡四:三峽大壩 埋下禍根

中國水問題的中心話題正是三峽項目,江澤民上台任中共總書記後,急於與李鵬結盟,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當時質疑大壩的聲音也很大,但在江澤民的堅持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1994年江澤民拍板開工。

2001年到2002年,江澤民當政時期三峽工程已經出現嚴重的貪腐,工程質量受到直接影響,還沒有完工的三峽大壩就出現了裂縫,其中上游壩面共出現40條裂縫,每個壩段有1到2條,寬度0.1到0.3公分,裂縫長度25到30公分,深度1到2公尺。下游壩面出現38條裂縫,每個壩段至少有1條裂縫,寬度0.51到0.99公分,長度合計695.2公尺,深度達3公尺。

三峽工程耗資超過220億美元,移民人數約為130萬人。這樣大的項目中共高層沒有一個人出席完工典禮,說明沒有一個人願意對江所做的禍事負責。去年,三峽工程面臨「整體竣工」驗收,習近平委派曾經清洗過大批廣東江派勢力的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擔任驗收委員會主任。這一舉動令涉及三峽工程巨額貪腐案件的江澤民集團非常緊張。三峽工程存在「違規資金管理」、「移民款項被挪用」、「消費管理制度不完善」等多種財務問題。

隨著巡視組調查的深入,三峽集團官員已開始被接受調查。業內人士透露,三峽集團每年招標的工程總規模至少在100個億以上。2014年以前,絕大部份都沒有經過正規招標。三峽集團的巨額資金被挪用去搞房地產投資,還在幕後向中共高層輸送利益,其中的許多款項都流向了江澤民集團。其驗收會牽一髮而動全身,最後將指向三峽工程貪腐的總禍根江澤民。不過在沒有出現大事前,中共是不會拋出黑幕。

反對三峽工程的旅德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的文章披露,1992年三峽工程的總造價為571億元人民幣。到了2008年底,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已經突破2000億元人民幣,而且升船機工程還沒有建造完畢。三峽工程資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電費中支付的三峽基金,這是中共國務院特別為三峽工程開徵的特種稅,不用還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匆匆上馬,致使連年乾旱水災,給中華民族留下了無窮的後患。在所謂的「抗洪救災」口號之下,草菅人命,軍警市民淹斃無數。三峽大壩工程不僅耗費巨款,也徹底破壞了中華民族賴以生存的環境。

反對三峽工程的著名水利專家金永堂直言,現在三峽出現的問題比當初估計還要嚴重。旅德工程專家王維洛預言,三峽工程運行三十年後,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堵塞中下遊河道,那時想拆也不行了。水利專家黃萬里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現在,早先許多專家預言的三峽工程危害正在一一兌現。

近年來,官方研究報告預警,從後續影響看,三峽工程所需要的資金是個無底洞!三峽大壩工程貽禍無窮,堪稱到了流膿現瘡的地步。遺禍後代子孫的滔天罪惡只能由江澤民集團來承擔!

此外,對長江風水和隱患更受到民間的關注。民間認為,崑崙山脈和長江是中國的主龍脈。長江是風水氣運一個動態龍脈,但三峽大壩攔腰阻斷了長江的流勢,使原本山水之間自相調和的陰陽平衡的過程被中止了。單說這幾年的氣候異常,出現大雪、洪澇和大地震等,說明三峽大壩對氣候的影響是天災但更大的是人為。

隨著長江水位不斷上漲,兩岸山坡遭到沖蝕,三峽大壩上遊正面臨著山體滑坡和水污染等始料未及的問題,大面積山體落入江中。如果大壩遭到恐怖襲擊,或者因為質量問題而導致潰堤,專家認為,大壩下游數省瞬間就會被淹沒,其破壞的嚴重程度難以想像。單單對下遊人民生命和財產的威脅,就構成了一顆巨大的定時炸彈。(未完待續)
(編輯:唐銘)

相關鏈接:
江泽民十大罪恶(一)
江泽民十大罪恶(三)
江泽民十大罪恶(四)
江泽民十大罪恶(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