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5年05月02日訊】(明慧網5月1日電)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首屆「器官移植和人權」國際專家研討會在瑞士首都伯爾尼召開。來自加拿大、德國、瑞士的法律界、醫藥界的專家們以及政治家、人權活動家等共同關注正在中國發生的違背人倫道德的活摘器官的罪行。

從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揭露後,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和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 (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開始了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由於獲取目擊證人證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們通過電話調查,以及各種刑事調查的方法,收集了五十三種證據,得出結論,從二零零零年至零五年至少有四萬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手術的來源只能是法輪功學員。

主辦方國際人權協會(IGFM)希望能夠通過這樣的活動讓更多人來關注在中國發生的滅絕人性的強摘器官,為專家們建立一個平台,可以互相討論,找出解決方案,切實實施,制止活摘器官。讓更多無辜的人,特別是眾多法輪功學員免遭屠殺。

險被活摘的法輪功學員證詞

在研討會中法輪功學員劉巍女士作為證人談到了她在北京東城看守所、女子勞教所的十六個月的非人遭遇。除了每天長達十六個小時以上的強制勞動,惡劣的生活條件外,她還遭到身體和精神上的酷刑折磨,被迫轉化,被迫污衊法輪功,甚至被要求去轉化其他法輪功學員。在發言中她談到對於當時的她而言,肉體或許還活著,但是精神已經死亡。

更讓她心有餘悸的是在這十六個月裏她曾被體檢五次,從抽血,詢問是否有家族遺傳病,到內臟器官的超聲波掃描。這些不是一般的健康檢查項目,卻和器官移植所需的資料相符。這樣的檢查僅僅針對法輪功學員,但是劉女士和其他被檢查的法輪功學員從未得到任何檢查結果報告。很顯然看守所和勞教所的警察們不會在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同時還特別關心他們的健康。直到劉女士逃到德國,聽說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後,才明白自己曾經的經歷的原因,很多從中國逃至外國的法輪功學員都有類似的經歷。


法輪功學員劉巍女士講述自己險被活摘的經歷。(明慧網)

各界關注中共活摘器官並販賣獲取暴利

在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確實後,喬高和麥塔斯先生在世界各地制止這一「地球上未曾有過的邪惡」罪行。喬高在研討會的發言中談到了來自世界各地對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支持。其中包括歐洲議會的相關決議,加拿大國會的聲明,在過去的三年中來自世界各地200多萬的簽名等。

在接受採訪時,喬高談到支持他在過去的九年裏不斷的制止活摘罪行的是:「那麼多法輪功學員,那些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積極努力制止迫害,制止活摘的正義人士,專家們。」他認為活摘的罪行不會再持續很長時間:「我想我們已經快到臨界點了,(中共)他們得面對如此大的壓力,如此糟糕的公眾形像,我認為這一切(活摘罪行)會停止,甚至會很快停止。」


喬高先生認為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不會長久。(明慧網)

迫於壓力中共多次改口 欲蓋彌彰

麥塔斯先生在他的發言中對中共前衛生副部長,如今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移植委員會主任委員黃潔夫在今年三月關於中共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發言及相關報導從十六個方面提出質疑。

中共關於器官來源的官方解釋在過去的十年裏多次改變。雖然器官移植手術的總數和自願捐贈器官的數量差距一直很大,黃潔夫代表中共由一開始的矢口否認使用囚犯的器官,到被迫承認使用死囚的器官,甚至百分之九十的器官來自死囚,到百分之六十五,到二零一四年的少於百分之二十,到如今的再次聲明沒有器官來自死囚,但是死囚依然可以自願捐獻的器官。

從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而言,根據黃潔夫的聲明,每年約有一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在據稱百分之八十手術來自自願捐獻的二零一四年,捐獻的器官僅近五千,差不多只有百分之五十。

而且在喬高和麥塔斯引用了中國肝移植註冊中心的數據公布於眾後,此數據在網站上要登錄後才能看到,不再公開。從這些被封鎖的數據中可以找到參與肝臟移植的九家國家級以及十一家省級的軍醫院。黃潔夫將非法獲取器官的罪行推給了周永康,卻刻意迴避在活摘器官牟取暴利中起重要作用的軍醫院。

對於黃潔夫多年來的聲明,喬高認為:「黃潔夫那荒謬可笑的聲明,可以看出(中共政府)已經在垂死掙扎,鋌而走險。他說了一個又一個謊言,在自己的謊言中掙扎。很遺憾我們沒能更早的展開調查,比如十多年前,但是我們會勝利的。」

麥塔斯指出在過去的近十年裏具體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行動還是太少了:「在處理侵犯人權的罪行時,我們應該傳達這樣的情況,讓更多人參與,贏得更多的公眾關注,動員大家採取行動。我能看到有影響,但是沒有解決方法。」

尋找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方法也是國際人權協會「器官移植與人權」項目想通過此次研討會達到的目標。


麥塔斯先生希望能有更多行動制止活摘。(明慧網)

瑞士國家器官捐贈及移植基金會(Swiss transplant):有義務制止活摘器官的罪行

瑞士國家器官捐贈及移植基金會從二零零九年開始和國際人權協會一起合作,從專業人士的角度出發,讓更多醫生,病人,及國際衛生組織等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活摘器官罪行。其行政總裁弗朗茲•英墨(Franz Immer)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談到:「國際人權協會所關注的這一主題(中共的活摘罪行)是重要的,關於人道主義的議題,關係到器官捐獻和移植。我們基金會認為這是我們的義務,揭露這種混亂,並積極制止,這也符合基金會的價值觀。」

身為心臟移植醫生的英墨先生在發言中談到自己在北京參加器官移植大會時曾被邀請觀摩一例心臟移植手術,但是隨即收到Email詢問他是想在早上九點還是下午兩點觀摩。這讓他立即覺察到異樣,因為移植手術完全取決與捐獻人的生命情況,是從來不能事先預約時間的。他拒絕觀摩這例實為殺戮的手術觀摩。

在過去的六年裏他和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通過各種活動,媒體採訪等揭露在中國不人道的器官買賣,並與歐洲議會,世界衛生組織等機構合作,希望能夠「儘早制止這個人性的災難。」而在今後他將繼續為此努力:「我個人會抓住一切機會,在媒體,電視上清楚的向人們說明(中共器官交易)這一罪行,並強烈控訴。」

同為移植醫生他特別希望那些拿著手術刀卻可能是在殺戮的中國移植醫生們:「在治療病人的過程中能遵循人的倫理,維護病人的以及自己的尊嚴,而不是去踐踏。我無法想像一個全心全意為了醫療救護的人能夠麻木的做出這樣的事情。」


瑞士國家器官捐贈及移植基金會行政總裁英墨先生會一如既往向民眾揭露中共強制摘取器官的罪行。(明慧網)

德國法律教授:刑事訴訟參與活摘的中共官員

德國海德堡大學德國,歐洲及國際刑事法及刑事訴訟法學院院長戴奈克(Gerhard Dannecker)教授在發言中闡述了禁止器官交易刑事法的適用範圍和對像等。

在接受採訪時,他明確談到歐洲有責任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歐洲國家對此(中共活摘及非法交易器官)也有責任,應該出面制止,採取相關的措施。同時也在歐洲對那些參與此事的人進行刑事控告,來杜絕這樣的事件發生。那些發出命令的人承擔相關的刑事責任。」

他闡明如果有參與活摘的中共官員入境德國,而受害者是德國籍,就可以對此官員提出刑事訴訟。雖然來訪官員可能有外交豁免,但是:「僅僅是讓人們對此了解,將他們(中共官員)定在恥辱柱上,我們也應該提出訴訟。」

雖然因為工作的關係,戴奈克教授對在中國發生的器官交易有所了解,但是當天的研討會讓他了解了諸多的細節。特別是劉女士的發言讓他第一次聽說了解法輪功。他對劉女士當時的處境非常擔憂:「劉女士的經歷說明了她當時的處境非常危險,她確實有被摘取器官的危險,我想她當時有生命危險,非常危險。」他認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將劉女士送入監獄本身就是:「非常清楚的侵犯人權的行為,是不該發生的,沒有判決,沒有訴訟程序,十六個月在監獄裏,還遭到酷刑折磨,身體受到傷害。這是不能容忍的,不能發生事情,非常清楚,毫無疑問。」


德國法律教授認為歐洲有責任制止中共活摘器官。(明慧網)

瑞士國會議員:停止迫害需要外界的關注

凱斯勒(Margrit Kessler)女士是瑞士國會議員,也是瑞士病人協會的代表。在參加了研討會後,她認為:「(中國活摘器官)這是一個絕對的災難,我們應該關注這件事情,一起發聲,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我一定會在政界提出這個主題,因為水滴石穿。」

在過去的六年裏她一直在關注法輪功學員的遭遇:「我希望迫害能夠得到改善,但是這需要來自外界的壓力。法輪功學員應該能夠在沒有被迫害的情況下自由的生活,我應該一直關注這個問題,重視這個問題,避免人們對此麻木不仁。」

不懈的調查制止活摘

參加研討會的瑞士IT專家希瓦茨(Arne Schwarz)先生在會議期間認真的做著筆記,並向專家們詢問如何能夠制止西方大型製藥廠參與中共活摘器官。二零零八年的中國之旅讓他親身體驗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的迫害。僅僅因為那位大學生修煉法輪功,就被她的雇主、一家旅行社辭退,並不得不流離失所以免被非法關押。回到瑞士後,希瓦茨先生在尋找法輪功的訊息時,看到了喬高和麥塔斯的報告,從此開始了自己的調查。

「我驚呆了,在二十一世紀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活摘器官)發生,而且不是在哪個非洲國家,而是在世界第二有影響力的國家,並且是在政府的操控之下,不是哪個罪犯,而是由政府在全權操控。這也讓我感到害怕,如果一個有極大影響力的國家政府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那這個政府是否還在幹其它的甚麼事情呢?我覺得整個世界都應該對此關注。」

在過去的七年裏,希瓦茨先生和媒體記者合作,將自己的調查結果,特別是關於西方大型製藥廠在中共活摘器官中起到的作用公布於眾,並希望能引起歐洲人的注意。他談到自己會一直調查下去:「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主題,需要有很多背景知識來判斷新的內容應該如何分類。而要了解這些背景知識需要很長時間,所以我既然已經了解了就應該繼續下去。」

參加會議的還有醫生以及國際大赦的人權活動家等,他們都談到會讓更多人了解這一主題,希望能夠通過各種辦法來制止中共的活摘器官。

麥塔斯先生希望能夠更多人採取行動:「如果你擔憂在中國發生的活摘器官,採取行動制止它;如果你不相信在中國發生的活摘罪行,讀一下調查報告,了解一下,不要不採取任何行動。」

除了此次研討會,主辦方國際人權協會還計劃成立專家委員會,組織專家論壇,採訪當事人,遊說政府官員及國會議員,希望能有更多人來關注中國成百上千可能會被中共活摘器官的無辜人的命運,並一起制止迫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