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香港—由佔領中環到遮打革命

地下黨出身的梁振英,正如2012年特首「選舉」時被唐英年揭發,在面對2003年50萬人上街時,建議政府「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於是9月28日防暴隊與催淚彈是出動了,香港人卻不害怕,選擇與防暴隊進行遊擊戰,結果梁振英技窮了。

這場被各國傳媒稱為 (Umbrella Revolution)「遮打革命」,是源自9月22日香港學界發起的大學罷課,以至9月26日的中學罷課;香港學界要求中共履行承諾,讓香港人於2017年有真正自由的普選,而非篩選候選人的伊朗式、北韓式假普選;26晚上,過百名學生「突襲」以前長期開放予公眾使用,最近卻無故設圍欄、設防的政府總部前地,在香港法律上屬公共空間的「公民廣場」。特區政府為打壓學運,非法與無理拘捕17歲的學運領袖黃之鋒,更抹黑為「襲警」;市民憤而到場聲援,接連數日不肯散去,特區政府竟知法犯法,無理拘禁幾位學運領袖,更以搜查證據為理由,地毯式搜查黃之鋒的房間私人物品,更禁止他們保釋離開。

而面對過萬市民留守政府總部外,特區警察竟禁止香港人和平集會,宣佈集會為非法,更多次封鎖現場,禁止市民進出,再大量使用胡椒噴霧,襲擊高舉雙手以示清白的香港市民。於是,市民憤怒了。28日下午,數萬市民包圍政府總部附近,要進入集會會場聲援,警察卻變本加厲,全面封鎖會場,於是多次發生衝突之後,市民衝出馬路,佔領香港島最重要的公路幹線。警察不但沒有撤退,更反面出動全副武裝的防暴隊,在多次亂噴胡椒噴霧也無效之下,竟胡亂向人群掟催淚彈,人群當中既有老人家,更有小朋友。香港警察以鐵腕對付市民,以為可就此驅散平日從不反抗的香港市民,他們卻失算了。

原本號召力不高的「佔領中環」運動,卻因警察胡亂使用武力,激起了香港人同仇敵愾;示威者且戰且退,令地鐵只有封鎖金鐘站,而警員則只能徒步從灣仔及中環步行前往現場。晚上八時多,灣仔地鐵站的市民紛紛對素來有聲譽的香港警察高聲喝倒采,垂頭喪氣的警察在港島各處被憤怒的市民包圍以至指罵,香港人,由從未受過軍訓,竟變成自發進退的全民游擊隊,港警以武力贏得戰場,卻輸掉了戰爭。

晚上十時,警方在中環鬧市大量亂掟催淚彈,市民於是散去,改為佔領銅鑼灣,另一路則在九龍佔領旺角;加上金鐘近萬人仍不散去,香港警察無法拾收亂局,只有改以包圍的形式。有人笑稱梁振英為「港獨之父」,雖不中亦不遠矣,因為香港的氣氛,就有如台灣當年的美麗島,如開槍的話,則會有如另一個二二八,這是萬劫不復的道路。中共暫時退卻了,香港市民則繼續佔領金鐘、銅鑼灣以至旺角的道路不肯散去,這是香港歷史上的首次。

運動已非由政黨所領導,這個政治危機比起2003年的7.1大遊行更難解決,中共必須面對的,是堅持要求真普選的香港市民。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