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N9江蘇新增4例 近期感染人數恐增多

【新唐人2013年4月3日訊】(新唐人記者劉嵩綜合報導)繼上海、安徽發現3人感染H7N9禽流感後,4月2日,江蘇省又確診4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患者目前病情危重,院方正在全力搶救。專家稱目前尚未證實該新型病毒可在人際間傳播,但“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中國疾控中心一位流行病學專家表示,近期可能發現更多人感染H7N9禽流感。此前H7N9已經導致上海的兩位患者死亡。

H7N9成民眾關注的焦點

4月2日江蘇省衛生廳通報,江蘇省確診4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患者分別位於宿遷、南京、無錫和蘇州市,官媒稱尚未發現4病例間存在流行病學關聯。其中南京市的患者許某從事活禽宰殺工作。

上海感染H7N9的兩位患者死亡以及江蘇突增的4例H7N9病例,令大陸民眾憂心忡忡。H7N9的病源是什麼,該病毒是否具有人際間的傳染能力,是否有有效的治療方式及相應的疫苗成為民眾關心的核心話題。

對此,鐘南山院士在接受陸媒採訪時表示,儘管目前得到確診的病人病情很重,病因看起來還不是很清楚,但是公眾最為關心的是不是人傳人的問題,現在還沒有證據。

“現在最大的可能還是從禽傳過來的,但是還沒有充分的證據。禽傳人的證據也還不夠。其中有少數病例接觸過禽類,南京的病例是一個星期之前買過活雞。其他的也還沒有發現(接觸史)。”

上海疾病控制中心表示:目前尚不清楚H7N9禽流感的感染來源。上海疾病控制中心相關負責人則聲稱,“截至目前H7N9禽流感全國發現病例有限,尚不能明確此次是人感染禽流感的病毒、還是人際傳播禽流感病毒。尚不清楚H7N9禽流感的感染來源,動物宿主也不能明確。”

對H7N9型禽流感的治療藥物和方法,鐘南山表示,“現在根本談不上,只是針對重症的一般支持性治療。比如說人工呼吸等等。”

而中國疾控中心一位流行病學專家表示,近期仍有可能發現更多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的可能性。據《新京報》記者最新瞭解,中國疾控中心已研製出針對新病毒H7N9的檢測試劑盒,並開始下發全國各地流感監測網路實驗室。

H7亞型病毒感染人的情形已有發生

大陸官方稱,“H7N9亞型禽流感病毒以往僅在禽間發現,未發現過人的感染情況。”但香港大學教授管軼在接受陸媒記者採訪時,對正在大陸發生的人感染H7N9亞型禽流感並不感到驚訝。

管軼曾被美國《時代》週刊稱為“禽流感獵手”,他表示,“關於H7亞型禽流感病毒感染人的病例已有發生,我不驚訝。H7亞型感染人的情況,在別的地方也發生過。”據他所知,“最早的一例H7亞型感染人的情況是在1993年的英國。”

管軼稱,“現在爆發出來的病例,每一個都是重症,這說明病毒對人的毒性很高。這就是特別嚇人的東西。但願這個病毒還沒有獲得人傳人的能力。”

“這個病毒如果獲得了人際傳播的能力,就是蠻大的事件了,那意味著我們就面臨著一次死亡率很高的新型流感病毒的爆發。但現在還沒有直接證據認為它可以人際傳播。”

與黃浦江死豬是否有關

官媒公佈H7N9病例前,黃浦江上打撈出上萬頭死豬,官方至今沒有給民眾以令人信服的交代,而且上海3月10日因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的27歲男子是一名豬肉商販,坊間對此次禽流感事件與黃浦江漂流的上萬頭死豬之間是否有關聯疑竇叢生。

據陸媒報導,上海市動物疾控中心4月1日對近期打撈上來的黃浦江上游漂浮死豬抽檢的34份留存樣品,進行了禽流感通用引物檢測,未發現禽流感病毒。

但民眾對媒體的報導並不買帳。時事評論員吳曉峰稱:“這種時候還抽檢?簡直是棄民與不顧啊。出現了才會全檢?操蛋官員!”

來自北京東城的網友“馬也也”稱:“姐的觀點:寧可相信政府是頭母豬,也別信他們會做出客觀評估。自己的小命兒自己疼,遠離密集人群,多鍛煉身體。”

上海網友“szw1984”留言,“把豬給市委領導、市衛生局領導吃,當著大夥的面召開記者發佈會,證明無毒。”

科學家的大量研究表明,豬在“禽-豬-人”的種間傳播鏈中,充當禽、人、豬流感病毒重組和複製的“混合器”,豬既可作為禽流感和人流感的混合器,也可以作為禽流感和人流感地貯存宿主。

管軼認為,當流感爆發的時候去檢測,應該能夠檢測出來,但爆發完能不能檢測出來不得而知。“我們在香港做過很多豬流感的調查,剛殺的豬我們是能檢測出來的”。“死豬上很可能是檢測不出來的”。世衛組織駐華代表蘭睿明也曾表示,不排除病源來自於豬等其他動物。

中共衛生部前官員、健康教育所前所長陳秉中向德國之聲表示,公眾也許沒有專業能力去對黃浦江死豬與禽流感之間的聯繫證實或證偽,但公眾態度反映出對政府的不信任。也是對政府在上海黃浦死豬事件上處理不利的情緒的延續。政府在為他們以前在公共事件中的表現買單。

當局通報的真實性、及時性遭質疑

10年前的“非典”讓國人經歷的慘痛教訓,鑒於中共對重大事故面前一貫虛報瞞報的作風,民眾對此次官媒有關H7N9的報導普遍持懷疑態度。

據香港媒體報導,上海出現H7N9禽流感死亡病例的“閔行區第五醫院”附近的另一家醫院也出現5宗“不明原因重症肺炎”病例,但並不在官方公佈的資料內。

報導稱,一位元不願透露姓名的上海一家醫院呼吸科醫生表示,近期該院不明重症肺炎顯著增多,3月以來就收到5例病症。但上海疾控中心對此予以否認,稱沒有新的不明原因肺炎報告。

網上還有聲音稱,據上海病例發病至今已逾四十天,政府因為無法封鎖資訊才不得以選擇公開。

網友“駝背子”表示: “應吸取03年非典的沉重教訓,民眾有知情權,官方應及時真實報告疫情,辟免造成全面爆發。現在已經進入掌上資訊時代,親愛的官僚大爺們如隱瞞事件,只會造成民眾更不相信政府!醒醒吧!神馬東東!”

“手機用戶4548”稱: “非典初發時也在開會,歷史驚人的相似,瞞報是一定的。”

陳秉中回顧,非典時時任衛生部長的張文康,隱瞞疫情的作法,是中國政府慣常採用的作法,因為公共事件直接和官員的升遷或去職有直接的關係,官員最先考慮的是官職而非百姓生命。這也是導致今天公眾不信任的根本原因。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