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陽被自殺 海內外各界強烈譴責

【新唐人2012年6月10日訊】新闻周刊(323)6月6日,被譽為湖南民主鬥士的李旺陽在邵陽大祥區醫院被離奇「自殺」,家屬和友人懷疑是被謀殺。邵陽公安不許家屬照相,搶走遺體,並於9號上午強行火 化。事件引發全球輿論的憤慨,要求徹查真相。目前,李旺陽的親友和朋友們被警方全面軟禁或「被失蹤」。警方揚言,如不配合,還有更奇特的死法。

6號清晨,李旺陽的妹妹李旺玲突然接到醫院電話,說李旺陽上吊自殺了。他們趕到醫院後,看到李旺陽屍身靠在窗子上,頭頸被一條紗布繃帶纏繞,兩腿微屈,雙腳穿拖鞋站在地上,死不瞑目。

湖南民主人士李讚民:「今天6點50分,我看到的情況是,他站立在病房的一個窗戶前,他的脖子上有一個布條,但是他沒有懸空,只靠著窗欞上,他的腳站在地上。就是說這個事情有點蹊蹺。

好友朱承志在六四當天還看望過李旺陽,李談話平和、堅定、樂觀。說李旺陽自殺,他認為簡直是「天方夜譚」。

朱承志:「李旺陽的家屬和我們這些朋友強烈的要求,對李旺陽的遺體進行一個全面的拍照,我們這個合法的權益被拒絕,然後他們硬性地把遺體搶走了。」

7號上午,五、六名公安向李旺玲夫婦施壓,要他們簽字。8號,李旺玲對香港媒體表示,不相信哥哥自殺:「我不會簽字!對哥哥的死我還在質疑。現在根本還談不上要我簽字火化。」

妹夫趙寶珠:「現在(自殺)這個問題我們自己也在疑問,坐20多年牢了, 他非常堅強的人啊,我們都無法理解啊,真的,所以說 從我們內心來說,我們是不相信的。」

9號上午,《中國人權民運中心》稱,李旺陽遺體已被火化。家屬親友失去聯繫。

同時,李旺陽在邵陽和外地的友人受到全面軟禁。安徽異見人士張林含淚悼念李旺陽,遭到警察電話威脅:「少去關注李旺陽,否則後果不可預料!」無錫的華春輝被約談時,公安更囂張地表示:「已經給他設計了幾種比李旺陽更奇特的死法。」

李旺陽自縊疑點甚多。有專業人士指出:死者雙腳站在地上﹔繞頸的繃帶難以負荷李的體重﹔頭頸部沒有瘀黑髮紫,舌頭未有外吐,沒有任何掙扎的痕跡,這些都有違常理。

此外,在眾多警察看管之下,一個身患重症,失明失聰、行動要人攙扶的老人,如何能爬上高窗,自行拿繃帶打結吊頸?醫院為何沒在第一時間施救,而任由屍體掛於窗邊直至家屬到場?

妹夫趙寶珠說,當晚有一位病友與李旺陽住同一個病房,事後卻不見蹤影,醫生護士都拒絕透露此人的下落。

家人和朋友們都堅信,李旺陽是一個意志堅定、毅力非比尋常的人,絕不會輕言自殺。他在中共的監獄裡經受了22年的殘酷折磨,因絕食抗議,被獄警強迫灌食,用鉗子撬掉好幾顆牙齒,從未低過頭,認過罪。

2011年5月刑滿出獄,李旺陽已被折磨的兩眼失明,雙耳失聰,全身癱瘓,是被家人用擔架抬回來的。

在六四23週年前夕,李旺陽接受了香港有線電視等媒體的採訪。採訪播出後,邵陽公安派出十名國保監管李旺陽,不許家屬陪護。

「被自殺真相調查委員會」發起人、湖南民主人士周志榮表示,李旺陽是合法公民,當局把他非法看管起來,用意就是要將其置於死地。

周志榮: 「前兩天,有法國記者和香港記者採訪了他,雖然他的身體非常虛弱,但是他的精神非常飽滿。他公開表示,中國的民主自由一定會實現,共產黨專制 獨裁一定會倒臺。所以這樣一個人他是不可能自殺的。」

6號,由香港媒體人北風、北京學者夏業良和美國學者吳仁華等人在網上發出《關於要求嚴肅調查李旺陽死亡真相的緊急呼籲》,並徵集聯署簽名。到6月9日凌晨,已有4000多海內外網友簽名支持。

香港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表示,他確信李旺陽的死亡是香港有線電視的採訪結果,李曾在採訪中挑戰中共政府。

梁家傑:「這不是自殺。這是一位英雄異見人士真正付出的代價。他在香港電視的簡短訪問中,立場堅定的呼籲,為平反六四辯護。」

連日來,香港支聯會、民陣、學聯及天安門母親等20多個團體舉辦悼念活動,在中聯辦門前設靈堂,市民弔唁獻花。在港區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也紛紛發聲給予支持。週日(10號)還將組織萬人抗議大遊行。

63歲的李旺陽,原是邵陽玻璃廠工人。89年因組織「邵陽市工人自治會」,聲援北京學生運動,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13年。2001年出獄後,因對海外媒體控訴監獄虐待,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再判10年。李旺玲因幫哥哥上網,被以同樣罪名勞教三年。

李旺陽在去世前幾天,曾兩次對香港媒體公開表示,自己就是被砍頭,都不改變信念。

李旺陽:「天安門那麼多的學生,年輕的學生,愛國學生,他們都流了血,他們都犧牲了。而我不過是坐牢,還沒到砍頭。就是砍頭我也不後悔!國家興亡,匹 夫有責。中國的前途中國人民決定!統治者是決定不了的。我相信中國的未來也必然要走自由民主之路,而且 為期已經不遠了,已經到了最後的衝刺階段了。」

今年6月2號,李旺陽獲得《全美學自聯》頒發的2012年「自由精神獎」。

新唐人記者曲明、蕭宇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