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如果知道末日何時來臨

【新唐人2009年12月6日訊】在許多朋友和同事的熱烈推薦和討論下,我到電影院去看了這部末日題材的電影《2012》。如果拋開那些高科技製作出來的山崩海嘯、火山地震的場面,以及震撼的音響效果不談,我認為這部電影對人性的描述和人類本身行為的思考仍相當表面。

登上方舟逃生的,都是世界上掌握最高權力的或能花得起十億歐元,購買一張方舟船票的群體。這些「非富即貴」的人不但不是像諾亞那樣的「義人」,甚至展示的都是人性中的自私、冷酷。最後登上方舟的科學家和那些對本國人隱瞞災難的各國元首,同意讓等在外面的少數人登上方舟,以緩解他們自身受到的良心譴責,而數以十億計的芸芸眾生,他們的掙扎呼號,卻完全被淹沒在了天崩地裂的大場面中,他們的慘痛故事絲毫沒有表述。這種安排不免讓人感到失望。

相比之下,1998年拍攝的《泰坦尼克號》反倒表現了當大災難降臨時,紳士們主動保護婦女和兒童。儘管他們是貴族、金融鉅子或富商大賈,此時他們計算的不是金錢和權勢,而是如何保護弱者並從容面對死亡。這種人性的光輝,才是人類社會能夠生存和發展的基石。相較之下,《2012》所表現出的社會道德滑落,讓人看起來不勝感慨。

對我來說,最引人深思的暗示是梵蒂岡的大教堂倒塌前,米凱朗基羅的天頂畫《創造亞當》被撕裂,在亞當和上帝之間出現了裂痕。這是這部電影中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

最讓人感歎的也許是那些不知災難將至的人的表現,他們像《聖經》的「創世紀」中說的「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諾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衝去。」

諾查丹瑪斯曾預言1999年7月有大劫難降臨,基督教中則把以色列的復國視為末日審判的前夜(以色列於1948年復國),瑪雅人的曆法把地球更新的日期定在了2012年的12月21日。這都是一些著名的預言。當然還有一些邪教用「末日說」為信徒的心中植入恐懼,從而控制信徒的財產、自由、身體乃至生命。

我也因此曾不止一次地思考過世界末日的來臨,以及人在得知這樣的消息後,會持有什麼樣的心態。總體的感覺是相當兩極化的。

對於一個人來說,存在著信神和不信神之說。如果一個人相信有神和天國世界的存在,那麼人世間的生與死就不重要了,如莊周夢蝶一般,「方死方生、方生方死」;而只有追隨神的誡命,才會被神接納到永恆美好的天國去。如果知道末日將至,很多信神的人將不顧一切的去做「好事」,以博得神的悅納。

然而這樣的「好事」還是「好事」嗎?一千五百年前,印度王子達摩來到梁朝的都城建康(現在的江蘇省南京市),當時正是梁武帝當政。梁武帝是一個崇信佛法的人,他問達摩:「我修寺廟、造佛像、供僧侶、抄佛經,積累了多少功德?」達摩回答說:「一點兒功德都沒有。」不理解修煉的人不知道達摩回答的真機,實際上達摩告訴梁武帝他做的都是「有為」的事情,指望靠著俗世間的「好事」在佛的面前邀功請賞、討價還價,這顆心本身不但是執著,而且非常骯髒。禪宗六祖慧能甚至下了「武帝心邪、不知正法」的斷語。

對於一個完全不信神的人來說,如果知道世界末日將屆,那麼就很可能會及時行樂、乃至做奸犯科,自殺率飆升、心理疾病氾濫,把社會帶入混亂之中。

如果真的有神的話,這兩種情況,恐怕都是神所不願意看到的。

不同的宗教都談到過神的歸來。《聖經》中說上帝會回來審判人;佛經中說優曇婆羅花開的時候,就是法輪聖王歸來的時候;瑪雅人說13顆水晶頭骨聚齊的時候,就是神歸來的時刻。

我不相信世界會有末日,但深信會有神來審判人的那一天,也深信神會暗示而不會明示人那確切的時刻。記得在華盛頓DC看神韻2009年演出的時候,天幕上打出了一行字「瞭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看過神韻演出的人,也許和我一樣已經看到了最明確的暗示。當然這種暗示對每個人來說,到底有多少說服力,取決於每個觀眾的靈性判斷。但對於那些沒有看過神韻演出的人,豈不是錯過了一個很好的得到暗示的機會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