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09年11月21日訊】在國際攝影賽稿件中看到同一民族在不同國家生活,作品表現思維上有很大的不同處,說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也見一方社會影響一方人的藝術審美價值觀。

新唐人華人攝影賽來自世界各個國家的華人,作品內容內涵上是有血緣痕跡的,但是在藝術表現上就有很大的不同之處。受東西方文化的熏陶之分是很明顯的。

大陸人的攝影作品重彩濃墨的特色很突出,細部層次越來越少,是一個很普遍的流行現象,很像油墨印刷品。

前幾年在攝影和繪畫中流行一陣超出自然飽和的大色塊堆切,這種潑墨重彩畫之印象手法對中國的攝影影響很大,加之中國水墨畫的寫意用墨手法對中國攝影歷史性的影響,以至今天眾多人追求用誇張的色彩來加強畫面的衝擊力度,以此刺激人的感官、吸引人的注意。使攝影光的明暗關係漸階過渡的細膩質感失去了原本的意義。今年更特別喜歡用濃而鮮的大紅色以及濃重的黑色大面積置於畫面表象,遮掩了耐人尋味的多面細節。

如果在高原地帶和空氣乾淨的區域,由於大氣層的穿透性好,以及陽光的照射角度的原因,光在物體上反射回來的色彩比較多一些,所表現出明暗反差很大,色彩還原很飽和,照片表現出了地域的特點,比如西藏、澳洲等地區拍的照片都會呈現濃烈色彩特點,形成了很特別的地域性的藝術風格。

從中國境內來的稿件,一些是色彩反差很大很濃烈的誇張飽和照片, 河北、山東的鄉下農舍、江南水鄉的景物也用ps 處理得像青藏高原的色彩那樣濃厚,在不自然的電子技術處理上將畫面暗部層次處理得黑黑的一片,沉悶。雖然主題立意好,有著很深刻的內涵,構圖用光很講究,可是由於層次的減少,經不起耐久的品味,這是很遺憾的事。 如果不是特定地區拍攝的照片,生硬的把畫面作成誇張的濃度色彩,景物間地域環境的關係就錯位了。

這種表現手法從大陸來的作品中很突出,不僅是從發稿過來的作品看到這一現象,從一些中國攝影網站上也會看到這種攝影趨勢。相比之下,海外來稿在這方面就少有這種現象,色彩自然柔和,層次豐富。

攝影作品在西方學院傳統派講究畫面層次複雜細膩,以此來表現物體的質感檔次和物體間的關係所在,表現自然界的物質之間有連接又有區分的複雜關係,是欣賞攝影作品的重要部分。

人的大腦思維也是大自然界中的物質表現形式,思想和意識與作品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如果很普遍流行的形式在一個地區出現,說明人的思維受著這個地區環境的影響,環境清晰明亮,人們的思維意識和作品也會跟著清晰明亮,藝術作品受著環境的色彩影響抑制著人對顏色的使用。比如,每個國家的人所喜歡的顏色同那個地區的自然環境有著很大的聯繫,澳洲喜歡用深藍色和磚紅色,是受著本地藍天深海和紅石土地的環境影響,他的建筑顏色也如是﹔新西蘭人喜歡藍綠白,因為藍海綠草白雲就是他們生活的大部分﹔加拿大人喜歡土黃和綠色,是和這個國家大面積種植分不開的,春綠秋黃來源於春種秋收自然景觀。歐洲人喜歡淡蘭和淡黃的柔和色彩,這和他們的大氣中的水分對陽光的折射有關,也喜歡寶石藍和紫紅,是受西方傳統繪畫用色影響。美國紐約人喜歡黑色白色,看來和人種以及紐約大都市的白領階層著衣有關吧,現代中國人喜歡大紅色,具考察,古代中國皇家是講究黃金色,百姓隨自然物體本色而用,紅色只是畫龍點睛用的,近代因為受紅色蘇維埃影響後才強化出了紅色中國。 特別是近兩年,在中國,鮮紅色越用越誇張。紅色在美術三原色裡給人視覺感官上刺激性最強,穿透力最激烈,中國人受這種大面積推廣色彩的常年刺激,在意識形態上全面反映出來,這種意識形態 也反應到藝術作品中,沒有國際間的對比還意識不到這些變化已經很大了。

華人是優秀的民族,大陸華人是世界華人的主流,大陸攝影人要衝破社會對意識的控制,和國際多做交流, 溶於自然中。

一幅作品能看到一個作者的心理狀態,一個地區作品形成的風格可以看出那個地區的實質狀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