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09年5月18日訊】最近鄧玉嬌事件引起廣大網友的關心,北京等地學者發表公開信要求立即無罪開釋鄧玉嬌,在這些學者中,有兩位引人注目:

鄧聿文:法學碩士,副編審,供職于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社。

于浩成:公安部群眾出版社前社長 著名法學家

以下是公開信全文:

立即無罪開釋鄧玉嬌——社會各界致公安部的公開信

公安部:
5月10日晚上,湖北巴東縣野三關鎮政府招商協調辦主任鄧貴大等三名官員,到當地雄風賓館夢幻城消費時,要正在休息室洗衣的鄧玉嬌提供特殊服務,還拿出一遝錢拍打鄧玉嬌的頭,炫燿說你怕我們沒錢麼。鄧玉嬌表示,自己不提供特殊服務,但被鄧貴大兩次按倒在沙發上。她於是抓起沙發邊的修腳刀刺向對方,結果鄧貴大被刺中動脈及肺部,傷重死亡。

我們懷疑,很明顯鄧貴大等三人是要輪姦鄧玉嬌。三官員同時在場,鄧貴大說,你覺得我們沒錢麼?這裏說的是“我們”,包括三個人。關於這一方面公開披露的材料還不多,需要進一步挖掘。希望鈞部責成湖北省公安廳就鄧貴大等三官員是否構成輪姦,進行重點調查。

我們認為,巴東縣公安局在通報中存在巨大問題。如果把說把鄧玉嬌說成抑鬱症患者,那就是在交易中語言不和引起的糾紛,從而否定三官員輪姦或者強姦。從這個角度,也可以看到巴東縣公安局可能是為了掩蓋輪姦的真相。在輪姦、強姦、語言不和三個層次,巴東縣公安局試圖推到最後的性交易,暗示說,由於鄧玉嬌有抑鬱症,三個官員語言不妥,造成鄧玉嬌主動攻擊,從而抹煞三個官員意圖強姦或輪姦的真相。

我們認為,鄧玉嬌是否抑鬱症無關大局,即使是抑鬱症,在三人兩次摁在沙發邊上時候(另外兩人是共犯中的精神支持行為),採取的反擊自衛行為,肯定是正當防衛。被按住的時候情急之下的,實施自衛反擊戰的,符合正當防衛的規定。只要這一點,巴東縣公安局不敢膽大包天,貪污事實,那麼正當防衛就昭昭皎皎。

這時候三官員是酒後作案,由於兩次摁住,那就完全可能有第三次,第四次,看不出來有犯罪中止的可能。即使三官員讓鄧玉嬌站起來,再拿起武器,也同樣是正當防衛。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三官員,有犯罪中止的意思表示,例如面對鄧玉嬌的武器,說我們不敢了,你把刀放下。所以必須認定輪姦行為會繼續進行中,沒有那把修腳刀反擊,是不會中止的。

很顯然修腳刀,或者推一步,就如警方說的,是水果刀,也是鄧玉嬌被摁住時,隨手可以拿得起來的。如果按巴東縣公安局通報所暗示,鄧玉嬌被摁住時,還能化出分身,去夢幻城不遠的小鋪買一把刀回來反擊,或者鄧玉嬌患了抑鬱症能未卜先知,知道三官員當日就要輪姦她,實現作了準備,從而把修腳刀或者水果刀藏在沙發裏或者邊上。

把修腳刀說成水果刀,其意圖在於降低鄧玉嬌被認定為正當防衛的概率。如果是修腳刀,是鄧玉嬌的工作工具,那就不會有故意購買來傷害的可能性。而說成水果刀,並且否認鄧玉嬌來自夢幻城的說法,並且另外調查來源店鋪,就是要渲染鄧玉嬌是故意的。按照巴東警方的邏輯,鄧玉嬌更應該是設了一個陷阱,然後被動色誘三官員,最後傷害他們。

如此通報內容,不是讓鈞部作為上司丟臉麼?因此我們呼籲鈞部責成湖北地方公安部門,立即以正當防衛為由,開釋鄧玉嬌,並且對三官員中還活著的另外兩人,以強姦罪繩之以法。

此致

敬禮

簽名發起人
陳永苗 (北京 後改革學者)
鄧聿文 (北京 後改革學者)
曠新年 (北京 清華大學教授)
黃紀蘇 (北京 著名社會學家)
于浩成 (北京 公安部群眾出版社前社長 著名法學家)
王飛 (北京 獨立學者)
古川 (北京 後改革學者)
長風 (北京 後改革學者)
王俊秀 (北京 後改革學者)
古清生 (湖北 知名作家)
阿順 (北京 話劇作家)
田路 (北京 著名財經作家)
張大軍 (北京 知名社會活動家 )
葉匡政 (北京 著名詩人)
趙國君 (北京 知名社會活動家 )
曹宇震 (浙江 記者)
劉正山 (北京 青年經濟學家)
漢心 (貴州 人文學者)
曹飛雲 (湖南 獨立學者)
張易 (北京 演藝經紀人)
吳錦宇 (上海 獨立學者)
曹軼寧 (杭州 商人)

2009年5月16日

邓玉娇被绑在精神病院病床上

評論